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塌了


小说:八零好福妻   作者:沈阅   类别:婚恋情缘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李晓玲皱着眉头。
  直接走了过来,问道:“你们,来我家,找我妈?”
  钟大嫂点点头。
  “是……是啊。”
  李晓玲又冷笑了一下,说道:“当时是谁劝着我妈离婚,为了那个名额,说是让她回去享福,让我们回去求着她的!
  现在才多少天,你就过来找她了?能犯得着来这找吗,你们还嫌弃害得人不够吗?”
  钟大嫂恍然,这怎么回事,钟春香,难道也不在李家?
  那……
  这下难办了。
  早知道她应该打听一下的,可钟春香那种软弱的性子,不回李家,能去哪里?
  当时可是生着病的,这要是……
  她有些不敢想。
  要真的出了事,李晓玲杀了自己的心都有,还能帮忙?
  “晓玲,咱们是一家人,我还能骗你不成,你妈在家住两天,她就是个操心的命,根本放心不下你们,说是要回来……”钟大嫂抓着李晓玲的肩膀说道。
  李晓玲甩开了手,她算是明白了。
  “你别跟我说这些,是把我妈的东西坑完了然后赶走了吗?我妈怎么了?什么时候走的,去哪了?!要是,要是……”李晓玲声音也大了起来。
  要是真的出事了,她也拼了。
  钟大嫂,完全没办法回答。
  明好本来想说什么的,见这样撕破了也好也好。
  要不是她碰巧遇到,说不定钟春香还真的就没了,这发点火算什么呢。
  李晓玲已经揪住了钟大嫂的衣领。
  钟大嫂心虚不敢还手,挣扎起来。
  “喂,你对我妈做啥?是姑自己想走的,我们还留得住啊,你自个儿的妈妈,你自己不管……”
  他过来扯开李晓玲,动作有点大。
  李志明见此哪里忍得住。
  他还没上前呢。
  一直不声不响的楚天阔直接上前,直接一边一手揪住钟大嫂钟表弟的衣领,顺势一拖。
  两人竟然没有还手之力,就跟拖死狗一样拖出了院子。
  李晓玲人有些懵。
  宁凤霞还拍着大腿在后面骂,“黑心肝!烂肺肠,自己家人也撵走,下回再来大棍子招呼!欺负咱家没完没了了是吗?”
  楚天阔把人拖出院子,扔了出去。
  “我认得你。”他盯着钟表弟。
  “管好你家里人,要不然你就别出门。”
  依旧是言简意赅。
  然而他的意思不是每个人都能听懂的。
  “我出不出门碍着你……”钟表弟有些吊儿郎当的答道。
  被楚天阔悠悠然看了一眼,觉得脖子后面发冷是怎么回事。
  “肥鼠进去了,你想见他吗?”楚天阔又说道。
  钟表弟缩着脖子,一句话都不敢反驳了。
  是啊,肥鼠进去了,他要是说点什么,就算自己跟他没有什么瓜葛,也是接触过那么多次的,他也拿了点好处,这万一……
  不行,他什么都不要了。
  他要在家过年啊!
  他不能出事啊!
  “我……我回去回去。”钟表弟哆哆嗦嗦地,拖着自个儿母亲,就走了。
  而此刻李家院子里。
  李志明已经推了自行车出来。
  李晓玲也有些六神无主。
  “三舅。”
  “找,找找人。”李志明有些糊涂了,却还是想着去找人。
  李晓玲像是有了主心骨一般,“对,我妈肯定不会走太远的,没有地方去,怎么也不见回来……”
  “那不然,咱们分成几处,打听一下,她没出过什么远门,应当就在咱这附近。”宁凤霞也说道。
  “我知道她在哪。”明好说道。
  所有的目光,都看向她。
  “就是那天表姐在厂门口附近被肥鼠拦下的时候,我碰巧遇见的,三舅妈在河边有些想不开。”
  “啊!那我妈现在怎么样了?”李晓玲吓到了,这有些寒心是一回事,总不能不管。
  李志明酒都要醒了。
  明好赶紧接着说道:“我劝回来了,其实也是她自己想通了……
  事情也不复杂,就是那名额钟家那边没了之后,对三舅妈不太好,后来赶了她出去,她也没什么地方去,在镇上停留了下来,那天也是听见你们出事了一时间有些想不开,不过现在已经找到了工作跟落脚的地方了。
  她是想着自己能自食其力,然后再回来找你呢表姐,要不然,你们现在要见见她?”
  李志明把车停好,又进屋了。
  他有些想问当初离婚时候分的两百块钱,可是……不用想应该就是给娘家人了,还是别问了,离都离了,现在她也没回来,就这样吧。
  人没事就行。
  明好没想到,李晓玲也摇摇头,“没事就行,明好幸亏那天有你。”
  她也没打算去见。
  “我跟我爸,她要是想来找我,会来的。”李晓玲说道。
  这种事情,当然也不能勉强,李晓玲才是最受伤的那个,定亲那时候多要了彩礼,后来更是要说亲给肥鼠那样的人,哪怕后来她想了各种办法,想着让钟春香明白,最后呢
  曾经所受到的伤害,哪里是说能忘就能忘记的。
  大家接着吃了晚饭,也就散了。
  楚天阔回来的时候,走路一点都没晃悠。
  明好挠挠脑袋,不应该啊,她看见楚天阔似乎都有些醉了。
  然后,眼睁睁看着楚天阔进了家门,装作很镇定的样子开了门,传来咣当一声,似乎是倒在床上的声音。
  明好赶紧走两步。
  这混蛋!这是她的房间!
  还没醉,怎么乱撞哎。
  他这个一身酒气的在这,她要怎么办!
  李秋芳还在消化钟春香的事情呢,这怎么的钟家就能赶人走啊!
  明好有些无奈,一下有些纠结起来。
  她现在是扯他起来呢?还是直接跑去隔壁房间,或者,干脆……
  真烦人啊!
  明好去灶房端了一盆热水进来。
  “那个,你洗洗?”
  “喂,醒醒啊!”
  “楚天阔!”
  躺着的人突然就弹了一下,似乎有些别扭地爬起来,然后竟然站了起来,脚有力一蹬,“到!”
  明好眼珠子都要出来了。
  楚天阔也有些茫然,他……怎么的瞬间变矮了?
  明好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她原本睡着的床就是两条长木凳打底,垫上木板,而今,木板断裂!
  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