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豆腐宴(月票加更)


小说:八零好福妻   作者:沈阅   类别:婚恋情缘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章飞骑着自行车没有回头。
  他眼里已经有了些热泪。
  明好喊他大骗子的时候,他甚至还能语调不变地回一句“小傻子!”
  章飞暗暗告诫自己:原本就是没有希望的,不是吗?自己终究还是太过奢望。
  如果当初明好真的是趋利避害的性子,在楚天阔腿受伤的时候,她就应该离开了,不是吗?又何苦等到今天,那么艰难都没有离开,这点流言算的了什么?
  可她要真的是那种见利忘义的,她就不是明好了,更不可能在修水库的时候豁出去救了自己。
  自然就没有后来这些事。
  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天定。
  终究还是要试过,才肯死心,章飞苦笑。
  “可是我愿意呀。”章飞重复了明好的那句话,满心的苦涩。
  “这个傻姑娘,有福都不会享。”章飞暗暗说了一句。
  不过同时,他也在心里庆幸,刚才明好说出她愿意之后,又停了好一阵。
  这个傻丫头,肯定想着怎么跟自己划清界限吧,坦坦荡荡的,从来就没有想过要依靠任何人。
  幸亏自己反应快,装作是演戏,装作是吹牛,只当是来看看她。
  “刚才语速太快了,也不知道她信不信。”章飞想了想,又有些头疼。
  心里的郁气散不开,他狠狠蹬着自行车。
  难道就是楚天阔出现更早吗?还是说两个人生活在一起已经习惯了?所以并不是他不如楚天阔,而是出现太迟?
  章飞有些头疼,然后想着,不管如何,这一趟没有白来,至少知道她没有伤心难过,不是吗?
  “下回,能不能先遇上我。”章飞轻轻叹息一声,这声音太低,冷风一吹,就散了。
  明好目送章飞骑车出门,暗暗捏了捏自己的手。
  “啧啧……”身边传来的声音吓了她一跳。
  明好脸色一红,“陈爷爷,不声不响地很吓人的好不好。”
  陈行之手里拎着一个小板凳,竹篮子里是洗好的荸荠,圆鼓鼓的泛着紫红色,此时他正用一把小刀在削皮,道:“明好你变了,亏我还觉得你跟我那孙女挺像的呢,我治好了天阔的腿,你说了要请我吃宴席的,这才几天,你就翻脸不认人了……这大冷天的,我一个糟老头子,又是去地上挖,又泡着冷水洗……”
  这是哪跟哪啊!
  明好认命,也拎着一个小板凳,准备帮着削皮。
  “还是说,你看上这个小子了?难怪呢……”陈行之一脸的八卦。
  明好都有些无语了,敢情这小老头儿都听进去了!
  “陈爷爷!你怎么偷听人说话呀!不对,要真的偷听了,你就应该知道,阿飞那是吹牛的,就想着让我不要受那些流言的影响,我差点还当真了,还想着怎么拒绝呢,丢脸都丢死人了,你还要来挤兑我,有没有点同情心!
  不行,我太伤心了,今晚没力气做饭。”明好捂着心口就回屋。
  “未必吧。”陈行之扔了一个马蹄到嘴里,又凉又脆又甜,他很是满意地嚼了嚼,含含糊糊又说道:“章家那小孙子吗,竟然还活着呀。”
  明好说的伤心了不能做饭,当然是假的。
  陈行之是长辈,楚天阔那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现在也不见外在这作客,她就应该好好招待,何况还治好了天阔的腿呢,更何况,有田佩荣这种老古董对比,陈行之简直太可爱了。
  于是,明好下午就开始准备了。
  今天陈行之想吃的是豆腐宴。
  她早早在灶房里开始忙碌,灶里炖着一锅骨头汤,这边就剁好了肉馅,开始做豆腐酿。
  豆腐酿还是她跟李秋芳学的菜,用的是上好的水豆腐,切成方方正正的小方块,在小方块中间,用勺子轻轻挖一个小洞,填了肉馅,又用挖出来的豆腐搅碎抹上,最后放在锅里煎得两面黄。
  是个费时的菜。
  不过明好做的很有耐心,一点也不觉得浪费时间。
  努力摆摊做生意也好,赚了钱也好,为的不就是好好地生活吗?总不能本末倒置吧。
  章飞今天这一来,她倒是更看明白了一些。
  陈行之瞧着明好在忙碌,在一旁帮着烧火,又接着灶火烤马蹄,“要说这吃的,也就我那孙女能比得上我,这烤马蹄不错,可惜没有栗子……
  明好,这个豆腐也是人间百味,你熬这个是骨头汤?不会真以为吃啥补啥吧?瞧你这一天天都离不开骨头的,也不嫌腻的慌。不过这骨头汤放豆腐进去?”
  陈行之自己在那嘀咕。
  明好有些好笑。
  她倒是趁着陈行之在这,做点好吃的,反正也花不了太多钱。
  只是费点心思罢了,分量做大一些,到时候一盆盆舀一些到隔壁,外婆家那边也就可以不用做菜了。
  “这个是要做麻婆豆腐?这个我喜欢吃,家里的辣椒好,可惜我家滚滚不在这。”
  “这个卤香豆皮里包着的是豆芽?看来都不需要当菜吃了,直接当成零嘴儿也不错。”
  “豆腐酿这边做火锅?还是怎么吃?”
  陈行之看着明好准备,一脸的满足,还要不停地点评。
  明好依旧炖着骨头汤,还在洗小白菜心,豆腐也切成细细的一小粒一小粒的。
  陈行之有些话,她就回答一二,有些话,根本不需要她回答。
  今天章飞走后,她想着要在这屋子里生活下去,似乎多了一丝归属感,不知道为何,就特别想做这道菜。
  其实最好用的还是鸡汤,一只老鸡,慢火炖几个小时,把鸡肉鸡骨都捞起来,里面剩下的就是清汤,然后再放菜心跟豆腐。
  看着平平淡淡以为是清水豆腐,白豆腐,青菜心,加上鸡汤,也算是色香味俱全。
  一如她喜欢的这种小日子。
  只可惜没杀鸡,还是用骨头吧。
  “这是向生活妥协吗?”明好轻轻笑了一下。什么时候,自己竟然变成文艺女青年了。
  “你说什么?”陈行之道。
  “我没说什么呀,就是说咱们做这些都是家常菜,其实真正要叫宴,反而有些夸张了。”明好道。
  陈行之哈哈一笑,说道:“纠结这个做什么,这不是说豆腐百吃吗?要不然,我们可以多吃几顿,反正我不着急呢,你别看天阔师父急慌慌的,他还不是在机械厂那边住下了,过几天保准回来!”
  正说着,院子里传来声响。
  楚天阔回来了。
  陈行之往灶里扔了一块柴,跑了出来。
  他压低声音说道:“天阔,今天有人来拐你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