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六章 报应?


小说:行踏天涯   作者:午夜狂响曲   类别:异世大陆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九歌阴判在船头一坐,放下奇长的双腿,脚面没入水中轻轻拍打道:“不在你雾山好好呆着,到我这里闹了这么多事,究竟想干什么?”
  张天流笑道:“找高手均衡均衡,不知小姐姐可有?”
  九歌阴判阴沉道:“你这样会落人口舌的。”
  张天流点支烟,仰头吐雾:“那又如何。”
  “你不怕受到阴阳两界针对?”
  “针对?”张天流歪头,斜视九歌阴判笑问:“做到什么程度才被针对?”
  九歌阴判无法回答。
  “利用规则,遵守规则,不存在平衡。阳间已经没有秩序可言,它比阴界更像地狱,所有变化不过是人在博弈,我只在修行。”
  “这就是你所谓的修行。”九歌阴判目扫一船女子。
  张天流嘿嘿一笑:“这叫阴阳调和!”
  “总之……”九歌阴判起身挥袖,界门开启,她回眸看着张天流:“别以为不杀人就能随意闹,很多阴判跟你抱着同样的想法,结果都死了。”
  这次警告,再度表明阴判立场。
  虽然阴判都有到阳间谋私的毛病,如截海阴判喜欢上来收集天材地宝炼丹,张天流靠净灵树治病赚钱也算,但一直走在秩序上,临界点似乎是杀人。实则,却是怨!
  阴判绝对不能让怨鬼对自己生怨!
  九歌有人因张天流而死,冤魂向九歌阴判诉求时,她该如何抉择?
  帮张天流是毁她自己,甚至演变到秩序崩坏。
  不帮,则必须要杀了张天流。
  阴判不是阴界主人,阴神才是。
  活在阴神创造的世界里,只能按照阴神制定的秩序走,没人敢违逆阴神,除非你是神。
  张天流离开九歌城后,回到焰阳山。
  焰阳山曾是一座火山,不知被那位高人施法使此地岩浆不在喷发。
  山中有许多溶洞,不少散修在此长居。
  张天流不费吹灰之力,找到宿正的闭关所。
  石门打开,宿正见识张天流,没有一句话领张天流往里面走。
  在一处大洞窟内,张天流见到了一条岩浆河流,若非他有冰骨,此地高温他根本承受不住。而宿正本体却在岩浆中打坐修炼,头顶一头赤红鬼物围绕他盘旋,吸收他体内散发的炽热真气。
  “你难道是在炼魃?”张天流好奇问。
  “嗯,火魃。”宿正点头。
  张天流点头道:“就是旱魃咯。”
  “旱魃自行修炼而成,火魃是炼制而成,区别其实很大,旱魃力量更强,但自身不会刻意控制,所以常常造成阳间赤地千里。火魃实力虽弱,却能掌控自身力量。”
  “就是野生与家养区别咯。”
  “可以这么说。”
  两人走到一处石室,这里面清凉了许多。
  各自落座,宿正问:“这次突然造访,所为何事?”
  “想去圣皇前世之妻墓地看看,问个地址。”
  宿正倒茶道:“石郡曦山。”
  “曦山我知道,曦山哪里?”
  “整个曦山。”
  张天流无语。
  宿正递茶给他,自饮一杯道:“没人知道墓室具体在曦山何处,那里很危险,不仅有国师布置的大阵,还有圣皇抓的许多怪物在里面生存,我劝你不要去。”
  “我又不挖坟掘墓,我只是看。”
  “随你。”
  张天流喝杯茶就准备走。
  宿正突然道:“以前,我处心积虑,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可结果却是大失所望,但也让我想通了,正如你说言,凡事靠自己。我知道你想控制局面,但你已经是阴判,阳间的事你最好不要管。过于依赖自己很可能因自负坠入深渊。”
  宿正的话其实跟九歌阴判最后的警告差不多。
  张天流在阳间如此作为,其实很危险。
  正如他所言,都是人作的。
  只要有心人想要他死,可以轻而易举的设个圈套让他自己跳。
  例如他闯公良府时,虽然他没杀人,可若同时有别的刺客在,让被刺杀者冤魂认为是张天流下的手,张天流完了。
  阴判在阳间行走本身很危险,接触活人与活人有冲突更危险。
  张天流很清楚,但他更应该留在阳间修行。
  这样的环境能让他学会置身事外的布局。
  假死是一种手段,但并不高明。
  想真正做到控局又不会惹来一身骚,他还要掌握奇门遁甲。
  宫姀修的是奇门法术,属控局。
  张天流目前研究的是奇门遁甲,对他而言不是预测、占卜,而是布局。
  以前他的布局是攻心,而且往往会把自己布进局里才能控局,现在他要学会在局外控局。
  简而言之,引鱼儿到水面被鹰叼走,鱼儿不会怨你只怨鹰,而不是捕鱼卖给别人,即使它死在别人手里,它也会怨你这个罪魁祸首。
  如何引鱼儿方法很多,越接近自然效果越好。
  例如它换气,又如浮在水面上的昆虫尸体。
  一个找准时机,一个利用现有资源顺水推舟。
  但很难,前者几乎不可能办到,几率实在是太小了,除非天上全是饥饿的鹰!
  后者容易被别的鱼给捷足先登,同样困难。
  不仅要了解鹰,还有鱼的习性,考虑是否受天气影响,受环境影响。
  何况鱼和鹰越没有人高明,但好在鱼与鹰为的是生存,而人为的是欲,越贪心,越容易掌控。
  他曾经只关注人,现在他关注的是环境。
  视野异能给了他很大帮助,让他捕捉到许多人与环境的细节。
  他曾经对这些认知连个大概都算不上。人是逐利,但除了逐利之外他们还有许多真正想做的事。只是世道让他们变得不得不逐利。
  离开洞窟,张天流准备北上前往石郡,可还没走几步,强悍的目力便见山脚有人交手。
  交手的不是双方,是三方,而且有三个是他的熟人,在这一刻,张天流居然感到有一种报应来的危机感。
  此三方,一方是丁运!一方是苍羽派,最后一方是阿二与阿七!
  张天流掐指一算,便知事情大概。
  丁运没有被连山城的事牵连,但不敢继续留在连山,所以回到了九歌。
  阿二与阿七应该是为了雾山派建筑材料的事,来到此地,碰巧遇到了丁运,虽不是仇人却胜过仇人,焉能和平相处?
  双方交手,丁运人多势众,逼得阿二与阿七施展了流影剑,瞬间占据上风,杀了丁家不少人。然而此刻很碰巧,遇到了前来九歌调查苍羽客栈冲突的苍羽弟子。
  门中剑法被外人施展这还了得,不论是谁,先打伤打残再抓回去言行拷问。
  张天流如果出手救下两女,很难保证不死人,可人一死,怨气很可能就降临在他身上!
  这究竟是报应?还是人布的局?
  “不管谁布的,漏洞太大了!”张天流回身一脚就把宿正洞府的石门给踢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