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四章 秒了便是


小说:行踏天涯   作者:午夜狂响曲   类别:异世大陆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阿七坐在湖边,摊开手掌将几粒丹丸托起,身后雄鹰低头,用巨大的嘴喙一粒粒的叮入嘴里。
  这不是灵丹妙药,只是能充饥的压缩食品,是苍羽派用东海鱼肉炼制,普通人服下一粒三天不用吃饭,雄鹰体形巨大,吃十几粒才能顶一天。
  此物在所有的苍羽客栈都有出售。
  出来这些日子,阿七心情开朗了不少,虽然觉得很可惜,但命该如此,由它去吧。
  “哗啦”的水声响起,张天流从湖中走出,落满水珠的赤膊上身晶莹如玉,白皙如羊脂,看起来比女子更娇嫩,却有清晰的肌肉线条体现了他的阳刚,虽然不雄壮,但比例阿七感觉就是完美!
  她俏脸一红,低下头不敢再看。
  张天流上到岸,甩头撩发道:“猜的没错,不仅借了风势,还有地气。巍昂山往西要草原有草原,要山林有山林,唯独巍昂山往东一带营养不良,都在这里被抽走了。”
  “如此重要之地,他们竟不派人看守。”阿七觉得不可思议。
  张天流擦干身子,穿衣道:“正因为重要才不能留人,距离此地三十里外的矿坑用来掩人耳目够了,此地出了事,那里立刻能派人来修复。”
  “公子打算怎么办?”阿七起身抓过张天流的斗篷帮他披上,慢慢整理帽子。
  “我已经冻结了地河,九谷玉山大阵很快会削弱,他们必会派人来疏通,秒了便是。”
  阿七跟随公子如此久,早就知道秒了就是瞬杀!
  她没有说公子残忍,真正残忍的不是杀,而是折磨!
  如张天流所料,不出半天,便有一群符图门修士急匆匆的赶到此地,几名十分有经验的片刻不停,往身上贴了一张水遁符便跳入水中。
  然而之后他们再也没有出来!
  岸上留守的人等了整整一天才意识到情况不对。
  往日再久,也不可能久到一天不露面,而且这天气也没冷到会结冰的程度,难道是下方塌方了?
  一位年长弟子道:“你们二人回去告知宗门,我下去看看。”
  两名弟子转身便走,而这名年长弟子则在沉入湖中后,很快就发现不对劲了!
  这下方的湖水奇寒无比,特别是越往下,水越冷,当他意识到不妙的时候,一股寒流袭来,刹那间将他冻结成一块冰疙瘩!
  两名往符图门赶的弟子在半道上被阿七伏击。
  这两人修为都是六觉左右,如今阿七已是归真高手,并在盈忻的帮助下,成功将流影剑法与她一直修炼的基础柔水剑法,外加张天流的蚕丝手合三为一,创出柔水流丝。
  此剑法一出,细若发丝的剑影如一头靓丽的长发,随剑风而舞,若没有同阶的护体真气,面对流丝会被瞬间秒杀!
  没有意外,两名弟子的身体如被千万根银针洞穿,留下无数的血点子。
  符图门中,负责护山大阵的云裳长老来到阵法大殿。
  “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不知道啊,已经有弟子去了西宇湖,但还没回来。”
  “没回来!”
  云裳长老黛眉紧蹙,掐指一算她便感觉到不妙。
  这样的天气无法冻结西宇湖,而且最近掌门又说有人可能要闯山,命她开启护山大阵。
  看来对方恐怕是阵法高手,知道阵眼所在刻意破坏,如此一来西宇湖的确是凶险之地。
  云裳长老立刻找到掌门云苍道明此事。
  “胆敢断我派地气!真是胆大妄为!”云苍面色阴厉,吩咐云裳借天元气维持大阵,他则吩咐门下归真弟子前往西宇湖。
  西宇湖数十里外的高空中,一头盘旋的雄鹰突然停止盘旋,轻轻扇动翅膀保持在高空不落下。
  雄鹰背上,阿七顶着罡风,看着身边摆出奇怪驾驶的公子,还未明白他在做什么,就感觉公子左手突然打出一道强大真气。
  阿七大惊,凭气感她清楚察觉公子打出的真气,比她三成真气还多。
  然而公子却打出一道又一道,好似有无尽真气般,整整打出十几道后才停了下来,吩咐道:“回去。”
  雄鹰得令,立刻双翅一展飞向西宇湖。
  等两人来到西宇湖时,阿七看到西宇湖附近躺了一地尸体,有人面露惊恐,有人茫然无知,还有人在逃跑的半途中被击杀,倒在远处。
  十几个归真啊!阿七以前遇一个都难,如今死了一地!
  张天流很熟练的从他们身上收刮财物,阿七也在帮忙。
  “尸体不能留,让阿鹰吃了。”张天流吩咐。
  不等阿七转述,雄鹰已经开啃了!
  如鸟儿吃虫般,一口一个,转眼吃的干干净净。
  然而这样的结果时,雄鹰吃饱后居然昏昏欲睡!
  这让张天流有些郁闷,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了。
  虽然这些修士死了,但体内的真气还有残留,何况他们的肉身都不普通,已经不能说是肉眼凡胎了,一下吃了十几个归真修士的精华,这头普通的雄鹰难以消化,只能通过沉睡慢慢来,如修士打坐一样,让修士精华逐步进入它的四肢百骸。
  否则活蹦乱跳的,很难控制体内的力量,一旦暴走雄鹰必亡。
  故此不能拍醒雄鹰,只能等它慢慢炼化了体内食物。
  “怎么办呀?”阿七也知道这不是久留之地,可雄鹰已经沉睡了。
  “还能真么办,你要舍得咱们就走,你要舍不得咱们就守。”
  阿七想也不想道:“守一下吧!”
  雄鹰跟了她都三十年了,以前来的时候双翅展开才三丈长,只能托一人,如今三十年过来,它已经长到了十丈,感情深了不知多少倍,但如果真遇到危险,她不能让公子冒险保护雄鹰。
  张天流就知道阿七会这样说,低呼一声:“小骨。”
  蟒妖骨煞立刻从张天流大袖里钻出,阿七一下子惊了。
  这小骨蛇太奇特了,洁白如玉的骨头上冒着黑色火焰,头骨的眼眶里有两点幽幽蓝火,张口时嘴里寒气四溢,把地上的草地都冻结成了冰刺。
  “守着这头鹰,谁敢靠近就吃了他。”
  小骨张口一吸,身形围绕这两人与雄鹰转了一圈,途中飞快变大,转眼成了一头巨大的百丈骨蛇,把阿七看的膛目结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