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你算哪根葱?


小说:八零好福妻   作者:沈阅   类别:婚恋情缘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明好一见刚刚走过来的年轻人,就没有什么好脸色。
  这不是顾卫星又是谁?
  还一副趾高气扬的“都要了!”,现在年货又不愁卖,还差你这点钱怎么的。
  想着当初在自家院子的时候,他还指责自己,脸真是够大!
  于是甩出一句“不卖!”之后,明好就根本不搭理他了。
  反而问一旁的汤圆,说道:“汤老师,今天不培训吗?”
  汤圆笑眯眯说道:“培训呀,不过培训也没有吃饭重要吧?”
  明好:瞧你说得这么自然,我好像没有办法反驳。
  汤圆也就是盯着之前明好她们的奇怪炉子,原本看着花生糖之类的那么抢手,突然有一丝危机感,听明好说不卖给顾卫星之后,整个人又精神起来,看来是真的留给自己的了。
  危机解除,她也不管那么多,直接绕到后面。
  明好这才发现,她竟什么时候还骑过来一辆自行车!
  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她把自行车放在摊位后方,在明好目瞪口呆之中,解下绑带,拎下来——一张折叠的桌子。
  木桌并不大,一米见方的样子,折叠的时候瞧着不大,跟别人放在自行车后座上用来绑货的木板差不多,她把饭桌打开,又从车把手那边拿下一个布口袋。
  布袋子打开,一个陶瓷海碗,一个大勺子,一双筷子一一摆了出来。
  李秋芳在一旁看着也是失笑,明好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姑娘,你就是过来吃个麻辣烫而已!
  李秋芳已经把刚才汤圆点的那些麻辣烫给做好,送过去倒在她那个海碗里。
  “你这不是还有吗?为什么就不卖了?!”一旁被忽略彻底的顾卫星,有些恼怒。
  他还真就看不上这么一家人。
  摆摊做小买卖就是投机取巧的营生,又是抛头露面的事情,正经人家谁做这个
  原本也没有什么交集就算了,上回去青山村的时候,这才知道这家人还是田老徒弟那一家,简直就丢死人了。
  要不是自己师父喜欢吃这些东西,他还真不得劲出来买呢。
  明好翻翻白眼,说道:“为什么不卖?你管得着?”
  汤圆:“哈哈哈哈!”
  顾卫星脸色都有些发青了。
  他遇到的都是些什么人!
  反正东西卖得也差不多了,明好更懒得搭理他,瞧着汤圆这边有趣,直接往身后走过去十几米远,是别人的围园的地方,她直接扯下一块棕榈的叶子,又掐了一把五色花,棕榈叶子根根分明的叶片围绕着五色花,明好绑好,给她放桌上。
  不就是仪式感么,要做就全套么!
  汤圆:“哇!明好你真是天才!”
  明好:“竟说实话。”
  然后,汤圆的嘴就瘪了下去,因为这货,并没有带凳子。
  明好:“哈哈!”
  一旁被忽略彻底的顾卫星,脸色铁青,却又没走。
  正在此时,匆匆赶过来一个工人,要买一斤花生糖,兰青麻利儿给秤好了,“最底下这些有些碎了,给您多抓一把。”
  工人一直在道谢。
  “我也来两斤。”顾卫星压压火气,说道。
  兰青不吭声,斜斜眼睛,不理他。
  刚才买了糖的工人,瞧着有些个奇怪,走几步之后,还跟其余等在一边的几个人说话。
  顾卫星只觉得自己老脸都要丢尽了,这些人!真的是无理取闹。
  “为什么不卖?!难道我不给钱吗?”
  一听就不是那种会吵架的人,来来回回的就是这么几句。
  “当然卖,为什么要卖给你?!缺你这点钱?你算哪根葱?”明好哼了一声。
  顾卫星想了想,扭头就走几步,拉过身旁一个工人,要把钱塞给他,“你去帮我买两斤糖,我师父要的!”
  “不卖!”明好说道,“谁要是这样,下回就别来我这买东西!”
  工人讪笑:“卫星,你瞧瞧这……不是我不帮你……”
  顾卫星哆哆嗦嗦用手指着明好,说道:“你……你这种女人简直就是祸家根源!怎么会有你……”
  那几个工人此时不仅没走,反而渐渐有聚拢的架势,平时顾卫星可都是眼高于顶的,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气急败坏的时候。
  机械厂门口这家人,还真是厉害,敢得罪顾卫星?不卖给他?有隐情?
  大家眼里燃起熊熊的八卦之火。
  “原本我不想跟你计较的,没想到你这种人,还越发得寸进尺,我不是怕了你,我是不屑跟你争!”顾卫星觉得自己实在丢脸,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李秋芳不干了,直接把手里的东西一放:“姓顾的,给我说清楚,我家明好怎么祸家,招你惹你了!发什么神经!
  上回你为了你那个一天哭八百回的对象,在我家门口闹腾,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还有脸了是不是?”
  兰青手里还拿着一杆秤呢,秤砣拿在手里就要砸过去,“滚一边去!什么东西!”
  顾卫星目瞪口呆,这家人疯了吧?
  他又没说她们?只是明好太不可理喻。
  “天啊,卫星竟然有对象了?一天哭八百回,哈哈哈……”
  “听说还是学校一个老师,妖妖冶冶的,也不是什么善茬。”
  或许是法不责众,还是平时对顾卫星的做派就看不惯,此时议论的声音并不小。
  甚至还有隐隐集中的趋势。
  顾卫星脸色青了白,白了青。
  现在都已经不是买东西还是不买东西的事情了,他觉得自己的人格受到了侮辱。
  他也不找别人,直接找明好,说道:“我这东西是买给我师父的,你真的不卖?”
  “你最好是想清楚,别自己在这惹事,你家男人这几天还在厂子里来回呢,上回原本就是可以去荣城厂那边大有作为的,结果被你搅合黄了,现在他多半想在工厂这边谋个差事,你又这样,别怪我没提醒你!”顾卫星有些色厉内荏说道。
  话没说完,就被东西砸了一下。
  他只看见眼前一黑,还以为是刚才兰青手里的秤砣,赶紧往后跳,差点没有撞地上,没有想象之中的疼痛传来。
  仔细一看,他脸色一黑。
  正是平时用来擦油污的抹布。
  “胆小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