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闹婚宴


小说:八零好福妻   作者:沈阅   类别:婚恋情缘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魏家果然是要摆喜酒了。
  有人开心,有人欣喜,也有人鄙夷。
  青山村李家这边过得也并不平静。
  有魏家那边的恶心亲戚魏大姨过来,“既然彩礼都已经还了回去,没道理还霸着东西,这一次定亲来来回回的,我们损失太大了,光是买东西都不少,你们最少还要给咱家二十块钱……”
  有阿美过来耀武扬威,“谁说我嫁不过去,之前装的多厉害一样,现在还不是乖乖把东西还回去。我们算是结婚了,想占我们家的便宜没门!”
  “不把东西还回去也行,反正以后还是由得我们说,你们自己掂量着办。”临了还威胁上了。
  也有一些不明真相的亲朋好友有些担心,过来关心或者骂魏家的,想着要帮忙都被李家这边好言谢绝了。
  李家安静得仿佛飓风中心,任凭这四处狂涛骇浪,依然波澜不惊。
  除了……
  每天都在家里上演着,李志明逼迫钟春香回娘家要钱,钟春香从哭哭啼啼到寻死觅活,然后不了了之……
  魏红光跟阿美摆酒的日子,定得很急。
  魏家村里,自然是说什么的人都有。
  说好的结婚,突然之间新娘换人了,这种消息实在是太劲爆。
  有人羡慕,“现在结婚,可多得一份田,说来还是他们家会打算。”
  有人不屑,“结婚结婚人才是最重要的,你没见那个阿美,就是个搅事精,以后家里怎么能安宁。”
  有人观望,“所谓命中天注定,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算来算去的多累,说不定竹篮打水一场空。”
  村子里沸沸扬扬的,同住在一个村子里,或多或少地总能扯上点关系,摆喜酒这样的大事,自然是都需要帮忙的。
  此时,魏家村村长家。
  村长也姓魏,抽着旱烟,摸摸口袋。
  口袋里装着二十块钱,扭头又看了看,米缸里还有老伴儿藏好的五斤红糖。
  差不多是一个月的工资了……
  再说,那人说得也对。
  魏红光家里做的也太出格了,他作为村长当然有资格管教一下,要不然以后传出去,魏家村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这样的风气肯定不能助长。
  这也是为了整个村着想。
  更何况,也就是开个会而已,分田这样的大事,多开几次会再正常不过了。
  有些村三天两头地开会,不也是正常。
  只是开会,又不一定要那么办。
  事情没有任何风险,简直就是送上门的好处。
  他下定决心,往村里的广播站那边走去,顺道又拐进了会计家。
  有些事情当然不能由他提出来。
  当天晚上,好些人就聚集在村委里,商议着如何分田的事情。
  跟往常不一样的是,这一次还都带着户口本。
  魏红光家里,因为第二天要摆喜酒太忙,来的是魏红光的叔伯。
  说的无非是跟以前差不多的事情,其实只要自己的东西没有变少,才懒得管他们到底要怎么分呢。
  只不过魏叔叔回家的时候,脸色有些发白。
  魏婶婶瞧出不对,问了几次,他也没有吭声。
  反而去了魏红光家里,说是要商量事情,两家关系原本就不怎么样,又太忙,就没人搭理他。
  魏叔叔沉默了一晚上,魏婶婶也心神不宁了一晚上。
  第二天,魏婶婶拖着乌黑的眼圈就出了门。
  哪知道周围的人议论纷纷,看着她的眼神都是同情。
  魏婶婶听了不过几句话,就已经脸色青黑!
  这样的大事,他竟然不跟自己说!
  也不看看魏红光那边是怎么对自己的。
  她衣服也不洗了,直直往家里赶。
  魏叔叔并不在家,正在一旁的空地上,端着叠成小山一样的四脚板凳跑来跑去,又被魏母叫住了。
  魏婶婶瞧着这一幕,眼睛就有些花。
  魏母也不知道说了什么,魏叔叔在一旁不停点头,头差点磕到凳子上,然后又四下奔忙,脚一滑差点摔倒在地,板凳散落一地,没有一个人搭理。
  与此同时,阿美正坐在自行车后座上,缓缓到了魏家。
  自行车上拴着红绸布扎成的花,她穿着一身红色棉袄,喜气洋洋。
  刚进来,就听见噼里啪啦的鞭炮声,红色纸屑带着硝味……
  一切如梦似幻。
  她笑了。
  近在咫尺的这个男人,长得高大,又是工人,家里条件也好,家里的房子也比村子里的人好许多。
  “看新娘子咯——”
  阿美有些羞涩,正憧憬着未来。
  一声尖利的声音划破空气,“你们也有脸结婚!”
  正是已经忍无可忍的魏婶子。
  “你们怎么有脸结婚,有脸在这笑!你们好歹毒的心思哟——”魏婶婶满脸悲愤,怒斥着这场面。
  大家瞬间都安静了一下。
  魏红光手里还握着自行车把手,一时间有些茫然。
  魏婶婶刚才被迎亲的队伍挤到一旁,此时站在院子中间,不管不顾叫骂。
  “精成鬼的人,谁能惹得起!我刚嫁过来才多久,就作死做活分了家,我们愣是什么都没分到,碗都没有一个是好的!就着锅吃饭……”
  久远的事情回忆起来,魏婶婶无比委屈。
  她忍不住就掉了眼泪。
  “怎么哭了,这大喜事的,一点都不吉利。”
  “好端端怎么说这些……”
  周围有人开始议论,瞧着她的眼神,就有些不对。
  魏婶子一肚子憋屈,更是无处发泄,大声嚷嚷道:“这喜事,可不是我的喜事,这算计起来,根本不给人活路的吸血鬼,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早些年,工厂有名额,表面上嘻嘻哈哈笑着,结果呢?愣是说我们家没有儿子!我们家没有儿子怎么了?我们还没死呢!就要夺我们家的名额,这好好过来说也就罢了,就会在背后阴人。”魏婶子怒骂。
  有些事情,根本经不起细究。
  越是回忆,觉得自己受的委屈越多。
  魏叔叔赶紧过来扯她,“多大人了,怎么在这说这个,过了今天再说。”
  “过了今天!过了今天还有咱们的活路吗?别人都不把你当回事,你难道还要当人家是祖宗一样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