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服服帖帖(月票加更)


小说:八零好福妻   作者:沈阅   类别:婚恋情缘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田地房子,这么分有什么不妥?”李大伯耐着性子问道。
  “这个倒是没,可是咱家人少本来就吃亏……他大伯那边人多呢,他二伯那边人也不少,再说他大伯又不回家,这……”钟春香说道。
  “好,好得很。”李大伯又道。
  “照着你说,你们过得最差,应该分最多的东西,这样才算公平?”李大伯又道。
  李六叔已经要发火了,被李大伯制止住了。
  钟春香声音时高时低,道:“这……这就算不是一家人,遇到困难也要帮衬一二呢,这还亲兄弟呢。”
  她不敢直接回答,可是就是那个意思。
  “那钱跟粮食呢?”李大伯又道。
  钟春香眼神闪烁了一下,又把家里工人多,人太少,李晓玲被退亲过得艰难,这些话拿出来反复说。
  “砰!”一直温和的李大伯,突然砸了一下桌子。
  吓了众人一大跳。
  钟春香立马又缩了缩脖子,假装自己不存在一般。
  眼泪却是直淌,嘀嘀咕咕的,“这是一言堂呢,自己分东西,都不让说话了。”
  “你闭嘴!你算是什么东西,分家轮得到你说话,在我家要敢这样,大棍子就扫出去了!”李六叔火爆,直接骂道。
  李大伯也很是恼火。
  “大伯,六叔,你们消消气,我们这……”李志远赶紧开口劝说。
  李大伯却根本不理他,说道:“老五已经不在了,我这个做大哥的,这几句话还是说得的。
  今天志远让我们过来主持这个分家的事情,我们商量差不多了,这样分,也没有什么不公……要实在是说不公,的确是有。
  既然志明媳妇你要计较,我们就来计较一二。
  你说你命苦,没错,你命的确不太好,这怪谁呢?怪你自己不争气。
  我不说远的,你看天阔媳妇嫁过来的时候是什么光景?没房子,没粮食,甚至天阔腿还不好,她哭过还是她闹过?她怎么做的,你看他们现在过的怎么样?光眼红是没用的,靠自己的真本事,谁也没话说。”
  莫名被点名的明好,突然有些受宠若惊的。
  她竟然,形象这么正面啊!
  “就算是有什么事情,只要占着理,该打打,该骂骂,之前贵芝挨她打过,他们家找我们族里要说法,什么说法?!家里的小辈,不是那种胡闹的,我们还是护得住的。”李大伯又道。
  明好完全没想到有这出。
  以前不知道也就算了。
  现在她赶紧道:“外公,都是我以前年轻不懂事,给你们惹事了,我保证以后处理妥妥当当的!”
  “你要是年轻不懂事,你舅妈这边,呵呵!”对比真是太过惨烈。
  “不公平是不是?你又做了什么?天天下地赚工分的是志国跟他媳妇,远航孩子几个,七八岁就知道割草,也就是后来去厂子里上班了,回来谁不是手头有活的,要这么算,如果早点分家,你家里,劳动力就志国那边一半。
  他不计较,跟你平分,你倒是不乐意了?
  工人他两个你一个,挣工分他劳动力比你多,你看他人多田多想不开,可是他家里人多,自己挣回来的粮食跟你平分,钱跟你平分,你竟然不知足!
  我说句你不爱听的,就是人头粮,他都比你多,何况按照工分算的那些,分成三份,他们两份你们一份,我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当的。
  是志国之前跟我们打过招呼了,别计较太多,就这么平分就行,原本我就觉得这样不妥,生怕志国媳妇有意见,没曾想,你这个占便宜的,反而先有意见了。”李大伯道。
  钟春香又要哭。
  又说以前拿粮食那一套,还有李秋芳发达之类的云云。
  李大伯气笑了,说道:“你说以前,那以前你是怎么嫁进来的,你那娘家是个什么样子,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别在我面前装可怜,老头子活一辈子了,看不得这些,我们李家!就算是受苦挨饿,骨气不能丢,晓玲的事情,她没有过错,这要真的是那种人家,一定要多彩礼才能嫁过去,不要也罢。
  我们李家的子子孙孙,能穷,能受苦,却不能好吃懒做!
  你看看你这些年,是,你在操持家务,谁家不用做这些?外面那些妇人,谁不是白天挣工分,晚上做家务,说得谁家不吃饭一样!就算是家里有活,也想着赶紧出去上工能得点工分,为什么?因为要吃饭,要钱花。
  你这是没受过苦,更何况晓玲晓丽也不小了,家务大半不是晓玲在做,你又有什么理由不干活,你今天头疼,明天小腿疼,不上工,要吃饭,志国两个说了什么?
  你年纪也不小了,原本给志明留面子,你要这么闹,行!我们李家也没有这样的媳妇!就是志明说话也不管用!”李大伯最后道。
  “也就是老五不在了,这种样子,一天打三顿就听话了,骨头轻!志明不是叔要说你,你们几个就是太惯着人,这好好的倒是没啥,遇到这样的,趁早收拾了!”李六叔又道。
  钟春香还是第一次,被族里的老人这般说。
  她骨头轻?
  她以前的事情,难道是她想的吗。家里穷她有什么办法,娘家收了两边彩礼她又有什么办法,这些不是她的错,为什么个个看她都是这幅轻蔑的表情。
  分家了,她为自己家争取一点利益,有错了吗?
  钟春香哭的肝肠寸断。
  李志明瓮声瓮气说了一句,“你也看见了,要是还不知足,我也护不住你了,分家之后,你爱去哪就去哪吧。”
  生活了半辈子,就换来这么一句话。
  “行了,分家就这么分吧,志明媳妇要是还有什么,尽管把你娘家人请过来,再去几个村子请人来,咱们行得正坐得直,钟家还真的让人见识!
  你要是还有二话,就回去吧,祸家乱家这种事,我们李家是绝对不能有的,怎么的,也不能让你拖垮了志明。”李大伯又道。
  好端端的分家,最后变成教训了钟春香。
  钟春香到最后,一句话不敢说。
  或许她也知道,要是还说什么,怕是真的会被赶走,这才是真正没脸活。
  不说话,就一个劲坐在角落无声落泪。
  好不可怜。
  可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