第五八章 异人自来


小说:行踏天涯   作者:午夜狂响曲   类别:异世大陆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听雨楼除了麻将室,还有棋室,不然手谈会友的旗幡挂着就没意义了。
  可惜一直没人,打麻将的倒是越来越多,好在整个二楼都是麻将室,足有三十几桌,目前只坐了十二桌,不过已经很热闹的,还有许多不会的客人站在一边观战。
  张天流琢磨,是不是雾气太大,别人看不到他的招牌,要不要打打广告?弄个围棋比赛啥的。
  雾气是龙吐的传闻如今是不攻而破,困龙都离开了一个多月了,要是龙吐的早散了。
  张天流还在发呆时,柜台前来了两人,一位牛鼻子老道,一位身披战甲的将军。
  不等张天流开口,老道笑问:“不知下棋的地方在哪?”
  “楼上请。”张天流起身招呼。
  问明两人需要的是雅间和下围棋后,张天流领着二人来到靠窗的雅座上,又问:“二位需要茶点吗?”
  “久闻雾海长翠盛名,就上此茶吧。”老道道。
  张天流点头,亲自给二位沏茶。
  两人也不理会张天流,自顾自的下棋。
  等棋落了十几子,将军先道:“此事我等无法退让。”
  老道笑道:“将军勿急,慢慢商榷。”
  “不是商量就能解决的,困境就在眼前,是毁,是封,两种选择。”
  老道蹙眉道:“堵不如疏啊!”
  将军冷哼道:“说得好听,过几年你们都走了,边疆又战事紧急,谁来抵抗鬼族?”
  老道摇头道:“封印大阵劳民伤财,毁是一条路,但你就敢肯定不是给鬼族修砌的?鬼族也在破坏异门,它们的用意是让更强的鬼物进来,如果我们不能一次毁掉,后患无穷啊。”
  两人棋路僵持不下,言语也僵持不下,张天流泡好茶后老实退走。
  毕竟两人说的不是秘密,而今抵抗鬼族的人分为两派,一派主张封印,一派主张毁门。
  封印能否成功尚且未知,毁门这事情有过记载,还是成功的记载,但需要上万名归真强者合力一击,而当时什么情况没有详细记录,因为如此大的力量,很可能引发雷劫,如此一来,是借用雷劫摧毁异门,还是单靠修士力量,这谁也不懂。
  何况上万名归真,哪找?
  如今聚集到雾海的归真强者不过三百,这就已经很恐怖了,万名归真,真当上古时期啊。
  以前这片大陆的确很多修士,可是异人来后,天下大乱,连年的斗争使得修士剧烈减少,一个个大门派转眼凋零,不知失去了多少传承。
  张天流对老道的看法很赞同,堵不如疏,与其冒险,不如理智安排,轮流抵抗鬼族最好。
  当然,想法都是美好的,可惜敌不过现实。
  朝廷下令,要在三年内封印鬼门,如果封印不了,就将它毁掉,届时圣皇会亲临!
  这绝对是轰动性的消息,正当大家都在期待看到圣皇闭关的这些年,究竟恐怖到什么地步时,讽刺的来了!
  符图门的一名修士,在杀死一个鬼魂寄生后的尸骸后,竟从尸骸中得到一颗秽珠!
  秽珠乃是肮脏之物,可若是提炼后,便是纯净的魂珠!
  这玩意可是人人都需要的,普通人读书伤神,劳累伤神,服下魂珠即可恢复到巅峰状态,而对修士更有妙用,开觉者可用来提前觉醒九觉,归真者可提神悟明,对参悟应天大道有诸多神效。
  宝贝啊!
  这还封印个锤子!
  不仅留下的归真强者舍不得走了,连从边疆调来的军队都开始加固城墙,明显是要圈养鬼族的节奏。
  “人性!”树婆婆打了张七筒,看到张天流直接明牌,然后伸手要筹码,树婆婆很不客气的道:“贪得无厌!”
  “不贪得无厌,如何凌驾众生之上。”张天流的话真是令人难以反驳。
  树婆婆洗牌道:“明君,视天下黎民为儿女,无私奉献,尊为人皇。昏君,将天下视为私物,无限索取,便是那昔日的雾国之主,死都死了,还见不得别人在他眼前索取分毫,国破家亡,报应!”
  “也是,树婆婆慈眉善目,定是一方明主。”张天流立刻拍了一记马屁。
  树婆婆不屑道:“少膈应老身,来年入冬六千金一个崽也不能少,切牌。”
  张天流一边切牌一边道:“你这老家伙,自个在这里消遣却让我的剑侍帮你卖灯,怎么说也不能干巴巴的吧。”
  “婆婆是这么小气的人么,少不了你的油水,发财。”说罢,树婆婆打出一张快绿得流油的發。
  来听雨楼的,也只有树婆婆敢跟张天流打牌,而且她还就指名张天流来打,换别人她还不乐意了。
  也只有他跟张天流打时,别的客人才敢更张老板拼桌,显然大家都看出来张老板眼力非凡,只有树婆婆这种手速狂人才能克制!
  害的张老板一点威严也没了。
  张天流近来也无事,他的任督二脉已经打通,每天起床打坐半个时辰就足够了,正好是气运小周天,最后爆一次气。
  这是他身体目前能承受的极限,他也试过一天爆两次,可身体疼痛了好几天都不能修炼,此后再也不敢尝试。
  至于他体内的那个球,在这一个多月里终于有了变化,球不再是圆润的,而是多出了几个凸点,但感觉上和以前一样。
  “哇,我就说了是麻将声吧,你看还真是麻将室。”
  突然,一个少女拉着一位三十左右的男人来到麻将室,瞬间就引起了张天流的注意。
  “是你!”
  张天流还没看口,少女先是一喜,然后跑到张天流身边道:“你就是公子流吧!最近没在排名看到你,我还以为你死了。”
  张天流对树婆婆和另外两位客人歉意一笑,正准备说什么,这少女一把推开他,直接坐到他的位子上,撸起袖子就打了一张:“三条。”
  张天流头疼,倒是跟着少女的男子笑了笑道:“我老伴就这样,张先生别生气。”
  男子没说错,就是老伴!
  别看他三十出头,少女才十六左右,其实他们加起来的年纪至少一百,货真价实的大叔大妈!
  他们都是飞机上的异人,而张天流样貌变年轻便是拜少女所赐。
  而今两人一袭古装,很好的融入了这个社会。
  张天流请大叔到三楼雅间喝茶时,好奇道:“你们怎么来雾山镇了?”
  大叔笑道:“听闻这里出现异门,虽然是鬼门,但你知道,有点希望也是好的,可惜现在不好进去!对了,你麻将室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还好,麻将是别人造的,我只是购买来供他人消遣。”
  “你打算在此地长居?”大叔蹙眉问。
  “有这想法,外面的事我可不想参合。”张天流的确想隐居。
  大叔叹道:“公叔怜阳你认识吗?”
  张天流摇头。
  大叔又道:“人气榜第三的芮总。”
  张天流蹙眉道:“女人?”
  “嗯,女强人!”大叔点头,又道:“当初带我们离开的便是她,一行六十几人,发生了很多事情,不过我们中没有人死,因为她居然能变成另一个人,而且还是嵘城公叔家的掌上明珠,那可是大家族,庇佑我们轻而易举,她现在暗地里寻找异人,若遇困难,张先生可以去找她,她为人我还是信得过的。”
  “我想不用。”张天流摇头。
  大叔也不强求,继续道:“这次也是她想让我们来看看,她推断,雾海将成为宗天府最难伸手的地方。”
  “嗯,是个聪明的女人。”张天流赞许。
  公叔怜阳想的不错,现在雾海很乱,有太多门派强者聚集在此,宗天府是他们最讨厌的,朝廷不想乱上加乱,自然不会明目张胆的安排宗天府的人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