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五章 什么情况?


小说:行踏天涯   作者:午夜狂响曲   类别:异世大陆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张天流挥袖震散扑来狂风,见姚曼彤冲来,远在九校寝室的本体笑道:“要不要过两招?”
  听到张天流的话,邪狼王本体冷冷道:“正有此意!”
  她倒要看看张天流能强到什么地步!
  封灵指一出,邪狼王冷眸一闪,隔空挥袖,一股狂风直接将张天流手臂震开,风中隐藏的风刃刹那间将张天流袖子斩成碎片,若非张天流手缩得快,南正信这条胳膊已经没了。
  张天流再度出手。
  邪狼王不甘示弱。
  两人的近战交锋快得令人眼花缭『乱』,风刃暴走般将街道两旁被吹风的桌椅肆虐的全成了碎片,建筑墙壁上也不断落下一道道似被刀劈过的缺口,数量是越来越多。
  可就是这么狂暴的风刃下,张天流游刃有余,在小范围里走位闪躲的速度看似不快,却总能避过风刃并且还击。
  邪狼王经验老到,即便『操』控别人的身体,也能轻易化解张天流的封灵指,双方斗得是旗鼓相当。
  这把后续赶来的警卫看懵了。
  他们不敢靠近,因为无形的风刃太可怕,他们刚刚感觉到风刃的气息,墙壁或是地面,或路边花坛,遮阳棚等,突然就被撕裂了。
  可见这风刃的速度有多快,威力有多强,而且压制的极好,似乎只要多一点灵力,风刃就会显『露』光华,如此一来闪避就容易多了。
  但没有,只有无形的聚能风压,这样的风刃速度应该很有限,同阶能轻易闪躲,快的风刃是那种显『露』出光华,而且亮得刺眼的风刃,往往你看到对手指尖一亮,或许你已经被斩了!
  但这是五境才能掌握的术法,要不就是风系大妖。
  对方才四境啊!
  用最为低级的无形风刃就有这种威力,这要施展极光风刃还不得逆天啊?
  身为三四境的警卫,怎敢在这种风刃下,去擒拿那个扬言要拆散所有情侣的傻子。
  正当他们不知怎么办时,随着警卫分局长的赶到,张天流和邪狼王的战斗很默契的迎来尾声,以邪狼王一招风蔓束缚将南正信肉身缠绕得动弹不得。
  警卫们见此一幕,立即冲过来。
  邪狼王快速撤离现场,御风飞走。
  张天流见此不由暗骂你丫的急什么,名讳还没报呢!
  无奈,他只能『操』控南正信的肉身大吼一句:“夜狼侠,你给我记住!此仇不报,我南正信誓不为人!”
  随后他立即解除了南正信的灵魂封印,并收了元神,钻入了不远处的铁骨傀儡体内,瞧瞧离开。
  他的元神是能直接回九校,而且速度更快,但危险更大,四境很难察觉,但五境肯定能察觉到他的元神,若是有隐藏的六境他元神收了,他就玩完了!
  南正信懵『逼』了。
  他只是感觉睡了一觉,醒来就被一群警卫给围住了!
  ……
  翌日,张天流坐在商业街的茶厅门前座椅上,晒着太阳,翘着腿,喝着茶,看着报纸,听着店里舒缓的音乐,好不惬意。
  嫉妒犯南正信被捕入狱,还是关押在汤靖承所在警局,他的命运可以想象有多悲催。
  “哼。”
  坐在张天流对面的邪狼王把报纸一扔,脸『色』显得很不好看。
  张天流知道她不爽什么。
  因为关于夜狼侠的讨论是褒贬不一的!
  夜狼侠虽然阻止了嫉妒犯南正信,但他们交手的时候毁掉了许多财物,半条夜市街的建筑都留下风刃劈出的缺口,而且与张天流交手前,她那一阵风把被定身的酒客吹飞的举动,明显让人很不舒服。
  虽然是救人,但不能用温柔点的手段吗?
  看看冰火双侠,人家都是轻松解决战斗,你夜狼侠却险些毁了半条街,这还是侠吗?还有嫉妒犯南正信为何认出她?在此之前,可从未听闻夜狼侠。
  这不得不怀疑有串通嫌疑。
  但很多居民还是支持的,多一位侠多一份安全保障,他们觉得只要没伤害到居民,损失一点财物可以理解,至于串通,多数居民不信,因为代价太大,南正信不死也要落个百年监禁。
  这还是他们不清楚南正信是什么人!
  若是普普通通的修士,岂会落汤靖承手里。
  这位可是在南陆搅过浑水的主,劫持洮洮的三位异人之一。
  张天流不怕被供出来,南正信的话能有几个人信?
  光是调查林映寒和松翔飞,还有另一伙异人头子陈凤驰,就够汤靖承折腾的,他不会在这种情况下调查张天流,就当消息是假的,因为真的更麻烦!他现在没有精力跟张天流玩。
  “别生气,世人这就样。”张天流宽慰道。
  “我没生气。”邪狼王傲娇道。
  沉默许久,张天流吃饱喝足起身道:“我去上课了,你随便逛,领略一下百族风情,毕竟以后这是你的地盘。”
  “以前也是。”邪狼王居然跟张天流学抠字眼了。
  张天流苦笑,去往学校这点慕英才他们修炼。
  现在他的学生超过三十,但他还跟以前一样指点几句够了,多了这些孩子也不好消化。
  眼看放学,突然武场外传来许多人的惊呼声。
  张天流和学生们都感觉疑『惑』,纷纷走出武场,看到校内公园一下子围满了老师和学生,更加感到疑『惑』了。
  这公园绿树蒙阴,张天流也看不清啊,就听到惊呼声和一些好像关于他的议论。
  “不好,溜溜溜。”张天流正准备走呢。
  慕英才突然抓住他道:“老师,好像在说你!”
  “是吗?你听错了吧。”张天流板脸挣脱,那样有损他的形象。
  猴赛雷耳朵也很灵,听了片刻惊道:“真是的,真是在议论老师,你听,是不是有人说刘一拳造的孽!”
  “是啊,好像年级主任张老师还在打听你呢刘老师。”柯爱也附和。
  “哎呀~好像是要殉情呀!刘老师有人为你殉情呀!”琴弘羽兴奋道,也不知他兴奋个什么劲。
  牛大力跑过去就牛气哄哄道:“让开,让开,我们刘老师来了!”
  老师学生们闻言,立即就挤出一条路,而路的尽头正是一脸怒容的张师成。
  瞧他眼里的意思,就像在说:“刘老师,看你干的好事,还不快进来处理了!”
  张天流这下是没法溜咯,无奈只能硬着头皮,在一众兴致勃勃,准备看好戏的师生瞩目下走进了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