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夫妻归家


小说:八零好福妻   作者:沈阅   类别:婚恋情缘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楚天阔把明好放凳子上坐下,自己跑进跑出的。
  他先是去李家那边倒了热糖水,过来让明好先喝着。
  然后又去灶房,急急忙忙烧了一锅水,拎过来让明好泡脚。
  宛如以前明好做过的那样。
  “说,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明好突然问道。
  这种一下子自己什么都不需要动弹的感觉,还挺陌生的。
  她从来都习惯自己一个人搞定这些琐事,哪怕刚来青山村生活的时候,虽然也是楚天阔腿不好,但是明好自己想着也不能成为李秋芳她们的拖累。
  楚天阔盯着她看了一眼。
  他竟不知道从何说起。
  “天阔回来了呀,你都不知道你走这些天哟,差点没闹翻天……”宁凤霞是个闲不住的,楚天阔刚才过去倒水的时候见到了念叨两句,楚天阔没空细说回来了。
  她这就跟着一路过来。
  话语密集得没人插得进去。
  “这是天阔你得回来的暖水瓶?听说是第一名?!”宁凤霞嘴里羡慕,心里却想着,啊哈,过两天出门,别人可能都会羡慕她吧。
  明好看着宁凤霞这么点小算计,有些好笑。
  生活得这么简单,其实也挺幸福的。
  “二舅妈,这不是第一名,特别优秀奖。”明好纠正说道。
  “就是比第一名还要厉害是不是?我都听说了!咱天阔能差吗?第一名,只能说优秀,咱天阔,是特别优秀那种!”宁凤霞说道。
  明好:好像没有办法反驳。
  她也跟着点点头,你开心就好。
  “我就说这么点事我还能不清楚?”宁凤霞说了几句,又出去了。
  楚天阔昨天在厂子里,回来又晚,其实这些事情,都不太清楚。
  他只知道黄鼠狼已经掀不起风浪了,章飞下手虽然迟,好在也解决了问题,还有他那个叔叔也都找到了。
  没想到,家里也出了这么多事情。
  “三舅那边?”楚天阔略微有些担忧。
  明好对这点也并不隐瞒他,毕竟楚天阔有分寸,不说也能查到。
  明好就把李晓玲之前定亲退亲,然后钟家那些事情都说了一遍,楚天阔眼神就有些不对劲了。
  “最后三舅跟三舅妈就离了,那个肥鼠还来骚扰表姐……三舅妈被钟家赶了出去,丽姐那边的饭店收留了她,她去跳河,我遇见了,冻着脚到了厂子那边……”
  楚天阔就盯着明好的脚,“你管她呢!”
  这么冷的天,下水冻伤了怎么办!
  虽然他现在直接把明好的腿从木桶“拔”出来,看见也是被热水泡得红彤彤的,又塞了回去。
  明好:……
  这人,神经质了……
  “对了,爷爷那边也来过了,大伯看着似乎有什么事情,一开始还想说咱们把名额给出去不行。后来我跟爷爷说,过年后咱们就回青川建房子,爷爷很开心。”明好又道。
  楚守义就是那种典型的村子里的家长,一心就孩子们着想,有点要面子,有些嘴硬,还有点暴躁。
  “爷爷来了?没……说你什么吧?”楚天阔有些担心。
  他以前在外面时间比较多,跟楚家人那边,关系一直不远不近。
  明好摇摇头,“没啊,爷爷对我可好了,还非要帮咱们选地方,上次我送羊肉汤回去,还有上上次送了扣肉,爷爷都高兴得很,当然,可能我也有点可爱,他生不起气来。”
  最后,明好嬉笑着补充了一句。
  楚天阔嘿嘿一笑,拍了一下明好的脑袋。
  “对。”
  明好嫌弃拍开,能不能别总是用那种拍宠物的样子拍自己啊!
  她不是真的猫啊喂!
  “说,你是不是真的有事情瞒着我?”明好又问。
  楚天阔犹豫了两秒,还是摇摇头。
  “这样,妈那边不是在炖排骨萝卜汤吗?你等会把奖品给爷爷送回去,这么久都没回来了,当然也要去看看。”明好用脚晃悠着桶里的水,又道。
  楚天阔点点头,也没有反对。
  他们终究是青川村的人。
  看他答应了,明好也松了一口气,还以为要说服他呢,楚守义老是听别人说,你那孙子要送给李家了,心里也是难受。
  “嗯,等会咱一起回去。”楚天阔说道。
  明好倒是也没反对,楚天阔这人不怎么说话,再说了要是大伯母叶花那张破嘴揶揄他,他一个大男人也不好还嘴。
  这么一想,明好又摸摸自己的心,怎么的,不自觉就担心起来这种事情了。
  李秋芳跟楚明德一家不对付,却也不会阻拦孩子回去。
  楚天阔跟明好,骑着一辆自行车。
  明好手里拎着暖水瓶跟饭盒,竟然有了一种夫妻走亲戚的感觉。
  快要过年了,天气又冷,楚守义当然还是在家的。
  “哎哟,又来了?那阵风吹来的?总算是想起来自己还姓楚了?”大伯母叶花看小夫妻两人,就有些不顺眼。
  李秋芳一个寡妇,还整天觉得自己能耐。
  许过来的名额,也要了回去。
  上次听向前说了,买自行车了呢!这不,腿脚也好了?
  又要回来建房子,那地方原本可是说了给自己做菜地的……
  楚明德带着老人去找他们,打算让他们出出力,最后老头子也晕头……
  特别是最近,听说李秋芳越来越风光了,她当然看不顺眼。
  说话也不会客气到哪里。
  楚天阔脸色就是一黑。
  明好拉住了他。
  “大伯母,这大过年的又遇到什么烦心事了,看你这心情不太好啊!我们这不是回家瞧瞧嘛……”
  明好在又字上咬的重。
  对,叶花就是破事多。
  楚明德适时从屋子里出来,仿佛刚看见他们一般,说道:“天阔什么时候回来的?你们来了,快进来坐,外面冷呢。”
  “爷爷——”楚守义坐在炭火前,楚天阔跟明好进门,叫道。
  他是长辈,当然不能迎晚辈。
  明好很是熟络,一回生二回熟嘛。
  她很是熟练地把饭盒递过去,“爷爷,今天吃排骨萝卜呢,炖得烂烂的……你吃着高兴吧?还要告诉你一件大喜事!天阔今天回来,看见工厂比赛,他随便上去露了几手,就得了头奖呢!是个暖水瓶,一回来就说您这边刚好缺一个,大冷天的喝点热水也方便!”
  “天阔这次回来,放心不下您,就在工厂工作了呢……”
  楚守义浑浊的眼神,听着明好絮叨,抬头却望着楚天阔。
  楚天阔跟明好,并没有待多久。
  出门的时候,楚守义非要送,还把他们带到他选的几块地方看看,“你们瞅瞅,哪块比较好?”他送到村口就不动了,这里围着不少人。
  楚天阔跟明好刚走没几步呢。
  楚守义的声音就传来了。
  “哎呀,这还不是天阔,工厂比赛得了个第一,一个暖水瓶子,当成宝贝一样拿回来,我还缺那么个装水的破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