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倒打一耙


小说:八零好福妻   作者:沈阅   类别:婚恋情缘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几个领导一出面,大家的议论声就小了不少。
  明好之前看到黄科长就没有什么好印象,他也好意思说自己?!
  另外那个金丝边眼镜,瞧着是让刘秀珍走,其实指责自己的意思很明显,只不过黎建设在这,他是厂办主任,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一席话,把另外两个堵得没话说。
  黎建设往前走了两步,看着眼前的箩筐,笑眯眯说道:“很好嘛,这也算是活跃市场了,现在都讲究这个,这个是花生糖?让我吃,这不是让我犯错误吗?”
  周围的人又都笑笑。
  “老黎还是那么幽默!”
  黎建设虎着脸扭头道,“小子我记住你了,老黎!让你师父收拾你!”
  这么一打岔,气氛活跃不少。
  他又看了一眼明好,很有深意。
  明好也盯了他一眼,黎建设这是为自己解围,也是不想闹大的意思。
  她不置可否笑笑。
  他或许是好心,可是既然已经被这么多人围观了,他这片好心,只可惜有人注定要辜负了。
  刘秀珍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说道:“黎主任,黄科长。”
  哭了两声,对着金丝边眼镜叫道:“钟校长,我……我给学校丢脸了,但是我自认自己没有做错,请你们给我做主!”
  黎建设眉头一挑,直接说道:“没这么严重嘛,什么做主不做主的,说清楚就行了。”
  刘秀珍接着又哭,却不赞成黎建设的说法,只是对金丝边钟校长说道:“校长,她要是说我我也认了,可是她污蔑我作为老师的职业操守,这不是质疑我们学校吗?为了这个,我一定要分辨清楚!”
  原来是个校长啊?
  明好心里暗忖,这才仔细瞧了一眼,头发梳成两片瓦,有些油亮亮的,长得也文弱,带着一副金丝边眼睛,配着一身中山装。
  钟校长此时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说道:“这位同志,我们刘老师说的可是真的?”
  明好还没有回答呢,顾卫星又忍不住了。
  他张嘴就道:“黎主任,黄科长,还有钟校长也在,这……她们太可恶了。
  在我们厂门口摆摊也就算了,还欺行霸市,这不就是奸商吗?刚才我给我师父买东西,愣是不卖!
  原本我也不想计较的,可是还恶语伤人。
  秀珍为了维护我,更是让她们挤兑得体无完肤,竟然还污蔑她勾三搭四,秀珍可是学校的老师,这些话要是传出去,可怎么是好!趁着你们都在这,刚好处理。”
  几个人面色就有些凝重。
  黎建设悠悠叹了一口气,他还想着几句话解决呢,看来是不能善了了。
  他不是没有见过之前的事情,要不是看在洪八的面子上,他也不会开口,哪知道这个顾卫星还不领情呢。
  算了,随他们去吧,年轻人吃点教训也好。
  明好这边有危险?他觉得问题不大,何况他还在这呢!
  以前处理麻杆的时候……罢了,看着就是。
  刘秀珍一直哭哭啼啼的,说话倒是不影响,见大家被勾起了怒火,她瞧着明好说道:“明好,念在我们都是一个村的份上,要不然你道个歉,这个事情就算是过去了,我总要为了学校的名声着想。”
  道歉?明好是那种会跟别人道歉的人?
  刘秀珍不相信,可是形势不由人。
  这一次她一定要好好教训她一次!
  明好冷笑。
  李秋芳又要说什么,被明好制止了。
  这几个人都在呢,说多了也不知道会不会被抓住把柄。
  黄科长接着又道:“这事情不能就这样处理了,以后工厂的名声怎么办?在厂门口摆摊原本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你们为什么不能守法经营?”
  刘秀珍咬咬牙,说道:“要不然,你们以后就去镇上吧,在厂门口的确不好看。”
  几句话,就想赶走明好。
  这就是给自己定罪的意思了,她懒洋洋说道:“要是我没有记错,这条路从小就有了,机械厂存在多少年,当初建厂的时候,征用的又是谁的土地?我怎么的就不知道,在家乡的路上摆摊,竟然还有被外来的赶走的道理。”
  明好只差没说,管天管地管真宽!
  这条路又不是工厂的?工厂还是后来建的呢,她又不是工厂的人?管的着?!
  说完,见黄科长脸色铁青,明好笑眯眯又道:“黄科长,当时我婆婆在食堂做饭,一个月十八块五,每天不休息,用那些菜帮子菜头的做泡菜,做八宝菜,结果你说她侵害集体利益,愣是撵走了她,你不会忘记了吧?
  现在我婆婆心疼工人们吃得不好,摆了这个摊子,又触痛你哪根神经了?是觉得一个管后勤的领导太无能吗?还是说,你是因为自己那个误杀人坐牢的侄子鸣不平,你这么大的领导,说话真是让人害怕。”
  有些事不说还好,一捅破那层窗户纸就没有意思了。
  黄科长脸色铁青,“果然会胡搅蛮缠!不要转移话题!我行得正坐得直。”
  说是这么说,他却不再开口免得引火烧身。
  钟校长却又说道:“这位同志,果然伶牙俐齿,我们刘老师说的话,可是真的,你不觉得自己欠学校一个解释吗?”
  明好撇了他一眼,心里冷笑,道:“不知道钟校长需要什么解释?是来指责我的?请问你了解事情经过吗,还是说不管如何,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就是自己学校的老师不会犯错,或者说你是来感谢我的?帮你清理了蛀虫?”
  “说话清楚一些,我是个粗人,听不懂。”
  钟校长眼神闪了闪。
  他哪里会得罪顾卫星,他儿子就要毕业了,还指望能进厂子里呢,洪八要是能带带,或者哪怕顾卫星带着,不比什么都好?
  可眼下这个胖子,说话似乎又有隐情。
  刘秀珍哭哭啼啼开始解释,当然还是之前那一套,楚天阔看上了她,她各种为难呀,后来就被恶毒婆媳针对了,没错,就是还气走田老的人呢,她好可怜,呜呜呜。
  钟校长弄清楚之后,瞪着明好,“你这是报复,你这种思想是要不得的!你必须道歉,不,要在大会上澄清!这样的风气带出来,会出大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