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明好家的名额


小说:八零好福妻   作者:沈阅   类别:婚恋情缘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明好用筷子戳着一块萝卜。
  她有些心不在焉的,看着大家都还算满意地开始商量婚事。
  就这么嫁过去了吗?
  魏红光个子不高,长相算是过得去,好歹是工厂里的工人,有保障,看着呢……好像也不怎么说得上话,不知道是事先说好了,还是家里就是长辈做主。
  听着她们在商议摆酒啊请客啊之类的话,明好有些插不上话,只是有些舍不得李晓玲。
  突然听到魏大姨说陪嫁的名额,她愣住了。
  其实不止是她,其余的人,也都是一脸的懵逼。
  “陪嫁的名额,哪里有什么陪嫁的名额?”李志明一脸懵地问道。
  钟春香缩着脖子,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最后什么都没说。
  其余的人更是一头雾水。
  瞧着大家的反应,魏大姨脸色也跟着变了。
  “这……这不是说好了的事情吗,怎么的这种时候了,你们这是要反悔?”
  李志明皱着眉头说道:“这之前有说过要陪嫁一个工厂里的名额,是不是弄错了,这名额也没听说可以转这么远……”
  他还真的就不知道这么件事。
  其余的李志国等人,更是不好开口,不过他心里已经打定主意,要是老三是个糊涂的要把名额让给女儿带着出去,他可要阻止。
  侄女又不是那种瘸了傻了的,要是被外人知道,会怎么传?嫁不出去了吗?
  魏大姨见此,手里的筷子直接啪嗒一声放在桌上。
  魏母扯了扯她。
  她直接一挥就拍开了,说道:“没有这么欺负人的,这也太不厚道了些,我们红光,要工作有工作,要长相有长相,这……当时说亲的时候,可也是看了又看的,对于其他的,咱也没有要求,定亲礼也随着给百里挑一,彩礼你们先是要两百,接着又是三百,我们想也咬咬牙答应了,可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啊不是!”
  魏母惨白着一张脸,说道:“他大姨,你先别生气,这里头肯定是有什么误会。”
  “你呀,就是心太软,这里能有什么误会,陪嫁名额,她们自己说的吧,钱是她们提的吧,刚才装作不知道的,也是她们吧?”魏大姨一脸的怒气冲冲。
  李志国之前就坐在对面,一直都没有吭声,毕竟是侄女,不是自个儿闺女。
  可现在事情似乎不太妙了,于是就开口说道:“都别急,有什么话好好说,先说这个陪嫁的名额,是谁去说的?”
  这个才是矛盾点。
  魏母把脸,缓缓转向钟春香,一脸的期待。
  “妹子,当时你不是说,到时候晓玲也是工人?”
  钟春香整个人就有些哆嗦,猛然摇头,说道:“我……我没有呀,我当时是过去了,可是咱们是定的彩礼,我想着就晓玲这个一个闺女,心里也挺舍不得的,就说加到三百块,加上衣裳什么的,你们当时也同意了的啊。”
  “你……可你当时明明说了,你不会不承认吧?”魏母也有些急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就说了起来。
  李秋芳跟明好在一旁,也插不上话。
  明好仔细又瞧了瞧这个魏红光,总觉得眼熟,可一时间有些想不起来,这种扁平四方脸的男青年,工厂里还是有不少的。
  这个魏母跟大姨,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为了来坑一个名额?
  可是明摆着,是不会有人答应的不是吗?难道真的是之前承诺过?
  还有三舅妈,怎么的说好的钱,又多去要,这些天家里家外忙,她还经常出门,就是去男方那边了?
  真是让人头疼!
  可还是觉得那里不太对劲呢。
  李志国看老三已经黑脸了,原本就不舍得女儿出嫁,可已经到这一步了,能说清楚还是说清楚的好,于是他开口说道:“是不是弄错了,老三家就一个名额,你们也知道,这工人的名额,还是留给儿子,没道理家里就一个名额,带着出嫁吧。”
  “一个名额,没说一个名额啊,当时大妹子怎么说来着,你们家人多不分家,各个都是好人,家里四五个名额用不完,男孩们几乎都能上班,就是晓玲,也是有名额的……”魏母也顾不得了,大声说道。
  “这就更奇怪了,我们家怎么会有四五个名额?”李志国纳闷。
  魏母语气已经变得尖锐起来,朝钟春香说道:“当时你怎么说来着,晓玲大伯在外面做工人了,户口还在家里,有名额的,所以老二家都能有两个名额,你们家有一个,可是孩子姑姑家也是有名额的,只有一个儿子瘸了,有一个女儿太小,也不想上班,还有儿媳妇也不乐意去,所以名额就空出来了……”
  明好心里一凛,原来在这里等着她呢!
  她就说不太对劲!
  阿楚这才没去上班几天?就连名额这回事都已经算好了。
  “话说清楚,什么瘸子不瘸子的就不要再说了,天阔的腿早就好了,我们乐意不乐意去上班,跟这个又有什么关系!”明好黑着脸说道。
  尤其是听到说瘸子的时候,她都想打人了。
  李秋芳脸色也好不到哪去,“我一个出嫁多少年的人了,没想到三嫂还当我是一家人呢!”
  以前钟春香怎么表现来着,不都是觉得李秋芳在拖累娘家?
  钟春香见李秋芳指责她,魏母那边,也似乎愤愤不平的,她的手就一直发抖,然后捂着脸,呜呜哭了。
  她这么一哭,大家也就静了。
  “呜呜,我……我当时就是说了,孩子姑姑家里有名额,这家里没有人上班了,就是晓玲上班也可以的,我又没有说要陪嫁名额过去。”
  “这个家里,我向来是不能做主的,这一下弄错了,我……我又能说什么呢。”
  “秋芳这边也是,你现在一直跟咱这边住着,什么事情家里帮着,谁不当咱们一家人,还是说你不觉得这样,哪怕有一个名额,就是自家不用了,也不能给晓玲,晓玲她就不是你侄女吗?”
  李秋芳气得直哆嗦。
  这是什么强盗逻辑,分明就不是一回事。
  魏大姨又跳出来说道:“既然名额也有,两个孩子也都要摆酒了,我们这边可是当有这个名额的,这话都放出去了,亲戚朋友也都知道了,这要是……亲家你们的脸面也不好看,让小两口以后有这个矛盾在,也是不为他着想,谁能想到里面还有这么一出,哎!”
  “反正就是一个不要的名额,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对不对?今天要不然你们给一句话,这要是真的不行,我们家那边,也没脸做人了!”
  好一个软硬兼施。
  李晓玲脸色惨白。
  说到最后,魏大姨直接拉着魏母就走。
  魏母倒是还挣扎着道:“两个孩子都是好的,家里也总得为他们想想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