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治泼妇


小说:八零好福妻   作者:沈阅   类别:婚恋情缘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明好看二赖娘好几次要爬起来打人,又接二连三滚地上,扶额。
  之前看电影,在河边被冤枉的时候,她就知道某人这一招了。
  看够了,明好突然捂着嘴巴,有些夸张地说道:“天,天啊!这是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吗?”
  对于一个几乎没有离开过村庄的老妇人来说,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加让她心惊的。
  二赖娘看一旁的人纷纷躲开,就有些错愕。
  “我爸以前说我命好,我还不太相信呢,刚才我可没出手,你就自己摔倒了,你一定是想着打我,遭罪过了!你自己想想是不是?”明好一本正经地说道。
  其余的人赶紧离二赖娘更加远了一些。
  兰青抱着康康在一旁,从来就没有想过要躲的意思,家里的几个孩子都是这么带大的,这些事情也不避着他们。
  别看康康还小,可就是小孩子也有一颗小小的心,有些东西或许以后不会记得,总能潜移默化。
  她就这么带着康康,看明好这么一本正经说话,有些失笑。
  二赖娘一开始还真的差点就信了。
  她也是惊恐,毕竟这丫头也真的是邪了。
  况且刚才心里憋着一股气,也就是那么一会儿,她还真的不太敢打明好,要是真的动手了,甚至都不需要沈家动手,外面那些人估计就能撕了自己。
  二赖娘到底只是想耍无赖,还不敢太过嚣张。
  “这……”她有些懵。
  突然瞧见在一旁笑嘻嘻的兰青,看着地上的石头,总算是有些明白过来,在那干嚎:“这真的是没发活了哟,年纪轻轻的竟然都跑到咱们村里来打人了,这是打死我了就不给我分田哟!我们就是碍着别人的眼——”
  来这边的人不只是二赖娘,也有一些别的妇人。
  瞧着闹成这个样子,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的。
  有人弱弱问道:“这……这分田了,到时候孩子没回来,要……”
  明好知道跟着二赖一起要去围攻镇上的那些人,都已经被扣押了下来,要是严打期间,还不知道能出什么事情呢,一点头脑都没有。
  她深吸一口气,说道:“你们来跟我说也没用,那可是人家上面的意思,难道我爸还能大过别人?早知道会这样,当初干什么去了?”
  “话不是这么说的啊,年纪轻轻的,被骗了也是冤。”
  “就是,这又没有真的去,又不是带头的……”
  二赖娘一看有门,又接着开始哭诉。
  一个男声响起,说道:“真的想分田,真的想让那些人回来,现在就回去,等会儿就能让人回来,要不然……”
  正是楚天阔。
  明好讶异地张大了嘴巴,还敢保证这个了?不过看在他刚才帮着自己收拾二赖娘的份上,就让他说着吧。
  几个妇人听楚天阔说这话,总算是下了保证,人也松了一口气。
  有人还是有些不信,接着要问:“这要是下午……”
  被楚天阔一个眼神过去,缩了缩脖子。
  外面正好来了一个汉子,张口就骂:“我说倒是真的长进了!那臭小子就是个混的,慈母多败儿,要不是你平日里宠着,能有今天!你还有脸到这边来闹?棍子我都准备好了,看他敢回来我抽不死他——”
  男人气急败坏地冲过来,妇人跟着就走了。
  那男人瞧着兰青跟明好,很是有些不好意思,想说些什么,终究还是不懂怎么开口,咬咬牙走了。
  有了这么一出,加上之前楚天阔的保证,登时人就走得七七八八。
  二赖娘直接就有些孤独无助。
  正要接着哭诉呢,楚天阔悠悠然又道:“你不是不懂,只是怎么做有好处就怎么做,可你觉得以后还会惯着你?赶紧走,不走也行,来一次我就让人揍二赖一次,要不要试试?”
  二赖娘的哭声戛然而止,无奈、愤怒,愣是拿楚天阔没有办法。
  嘟囔着两句,灰溜溜走了。
  这……也行?
  就连泼妇都能治?
  明好朝着他竖竖大拇指,先分化,再秒杀,快准狠!
  “厉害了!大哥。”明好十分佩服。
  楚天阔脸色却是没有多大变化,这又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他算是看出来了,明好根本就吃不了亏,只不过多磨一下而已。
  兰青倒是笑了起来,道:“姑爷来了,快屋子里坐。”
  明好有些懵,道:“可是你怎么就答应了她们那些人啊,要是下午那些人还没有回去,又闹怎么办?”
  楚天阔道:“时间到了,已经回了,我路上超过了他们。”
  明好这才噗嗤一笑。
  合着这根本就不费功夫的事情,那些人多半都是被教育一通,关两天就出来,楚天阔刚才跟那些妇人那么说,仿佛还真的是答应了放人的样子。
  “那你这是?”明好指着他的车。
  “我送妈到那边摆摊,咱爸让我过来的。”楚天阔一脸的淡定。
  明好一脸的疑惑,摆明了不太信的样子。
  然而,由不得她不信,因为量田的人已经三三两两地回来了。
  “天阔来了。”沈英亮跟楚天阔招呼,一群人也不见外,就在院子里说起话来。
  听说刚才二赖娘等人来闹过的时候,众人的眼神有些精彩。
  好些个年轻人一脸愤愤:“就说会有这种事情!这是平时好吃懒做习惯了!现在日子好过了,又不像是以前那种吃不饱的时候,这样的大好事竟还如此!”
  “就是啊,多少人想着分田到户,自己家的田自己种着,不是还有地吗?种点什么不行?就二赖那不做人事的样子,他那老娘还有脸来闹呢!以前还有集体管着,以后这种人就该吃吃教训!”马上有人赞同。
  年轻人说的几乎都是气话。
  倒是有一个年级稍大一些的比较沉稳,他瞧着不怎么言语的沈英亮,说道:“英亮,这一次……要不然咱们就先分到组,跟以前的也差不多,这样就算是有人说,就说是咱共同的决定,到时候就算是真的有什么,也……”
  沈英亮这一次没有再沉默,烟头一扔,道:“不成!咱就到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