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二章 一步步入套


小说:行踏天涯   作者:午夜狂响曲   类别:异世大陆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张天流脚尖凌空一点,飞至乌闲云前方,他欺身向前一记鞭腿横扫而来。
  乌闲云顾不上身上没除干净的黑斑,单臂格挡,硬接了张天流鞭腿。
  只问“嘭”的一声,两人碰撞处炸出一片气浪,乌闲云仅仅倒飞了三十丈,张天流的腿却已完全变形。
  力量越大,张天流受到的反震力越强,而伤势越重,恢复所需真气越多,用这种战法,最先倒下的绝对是张天流。
  然而张天流出乎预料的没有收手意思,带起一道彩虹冲至乌闲云前方再度展开猛烈攻势。
  乌闲云一开始还游刃有余,但很快他察觉了不对劲。
  张天流很明显想拖延他清理黑斑的时机,乌闲云明明知道却束手无策!
  处理黑斑只要一瞬间,但这一瞬间都被张天流给化解了。
  他的真气时强时弱,力道也不是均匀的,有时候一拳一脚能击退乌闲云,有时候却只是挠痒痒般,可每每都能通过打击,使他劲力冲撞在乌闲云身上,从而巧妙的震散了刚刚提起的元力。
  身上黑斑范围越来越大,衣袍上甚至被腐蚀出密密麻麻的小洞,如此下去不到半刻钟,他就会被黑斑完全覆盖,最后腐蚀一空!
  张天流再度一腿抽来,却没有受到反震,而是从乌闲云腰间一穿而过,张天流在一拳,同样从乌闲云头颅穿过。
  虽然拳脚如打空气,张天流并没有停手,攻势反而更猛,同时冷嘲热讽道:“别费劲了,你到哪,它跟到哪,既然沾惹在身上,你永远别想甩掉它。”
  乌闲云刚才正是施展了芥子功,妄图脱离黑斑,然而这个东西就像是长在他身上一样,狗皮膏药,甩也甩不掉。
  不过乌闲云并不担心,反是笑道:“你以为朕的芥子功是寻常货色吗,告诉你,朕的法宝内藏天地,不仅可以储物,还能让朕在里面修行。”
  说话间,乌闲云肉身已经在芥子中运气冲散了身上黑斑。
  “呵!你还是中计了,傻帽。”
  张天流此刻笑容更恶心了!
  不用张天流解释,在震散了黑斑后,乌闲云就意识到不妙了!
  刚才一时情急,忽略了这种东西的传染性很强,不单是人,而是一切物体它都能黑化!
  一点点的,乌闲云空间里的物体也出现了细碎的黑斑,开始蔓延速度不快,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但仅仅片刻,乌闲云就看出了这种东西的不凡之处,它得蔓延速度几乎是成倍增长,因此在渺小的东西,只要给一丁点时间,它就能由二变四,由四变八,再由八升至十六,如此翻翻的飙升,成气候不过是几分钟的事情。
  “此物居然会成长!”
  乌闲云骇然,黑斑在国都出现的时日不短了,却一直没能成气候,原因在于它们很脆弱,一个善于术法的修士就能轻易扫清。
  黑斑没有绝迹,是因为它的传播能力强,但再强,从情报来判断也不可能提升到这种地步,往往需要几个时长才能翻一翻,跟眼下相比,以前的情报完全就是个笑话!
  难道在那个时候,张天流就开始布局了?
  故意用这种黑斑来压制不善于术法的乌闲云?
  别说乌闲云不清楚,张天流都不清楚。
  他对化阴虫的培养只有一个字:“放!”
  而放养的结果完全出乎了预料。
  国都的这批化阴虫明细成长了,从某方面而言,化阴虫跟张天流很像,只是双方走的路不通,化阴虫的成长依然不是让身体变大变强,而是走了一条提高传宗接代的道路,并且这种过程被它们缩短到一分钟内。
  从它们听命于鬼纹就能看出来,这玩意虽然小,但也是有智慧的。
  为了能在国都生存下去,它们吞噬得到的养分都用来产卵,催生。
  它们能获取这种快速繁殖的能力,就来至张天流上次捣乱是凝聚的阴气蛋。
  如今还在国都存活的,十有八九都是受到阴气蛋催化的一批化阴虫后代。
  一年多来,他们繁殖了成千上万代,不断提高繁殖效率,以至于到了如此难以收场的局面。
  乌闲云到现在才明白,张天流为的不是靠黑斑杀死他,当然最终目的还是杀死他,但黑斑的真正作用是毁了他的芥子法宝!
  眼下,张天流停止了暴风骤雨般的攻击,而是在一秒内放出两个工具人,正是朱工具和罗工具。
  朱工具一出现,变飞快的画了一个牢字,四人禁锢在里面,随后就进入了张天流宠物栏躲藏。
  罗工具没有什么动作,只是将紧贴乌闲云的灵体,而这具灵体在没有获得术法能量滋补下,是无法攻击罗工具的!
  而一旦他本体出现,以罗工具的能力,后果可想而知!
  怎么办?
  成为了乌闲云不得不慎重考虑的问题。
  手中戒指是唯一能让张天流触碰的东西,也因此,逃不出画地为牢,而戒指一旦被击碎,乌闲云的下场很可能是暴毙!
  空间戒指碎了,里面的东西不可能安然无恙,据说是在某个空间中漂泊无数年,等待戒指被修复的一天才能重见光明,还不是全部,只是很少的一部分。
  乌闲云真没想到张天流的套路如此深,当时就不应该给他机会!
  这是生死战,不是擂台上的切磋,没有点到为止,只有不择手段!
  这方面,张天流无疑比乌闲云做得好。
  他更尊重生死,理解生死,也畏惧生死,因此面对生死,他会不惜代价的谋取胜利。
  乌闲云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在他看来,这不过是一场实力悬殊的碾压战,还是他碾压对方。
  既然没有视为生死,心境上自然很放松,因此他游刃有余,依靠强大的自身实力,轻描淡写的化解了张天流种种手段。
  可游刃有余的背后,是一步步走进了看不见的深渊中!
  现在的他,就像之前被冰层所困的张天流!
  甚至更惨!
  之前的张天流如果破冰而出,乌闲云定能杀了他。
  最终张天流借着穆工具的能力化解危机。
  乌闲云有这样的能力,不论术法能量类,还是物理攻击类,对他都不奏效,唯独罗工具的玉化能力,可以让他无敌的肉身变成一块靓丽的石头!
  他的身体出了戒指十有八九活不成,不出,戒指一旦被张天流击碎,跟死了没有区别。
  “我还怕你不成!”
  乌闲云连朕也不称了,他要出去,跟张天流决一死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