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你们都欺负我


小说:八零好福妻   作者:沈阅   类别:婚恋情缘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李志远此时也当仁不让。
  直接说道:“这房子是以前咱爸在的时候建的,一转眼也这么多年过去了。主屋这边四间,我的意思是,我们兄弟三个一人一间,妈那边一间。”
  眨眼间,自己的房子就少了一间,钟春香哪里接受得了。
  但是要按照房头平分又是她的主意,此时就算是反驳,都没有借口。
  “这……妈那间,归谁?”她问道。
  这么一问,就同时惹怒了兄弟三人。
  “你这是咒妈?她身体还好着呢!就那么惦记!”李志明火大。
  李志远跟李志国虽然没有开口,眼里也已经有了怒火。
  钟春香这人有些怂,被这么一看,登时不敢吭声了,却暗戳戳想着以后要弄到手才行。
  李志远接着说道:“主屋这边我不在家里种田,阁楼上面依旧那么分,你们也好堆放东西。”
  这一点大家都没有意见。
  “厢房一共八间,你们看怎么分合适?既然阁楼那边我不要了,为了方便分,东厢那边我要两间,你们兄弟两人一人一间,西厢我就不要了,你们一个人两间,这样好分。”李志远说道。
  李志国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
  如果这么分的话,就算是远航兄弟两人,最多只有一间房,李晓丽只能跟着老人住了。
  这也不是长久之计。
  李志明这边,钟春香也是有意见的,“这孩子大了就要结婚,这一间,够谁住?真是命苦的孩子,要不然晓玲就住让让弟弟……”
  李志远脸色板了板,说道:“一共八间,要不然我跟你换,我要你那三间,换这边两间?”
  换?只有两间厢房,灶房怎么办?杂物工具那些怎么办,到时候都放在一起,另外一间住人也不够啊。
  钟春香也不吭声,反正李晓玲马上就要结婚了,还有一间留给儿子也勉强够用。
  李晓玲结婚前就搬去住阁楼,或者申请宿舍住工厂的床位,这样还能多省点。
  看着李志国那边,他比自己更差,现在知道两个儿子难了吧?
  她有些幸灾乐祸地看了看宁凤霞。
  “你看着我做啥?按道理这么分就这么分,到时候我晓丽住阁楼,或者跟她奶奶住一个房间,远航兄弟两住一间,现在想那么远做什么,以后结婚了就结婚了,说不定明年就能建大房子!”宁凤霞朗声说道。
  她是不需要操心这些的。
  钟春香又有些憋气,她难得想要炫耀一二,宁凤霞却根本不懂。
  “真是瞎操心,这手里有钱还怕什么,都上班的工人了,又在家里吃饭,一个月三十几块钱,建主屋要几百块,盖两间厢房有多难?一年的工资都够盖两间了!”宁凤霞倒是看得开。
  都不知道她是没头脑,还是脑子好了。
  钟春香就更是憋闷。
  兄弟几个都没有更多意见,也只能这样了。
  “盖房子不错,我这不在家里住,主屋这边逢年过节也是要回来的,东厢那边就借给远航兄弟住着,以后你们盖房子了又再说!”李志远说道。
  李志国眼睛一亮。
  大哥到底是大哥。
  他要求这么分,其实就算是传出去,也都没有话说。
  房子是以前的房子,兄弟三人,分成三份也刚好。
  倒是比之前更加名正言顺,至于自己儿子借住老大家的房子,这也没啥,住就住着,以后建房子就是,厢房那地方,难道还能住一辈子不成?
  钟春香先是心里有那么一点不爽,然后想到二房更惨,就有些暗喜,突然之间听李志远这么说,先是愕然,之后就是不忿,最后忍无可忍,直接哭了起来。
  “呜呜,没法活了!这是变着法子地欺负我们!”
  “难怪我说好端端的就要分房子,是,你们大房什么都要分,什么都要争,到时候又全部给二房,明显你们就是串通好了的!”
  “难怪会这个时候回来,回来之后那边又说分家,分来分去的,各个都聪明,就欺负咱们老实,嘴皮子一张,人家该多少还多少,我们平白无故就少了一间主屋!这是不给我们留活路哟!
  明明都没分家,明明都是一起干活,人家张口闭口地,就能建房子,我们却连饭都要吃不饱,争这点东西还要被笑话,谁不想留点脸面,可是活都要活不下去了,还要脸做什么?”
  钟春香十分委屈,一个劲念叨。
  宁凤霞不干了,她又不傻,“你是说我们坑了公家的钱!你摸着自己良心,谁坑了钱啊!难道你家没工人,你们不能拿工资出来建房?”
  还这么含沙射影的,简直让人无语。
  钟春香依旧还是哭,说道:“不公平,这以前的都数都还没有完全算好,现在就这样分了,你们倒是公平了,那我们呢?不分了!”
  李志远此时算是真正头疼了。
  老三媳妇这么闹腾,他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难道要跟她对骂?
  于是他问道:“以前什么东西没算清楚,还是你觉得怎么分才公平?”
  他只是随口问问,没想到钟春香还真的敢说。
  “我是个说不上话的,可是你们出去问问,这分家当然是分匀了才行,以前我没有儿子,谁都瞧不起我,我刚坐了月子就起床干活,好歹后面生了个儿子,才算是站稳了脚跟,要不然饭都是不敢吃饱的……”她一开口,就又扯远了。
  “谁不让你吃饱了!谁说你不生儿子了!你自己想什么呢!”宁凤霞也咋呼起来。
  说得她欺负人一样,谁不是这么过来的!
  钟春香哭哭啼啼接着道:“这以前,大哥一开始进城的时候,城里哪里有粮食,那么艰难的日子,都是回家背粮食的,可是没分家,我们也没什么话说,可那不都是咱们的口粮!现在分家了,就当什么都没了吗?
  把之前的工资算出来,好歹也一二十年了,就算是后来咱们分开了,也有五六年是这样,一年就算是三四百的工资,也有两千多了!我们也不占便宜,就要我们的份额,怎么也有八百!
  还有远航兄弟,你们倒是知道去工厂里工作,这家里的工分都是咱们挣的……”
  “远航他们的工资都是上交的,你们那边也是一样,一个月交二十。”李志国说道,他们家不占便宜。
  可显然钟春香不这么算,“我们这边交二十,就留下十二块五,你们两个人留二十五,这吃饭你们还不是一样回来,一年到头的钱也不少了……我们吃亏怎么也有一百多。”
  “你们把钱都补回来,我们拿我们的那份,然后要怎么分就怎么分!”
  合着,突然之间都欠了三房上千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