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花生糖炒米糖啦


小说:八零好福妻   作者:沈阅   类别:婚恋情缘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明好这一次过来摆摊,是跟兰青一块儿出来的。
  她们的东西也简单,一人拉着一辆板车,每辆板车上放着一对箩筐。
  来得也不算早,刚好是中午临近下班的时候。
  “明好,炉子我也带过来了,这个就是咱免费试吃的糍粑?”李秋芳一脸笑意盈盈。
  明好之前弄回来一批糖,她还有些胆战心惊的,可明好又没有往外卖,加上楚天阔又跟她说了外面早就没有人计较这些,她也就不纠结了。
  就是摆个麻辣烫不也是被别人指指点点,现在呢?村子里打听她一天赚多少钱的人可不要太多。
  可是打听归打听,她也没有刻意隐瞒,那些人不都是没有什么动静。
  要不然就是说丢不起那人,要不然就是观望等等看,李秋芳也不再说什么。
  “妈,趁着还有一些时间,咱们一部分煎好分成小块……”
  “知道,天阔给磨了一块铁皮,可好用了,直接用来分块。”
  “那煮麻辣烫那边炉子可还够……”明好又道。
  “昨晚你没听到?天阔不是做了这个?”李秋芳又道。
  明好瞧着眼前一个略微有些奇怪的东西,有些发愣,这就是一块大铁片,放在特意做的煤炉上,一块有些弯曲的铁片,替代了锅铲,更好用一些。
  这个大铁片中间还围了起来,看着似乎能用来煮东西的样子。
  跟明好以前用过的火锅烤盘一体有那么一些类似。
  也难为楚天阔……
  “妈,那咱们这个糍粑刚好用你那边的馅料……”
  “知道了,一小盘用的是沾黄豆粉,一盘用咱们这边的酱料,还有用酒酿煮的。”李秋芳说道。
  “天阔早就弄好了。”
  明好差点被呛到,你一个大男人,抢这些活,真的大丈夫?
  兰青却哈哈大笑起来,很是满意说道:“看不出妹夫还是这么会过日子的人呢。”
  她算是看出来了,这种事情只看有没有心。女人家过日子,要的不就是这么一个知冷知热的人吗?
  几人没有再多说什么,因为工厂已经下班了。
  李秋芳照常忙碌,卖麻辣烫她已经特别熟练了。
  三人现在差不多都是站在一条线上,下班了的阿楚也过来帮忙。
  李秋芳自然是依旧卖麻辣烫,工人们差不多都是自助挑选自己喜欢的串串了,为此还特意削了两双特别的筷子。
  阿楚则是算钱收钱,李秋芳熟门熟路地一份份给做好。
  明好在她们旁边,守着那个炉子,时不时翻动一二。
  兰青挨着明好,守着一辆板车,车上放着一箩筐糍粑,另外一个箩筐则是一半炒米糖一半花生糖,另外一辆车放在后面,只等卖完随时补充,也不需要吆喝。
  “这个糍粑又有了?!昨天就没来,我还以为不卖了!”
  “你呀,非要自己买,你不是新收了一个徒弟,听说最近好些清洁队那边的人都做多了好些糍粑,到时候用别的换多好?!”
  明好听着,暗暗记了下来。
  清洁队的人差不多都是周边村庄的,兰青这边一卖糍粑,那么多工人闻风而动的,清洁队那么多人,家里又不缺糯米,反正过年刚好要做,索性就多做一些,跟人换一些也无妨,说不定还能多认识一些本部车间的人呢。
  不过这些都是小打小闹,应该也不至于影响什么。
  “这个糍粑还能这么吃?这……”
  “大家可以尝尝看!糍粑的吃法很多的,譬如就这么简单油煎然后沾黄豆粉,或者直接用火烤,还能鼓起来呢,外脆里嫩的,放锅里煎一阵然后包各种馅也没问题,还有可以像这样煮,咱今天煮的加了酒酿,煮咸的当然也可以!”
  明好给大家递竹签。
  有人尝试,有人矜持在一旁看。
  当然……还有一个圆团脸姑娘,双眼放光说道:“明好,能不能把这个卖给我!”
  “卖当然可以……”明好说到一半,看汤圆指着明好用来煮糍粑煎糍粑的东西,瞬间抽了抽嘴角,“这个不卖!”
  这个不是重点呀姑娘,别人买吃的办年货,你别告诉我你看上一个奇形怪状的锅,如果可以叫锅的话!
  汤圆挠挠脑袋,眼睛依旧没有离开明好的锅,挤进去跟阿楚说话了。
  “这个糍粑我原本觉得有些腻了,不过配上这个酒酿,倒是我的口味!”
  “我喜欢吃加有咸菜辣椒的!还有这个麻辣烫的汤汁,之前这边还卖现煎的时候我中午就买两个咸味的,来麻辣烫这边要了一些汤汁,可好吃了!”
  尝过之后,很多人趁着麻辣烫那边队还没有排到自己,赶紧过来买。
  或者干脆抛弃了麻辣烫,谁知道这还能卖几天呀,现在可是快要过年了。
  “给我来五斤,还是三毛钱一斤吗?”
  兰青指指板车一旁贴着的红纸,红纸上写得很是清楚。
  糍粑三毛钱一斤,花生糖一元一斤,炒米糖八毛一斤。
  “我天,这里竟然花生糖卖?!”
  一个年轻的工人惊呼一声,瞬间引来好些人。
  原本这群人都已经有些习惯了,兰青糍粑卖了好些天,大家都已经有些习惯了,没想到竟然还有糖,花生糖!炒米糖。
  “一块钱一斤,一斤花生六两糖,大概一块一的本,卖一块六,会不会太贵了?”青年嘀嘀咕咕,大家过日子都仔细,当场就有人计算了成本。
  可还没有算完呢,立马被别人推到一旁。
  “给我秤一样两斤,糍粑五斤!”
  兰青笑着开始秤,明好给包装起来,顺带收钱,“花生糖两斤两块,炒米糖两斤一块六,糍粑五斤一块五,一共五块一,给五块吧。”
  至于她那煎煮糍粑的活计?已经被汤圆老师给接手了。
  买到东西的工人兴致勃勃挤出去,一脸喜气洋洋,拍了拍那个计算成本的工人,“我说你傻不傻,你以为真能一块一就随便买到糖?那天我问过了,这个价!”
  “一斤花生六两糖,你算错了!花生剥壳卖五毛一斤,高价糖两块一斤六两就是一块二了,这么一算成本就要一块七!人家卖一斤六两的花生糖卖一块六,是贵了?”
  原本算账的那个工人,赶紧又往里挤。
  很快,更多的人加入队伍。
  东西不算便宜,却很快见了底,连带麻辣烫生意都受了些影响。
  汤圆瞧着差不多了,“哎,哎哎,明好说好的留一点给我呢!”
  汤圆赶紧站起来,伸着脖子往箩筐下看。
  正在此时,匆匆过来一个穿着工装的年轻人,“还有多少?我都要了!”
  “没了!”
  “不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