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想不开


小说:八零好福妻   作者:沈阅   类别:婚恋情缘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这么久咱们都坚持下来了,现在已经离找到只有一步之遥,我们可不能松懈。”明好说道。
  她理解章飞的焦虑。
  章飞在李大炮那边没有问出更多的东西,但就算是这样,也足够让人兴奋。
  他心里却是忐忑居多。
  “这……要是李大炮那人乱说呢,要知道之前他也进去了,之后出来早一些,李叔应该不会让他找到的。”
  “他要是真的不知道,会不会是乱说的。”
  “要是他知道李叔在哪,肯定就会去找麻烦……”
  章飞前所未有的焦躁。
  明好理了理这里头的关系,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这一个老人家独自生活,能遇到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
  “李叔以前能带着你一块儿都好好的,没道理现在会过得太差。”
  安慰人的时候,言语总是特别苍白。
  明好没什么好说的,就静静地待在一旁。
  隔一会儿,章飞自己平静了不少,瞧着一直待在冷风中的明好,冷得鼻头跟耳朵都红了,他很是有些不好意思,“这……我太急了。每逢大事有静气,这才能办好,刚才那样子,是不是……”
  “二傻子!”明好说了一句。
  两个人就笑了笑。
  明好看他这种状态,这才说道,“现在不纠结这些,我们就当是知道的来找,从李大炮身边的人入手,还有他的活动范围,再让一些人带着报纸到那些地方发一下。”
  这么说着,总觉得好像漏掉点什么。
  “对对,现在过年了,糖也快没了吧?明天车队去贵县,我再去跑一趟。”章飞说道。
  找人的事情,晾一下,反正他已经让人盯着了,这边的事情也要解决,不留点空子给那个黄科长钻,他以后还会一直跟毒蛇一样的,盯着,时不时咬一口。
  只是……这样的事情,章飞不太想让明好知道。
  见明好有些疑惑,他又解释两句。
  虽然明好也觉得有些奇怪,却也没有多问,总觉得隐约有什么事情发生。
  一直到明好从机械厂门口出来的时候,也没有完全想明白。
  她没有上自行车,静静推着往前走。
  前面一个穿着土灰色棉袄的身影,看见明好,直接缩了缩脖子,然后似乎有些不放心,走一段,又扭头看过来,等明好要瞧过去的时候,她又扭了身子。
  明好这才发现,有些不太对劲啊。
  似乎在……暗暗打量自己?
  什么人?为什么要跟着自己,刘秀珍?看背影也不是很像。
  明好不动声色地跟着走了一段。
  从机械厂门口绕了一个弯,是一片沙石铺成的道路,路绕着一个小山包蜿蜒,另一边则是河流。
  如此寒冷的天气,这条路上的人也并不多。
  土灰色棉袄似乎没想到明好还在后面,她走下了这条绕着小山包的道路,盯着那片水,发呆。
  明好心里暗道不妙,瞧着竟然……跟那什么似的。
  土棉袄的身影,一脚踏下水里,然后不管不顾往前走,背影竟然有些决绝。
  特意引自己过来的?要不然之前为什么要引起自己的注意力,这身边有没有藏着人,想把自己弄水里?
  明好承认,自己真的想多了。
  等那人又走了几步。
  “我去!”
  这是做啥!
  “喂喂喂,下去干啥呢!大冬天捞鱼吃鱼汤啊!这又不是水库,没什么鱼!快上来。”明好在岸边喊了一声。
  那背影,又往前走了走。
  真冷啊!遭谁惹谁了?难道真的想不开了?
  “这是做什么?下面有什么宝贝”明好又吼了一句。
  趁着那背影没注意,明好直接把自己的棉鞋跟脱了。
  她一边跟那人说话分散注意力,一边要脱棉袄。
  嗯,等会跳下去,要真的是救上来了,一定要打她一顿,什么人啊这是!
  然而,棉袄没脱下,明好的手就顿住了。
  因为那背影转身了。
  明好吓了一大跳,一个踉跄,其中一只鞋子,被她踢进了水里。
  她都顾不得伸手去抓。
  “三……三舅妈!”明好喃喃说道。
  正是之前不见踪影的钟春香。
  钟春香,怎么会出现在这,看样子……情况很是不好。
  明好此时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钟春香一听明好开口,眼泪就一个劲往下流。
  “你……你还认我是你三舅妈啊。”她声音有些嘶哑。
  明好赶紧点头,“三舅妈,哪怕你离婚了,也是表姐表弟的母亲,这一点任何时候都不会改变,有什么事情,不能商量着办呢,你赶紧回来。”
  钟春香一直在默默流泪,就是不吭声。
  明好一咬牙,说道:“三舅妈,你想想,我现在在这,你就算是走下去,我肯定会下去救你,到时候两个人湿漉漉的又有什么好?你要是冻病了伤了,难道不是表姐她们要照顾,她现在已经很忙了,之前三舅不小心又受了伤,你怎么忍心让她一个人跑上跑下啊,到时候……”
  “别走了!死水里可难看了……”
  钟春香听明好这一点那一点的话,总算是往回走了。
  一身棉袄都已经湿漉漉的。
  “三舅妈,你这是何苦呢!”
  钟春香瘫坐在岸边,一个劲地哭,“明好,我……我好悔啊,我活着还有什么用,你说说我这命怎么就这么苦……”
  明好一听到这句话,就头疼!
  她都要有免疫力了。
  什么命苦,命苦……不也是自找的。
  可是现在打击钟春香,她要是想不开,怎么办?
  “我……我真是瞎了眼,之前好好的日子不过,跟你三舅闹,他那人老实得很,也不喜欢说话,这一来二去的……
  我回钟家那边,好多事情,现在才知道,我干脆就死了算了……”
  “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娘家娘家没人要,婆家婆家也没了,无家可归的,呜呜呜……”
  “就算是死了,连个哭丧的人都没有,我,呜呜呜。”
  明好脑仁疼。
  “停停停!三舅妈,哭,有什么用?能解决什么问题,还是说到了现在,你还是只知道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