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师父家的客人


小说:八零好福妻   作者:沈阅   类别:婚恋情缘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田佩荣坐在客厅,一手扶着黑框眼镜,一手拿着手里的稿子凑近了看。
  一阵寒风吹过,传来啪啪窗户的声音。
  这是要下雨了?
  他也没当回事,挪挪位置。
  平常这些琐事他也都不需要管的,反正家里的小莫会处理。
  然而,这一次似乎尤其久一些。
  “小莫,小莫——”
  喊了两声,他这才发现,小莫已经回乡过年去了。
  田佩荣自己起身,关了窗户,外面没下雨,只是风声更紧了一些。
  这座房子里,此刻竟然安静得有些吓人。
  田佩荣一时间有些恍然。
  这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有些事情,却不太愿意回忆。
  他记得,楼上还有书房,后来……那些书也都毁了,后来好些年,这房子也换过主人,最后他还是选择回到这个地方,也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
  窗户一旁的木梁上,还有几个刻度。
  “哥,哥,我又长高了!”
  脑海里,还是那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
  可是一转眼,丽丽就……变得有些陌生。
  家里出事之后,她跟家里脱离了关系,后来还带人回来……那个时候,他是恨她的吧,要不是因为丽丽太狠心,父亲或许也不会走那么早。
  可是闭眼之前,还是交代自己好好照顾丽丽。
  自己唯一的妹妹,至今不知道身在何方。
  后来……他也去了乡下。
  那段时间,他心如死灰。当时楚天阔还小小的一个……他渐渐地也觉得日子其实还好。
  然后,他回城了,重新住进了这房子。
  再然后,徒弟也工作了,结婚了……
  此时再回想起来,竟是想着,丽丽究竟怎样了呢。
  或许人老了,就会格外仁慈跟健忘。
  她过得怎么样,结婚了吗,有孩子了吗?
  田佩荣一无所知。
  想到年轻的夫妻,他就想到楚天阔跟明好,那个嘴硬的姑娘哟,从来都是不卑不亢的,有时候甚至还有一些狡黠,后来还给自己塞了一封信呢,跟天阔那小子倒是挺配!就是竟会给自己惹事。
  罢了,田佩荣笑了笑,花白的头发抖动了两下。
  倒是希望下回再见,楚天阔能给自己带回来个孙子,这一两年的,见面还是会少一些。
  以后这屋子就会热闹起来了。
  田佩荣默默想着。
  “笃笃笃。”竟然传来了敲门声,在这时候格外清晰。
  田佩荣一怔,这时候,有人上门?
  这个时候?拜年的人也不会挑这个时候来啊,而且厂子里拜年的人已经来过了,亲戚……
  田佩荣又笑了笑。
  没准是走错了呢。
  在他发愣的时候,敲门声再次传来,还有一些不肯罢休的意味。
  他到底还是开了门。
  一个妇人,穿着一身棉袄,头脸都裹在围巾里,还带着一个红色的毛线帽子,猛然抬起头来。
  田佩荣柔声说道:“您是找错地方了吧?”
  妇人没吭声,又看了一眼田佩荣。
  田佩荣笑微微的,也没有不耐烦,“你找的是谁,这是秋枫里二十七号,姓田。”
  既然妇人没说,田佩荣就自报家门了。
  哪知道,妇人唔了一声,猛然后退了一下。
  田佩荣也没当回事,就要关门。
  哪知道妇人只是退后几步,打量了一下宅子,马上就又冲了过来,颤抖着声音问道,“田,田宅?就您一个人在家?只剩下你一个人?”
  “瞧你这话问的,我家就我一个人。”田佩荣此时有一些警惕,这人瞧着……
  妇人眼泪哗哗流下来,拼命解开围巾,又死死盯着田佩荣,“哥,哥!我是丽丽啊!咱爸——”
  她捂着嘴,不敢问了。
  田佩荣一晃,差点没站稳。
  他后来找过多少地方,又打听了多少人,最后依旧杳无音信,他甚至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哥!”妇人一双眼睛,已经满是热泪。
  田佩荣这才反应过来。
  当初丽丽离开的时候,不到二十岁,现在这么多年过去,已经是个妇人模样。
  那眉毛,那眼睛,还有左脸上的痣别无二致。
  “哥,你竟然……头发都白了。”妇人眼里流不完的眼泪。
  田佩荣有些感慨万千,“素丽啊,你……可算是回来了。”
  田素丽很是激动。
  要是此刻明好跟楚天阔在,定然会大吃一惊,这个田素丽,可不就是青山村的田素丽吗?
  造化弄人。
  田佩荣让开门。
  田素丽直接奔进来。
  “没变,一点都没变……”田素丽说着,又要哭。
  进了屋子,田素丽就十分忐忑不安,等她终于看到挂着的遗像,眼泪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啪啪往下掉。
  她跪了下来,久久泣不成声。
  惹得田佩荣也泪水涟涟,摘了眼镜擦眼泪。
  多少年!多少年过去了,没想到竟然还有重逢的这一天。
  田素丽跪了很久很久,一直都没起来。
  最后还是田佩荣劝了一回,“素丽,既然人回来了,什么都别说了。”
  “什……什么时候?”田素丽的嗓音都有些哑了。
  田佩荣摇摇头,“你走后没两年……放心,病的,没遭什么大罪,就是放心不下你。”
  田素丽啪啪啪磕起头来,“爸,我对不起你啊,爸,我做错了,呜呜……”
  田佩荣也没吭声,久远的记忆再次袭来,让他也有些不知所措。
  逝者已矣,哎……
  “素丽,这么多年,你……还好?”田佩荣终于开口问道。
  有些事情,好像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
  看着田素丽的打扮,跟一个乡下妇人别无二致,哪里还看得出当初臭美的影子,也难怪田佩荣一时间竟然没认出来。
  田素丽擦擦眼泪,说道:“当时出门没半年,我就后悔了,可是……我没脸回来,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不过幸好人也平安,后来我遇到一个人,结婚了,还有了一个乖巧懂事的女儿,叫田秀,跟咱田家的姓。”
  几句平平常常的话,就是一个人的小半辈子。
  田佩荣摇摇头,说道:“当时爸走后,我也到了乡下……后来,又……”
  田佩荣还没说完呢。
  田素丽就点点头,“哥,我知道呢。”
  “你知道?”
  田佩荣一脸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