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翻脸


小说:八零好福妻   作者:沈阅   类别:婚恋情缘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叔,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婶子就非要在家里闹,传出去也不好听,更何况以后别人怎么看晓玲这个新媳妇?”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刚回来,就已经闹起来了,劝不住,我妈让我来叫你们一声。”
  “叔,我不是说不能让婶子说话,但咱们有什么事情都好商量,平白这样让别人笑话。”
  这是魏红光的说法。
  “我真是命苦啊,好容易千辛万苦养大了闺女,人家说糟践就糟践了……”刚进魏家院子,就听见钟春香呼天抢地的哭声。
  “我出门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哎——”魏红光叹息一声,有些欲言又止。
  李志明就是一僵。
  如果此时能看清楚他的脸色,定然是青中带黑,“你在闹什么!”
  李志国赶紧扯了扯他。
  宁凤霞在一旁嘀咕了一声:“整天阴阴阳阳的说话,没想到现在还挺厉害,早这样多好。”
  明好:你是来劝人的,还是来看热闹的。
  没错,他们这一次一共来了四个人。
  李志国跟李志明兄弟原本刚从这边回去,魏红光上门叫人的时候,明好觉得不太对劲也跟了出来。
  毕竟眼见为实,有些事情以前只是打听,还是需要当场看过才好。
  宁凤霞则单纯就是过来凑热闹,在路上的时候偷偷跟明好说:“你们几个人吵架一点都不在行,还是得我来,这时候要是输了以后就麻烦……”
  天色渐黑,魏家的院落在一处池塘旁边,池塘旁边一颗弯脖子老树。
  上几级台阶,是一个有些年头的宅门,里面是石板地,一侧一个水井。
  两处房子挨在一块儿。
  此时钟春香坐在水井井台上,一直在念叨。
  李志明刚才那一声吼,对她好像没有太大影响。
  “呜呜,我还要什么脸面,晓玲就是我的命根子,当时说好了的议亲,看了一次又一次,结果工人的名额也拿来陪嫁了,这一点谁不知道,这十里八乡的,有几个人家做到这一步?
  原本外面就已经有了风言风语的,说是咱家闺女嫁不出去了,要搭名额才行,多难听的话,我们都是往肚子里咽,哪知道,哪知道你们的心竟然是黑的!”钟春香气急败坏说道。
  魏母在一旁,气得直哆嗦。
  她见李志明等人到了,直接说道:“我说亲家,这都是要结婚了,瞧这一点脸面都不顾的,我们家在村子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她这么一闹,拍拍腚也就走了,我们呢?”
  李志明刚才被李志国扯了一下,一来要发的火气,也就消了大半。
  他含糊说道:“你别跟她一般见识,等我们弄清楚事情后,让她给你赔罪。”
  “赔罪!赔什么罪,我有什么错。”钟春香哭哭啼啼的。
  “别人就可劲儿欺负咱们哟,原本外面就已经议论了……”
  魏母见李志明也是含糊,跟着来的人根本就没制止的意思,她声音也尖利起来,说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家也就是现在老人生病,想着早点结婚,说不定就能好了,你们答应我们记你们的恩情,你们要是不答应,为什么不能过来好好商量!
  今天刚走,两个男人就过来了,还到处去问,这回去一波,又来一波!这把我们魏家当成什么人了!”
  李志明脸色有些讪讪。
  钟春香听到这,依旧坐在地上,只不过腿蹬了好几下,呜呜开口:“你们自己什么心思,你们摸摸良心哟,我这过来的时候,就听红光弟弟在外面炫耀,他就要成为工人了,嫂子的名额!你们亏心不亏心。”
  李志国几个人脸色都变了。
  白天的时候,他们也是打听出来,当时的确是大闹过一场的,这一点不是秘密。
  “这是真的?”李志明声音低沉。
  要真是这样,还真的不能胡乱答应。
  钟春香一直哭,朝着李志明说道:“你不信我,你信一个外人?幸亏我来得迟,你们是没听见那个小子,说什么,以后嫂子那个名额就是他的,他以后是工人了,哥哥也是工人,一屋子两个工人!
  又说准备分田地了,别人问他家里没有劳力怎么办,怎么种田,你猜小崽子怎么回答,愣是要咱晓玲做!说女人就应该种田做家务!
  我命苦的孩子哟,你带着名额嫁进门,难道是要养小叔子的吗?不仅养小叔子,还要养全家,还要下田!
  我过来想着说几句,就说我闹腾,根本不给开口的机会,我……我的脸难道就不是脸了吗?被逼成这个样子,我还顾得了什么脸?”
  钟春香此时,就是一个被逼走投无路的母亲。
  魏母看周围的人已经指指点点了,立马反驳,说道:“小孩子说的话,当不得真……”
  “是,当不得真,那这么多人在这,你能不能给句准话,晓玲的名额,就是晓玲的!以后你们不得干涉!”钟春香见机往上爬。
  魏母脸色有些发白,也不搭理钟春香了,反而又对李志明说道:“你们这边的意思呢?难道议亲这么久,一点信任都没有,我们要是真的有这份心思,能给那么多彩礼?定亲礼?
  你们说晓玲是好孩子,我承认,难道我们家红光就差吗?
  他长得好,又是工人,我们家里也没有那么多事,这那么多礼金,别人难道就不说我们的闲话?”
  说完,她似乎还嫌弃不够,接着又道:“如果你们非要说,我就答应了又如何!要不是因为红光奶奶,我,我……”
  一边说着,就委屈起来。
  “你们……一次次变卦,加礼金,名额也差点变卦,现在又拿捏,非要闹成这个样子,老人家的事情,我真是耽搁不起了,还有什么要求,明着提行不行,算我求你们了。”魏母擦擦眼睛,说道。
  “少来这套!老人家连个大夫都没请,药也没有,也不是第一天生病,哪里就突然冲喜了!”
  场面瞬间就是一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