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狗血一盆


小说:八零好福妻   作者:沈阅   类别:婚恋情缘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田佩荣暂时没有再说什么。
  因为明好那边已经喊吃饭了。
  李家院子里的人听说天阔师父到家里来了,也都就来打了招呼,只是怕他们不自在,也没有留下来吃饭,反正来日方长。
  明好打开大圆桌,把菜一盆盆搬上来。
  一大盆酱骨萝卜冒着腾腾热气,一盘炸的金黄色的萝卜丝饼放在一旁,一海碗排列得整整齐齐的萝卜酿,白的萝卜粉的肉馅,撒上一把绿葱,清爽好看,最后是一小盆凉拌的酸辣萝卜丝。
  陈行之跟着忙上忙下,这才不到半天时间,就已经很是熟络。
  “今晚咱们是萝卜宴!冬天就应该吃萝卜!我还是头一回这样吃呢。”
  “老田,我跟你说,这些没有一样不好吃的,我要在这住下的!明好可厉害了,我们每天吃一样宴,吃到过年,不行,过年我也不想回去……”
  “我以前呀,就是受苦太多了,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要我在这补回来才行,老话说在哪吃的亏就在哪补回来,是这个道理吧?还别说,这萝卜清脆甜爽,都能够当水果吃了。”
  为了满足陈行之的要求,明好甚至还特意做了一小盆麻辣烫。
  陈行之美滋滋要翻跟斗。
  田佩荣看了他一眼,老陈这人在熟人面前,就忍不住有些疯疯癫癫的。
  明好还嫌不够一般,在一旁说道:“陈爷爷,每天吃麻辣烫肠胃不好,不过咱们可以做不辣版的,麻辣烫还有很多类似的东西,改天我们可以专门吃这个……”
  “那更好了!这个卖得好是应该的,有滋味,等我吃上几天,给你们想几个主意,我虽然不太会做,吃过的东西可是不少。”陈行之说道。
  明好点头,“那咱们的生意就看您老的了。”
  “当仁不让!江湖人称金舌头!”陈行之满嘴答应下来。
  明好哈哈笑了起来。
  其余楚天阔等人,也跟着笑了笑,眼底的忧愁却依旧掩盖不住。
  楚天阔瞧着明好吃着东西,眼神轻柔,左手握紧,像是在下定什么决心。
  李秋芳一脸忧愁,原本想着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天阔师父突然就来了,还反对这婚事,这可怎么办?人师父也是好心,可明好一直都挺好,不过想着不管怎样都不答应,好像也没有那么烦恼。
  田佩荣也是话不多,心事重重。
  阿楚则是懵懵懂懂的,偶尔问一下田佩荣读书的事情,还有读书之后的分配问题,就想自己的事了,这上班也没多少天了,总也要为自己的未来打算。
  一顿饭各怀心思吃完,天色已晚。
  田佩荣跟陈行之在仓库这边住下,把司机打发去住招待所了。
  明好笑着跟李秋芳一起忙碌,先是烧热给二老泡脚,然后又搭了两张临时的床铺,原本楚天阔想着要去李远航那边挤着的,后来还是作罢。
  用长凳放上木板临时搭了床,加上两张被褥,倒是也能凑合。
  “这就很好了,以前连床都没有的时候咱们也是熬过来的。”
  忙忙碌碌之后,明好这才回到自己的床上,盖上被子,睁开了眼睛。
  她悠悠然叹了一口气。
  田佩荣,不喜欢自己,这一点,在看第一眼的时候她就知道了,好像也并没有想要隐藏。
  自己应该没有招惹到他吧?那么就不是有什么之前的事情,单纯的一个长辈对出色晚辈另一半的挑剔?
  所以是因为条件不对等吗?明好嘲讽地笑笑,脑海里给自己列了一个表格。
  她想了想,现在她有什么呢?虽然已经瘦了一点,但依旧是一个一百四十斤的胖子,人一胖,自然就不能说好看了,外形,咔嚓。
  初中勉强毕业,没有一技之长,或许牙尖嘴利会吵架不吃亏?学历,咔嚓。
  家世,娘家都是农村人,老头儿就算是能干,也没有什么大背景,咔嚓。
  个人前途,没有什么上进心,混吃混喝走着瞧,咔嚓……
  脑海里几乎能够传出打叉叉的声音。
  “这么说来,我在外人看来,竟然什么都没有?”明好嘀咕了一声。
  可是楚天阔呢,站在他师父的角度,就是独一无二的好徒弟,当兵也是个带兵的,执行任务不要命,他师父还是什么专家,那么一直带着他,相当于研究生的水平?
  长得也是一表人才,要不然也不能招惹那些烂桃花了,顶多以前腿脚不好,现在也马上好了。
  家里虽然父亲去世早,可是有一个牛逼哄哄没有儿女的师父呀。
  所以,不管是外形,能力、背景,都跟自己不在一个层次。
  “这就是他师父反对的原因吗?”明好心里有些烦躁。
  其实傍晚那些话,她准备去问李秋芳做什么菜的时候,已经听到了最关键的部分。
  她被嫌弃了!她居然被嫌弃了!
  这个认知,让明好有些哭笑不得。
  上辈子,她一个校花学霸,不说只有别人仰视的份,也不至于被嫌弃成这样吧?
  心里怎么突然的,有些泛酸了呢?
  明明不需要太过在意的,不是吗?
  因为一开始自己不就是想着随时跑路的吗?
  现在有人出来反对,是不是趁着机会及时抽身呢?可好像什么都没准备好。
  难道是楚天阔对自己胃口?
  难道是婆婆维护自己让自己感动?
  还是自己钱没有赚够没有打算好啊?
  明好挠挠头,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就是:凭什么要按照别人的节奏来过日子?
  她要走,在自己想走的时候自然会走。
  现在这是被赶走,当然不能走了。
  嗯,没错,不能走!
  想明白这一点,明好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明好套好衣服,准备先出门锻炼然后再去买菜。
  她迈开步子往外走,就遇见了在道上踱步的田佩荣。
  看来已经起来有一阵子了。
  “师父早呀。”明好此时已经没有太多情绪波动了。
  田佩荣看着明好,眼神有些复杂,然后说道:“明好,我想找你谈谈。”
  谈就谈呗。
  “你能离开天阔吗?”田佩荣盯着她眼睛问道。
  明好一个趔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