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她来做啥?


小说:八零好福妻   作者:沈阅   类别:婚恋情缘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田素丽瞧着田佩荣,脸上竟有一些沧桑的意味来。
  田佩荣看着就又有些想哭。
  他记忆之中的小妹,一直都是调皮的可爱的,恣意张扬都,甚至张牙舞抓可恨都,可不管是哪一种,都很少有这种……带着一丝终于像生活低了头的样子。
  他甚至能看出一些亡母的影子。
  “素丽,你……你知道我在乡下?”
  心里头有些隐隐约约的预感,田佩荣声音都有些发抖。
  田素丽点点头,“那时候……哥你可跟现在不一样,精神不太好,青川村那边……”
  田佩荣震惊,青川村都能说出来,“你……你早就知道?”
  没想到自己找了这么多年的人,竟然就在自己身边。
  田佩荣竟然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哥,我知道。我不仅知道,我……”田素丽欲言又止。
  “你……你当时在哪?你为何不早点去找我,明明知道我在找你,你……”田佩荣此时开始疑惑。
  这要是真的世上唯一的亲人,为何那么久不能露面呢。
  田素丽被他这么一问,直接就流下眼泪,“哥,我……我是没脸。”
  “当时那种情况,我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一开始倒是还好,去了挺多地方,后来……后来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我自己完全没有办法。”
  “我想过回家的,真的!但是我出门的时候,爸都被我气病了,我也不知道为何那天鬼迷心窍会带他们回去,更不知道会动手……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忘不了那天。”
  “我不能回去了,当时我听说你去了乡下,我就到处打听,好歹能有个帮衬。”
  田素丽说着,脸色有些复杂。
  田佩荣一一看在眼里。
  “后来路上,遇到不太好的人,幸亏也遇到了秀儿爸,你说也是缘分,那么巧地就在青山村,不远不近的,时不时的还能见到你。”田素丽笑了起来,眼角的皱纹十分明显。
  田佩荣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别看田素丽说得这么容易,可是看着她此时的面容,就是受了很多苦,要不然当初心高气傲的她,会嫁在那么偏远的乡下,还刚好在隔壁村。
  活了大半辈子,他当然知道世事不能那么巧合,也就是说,小妹为了照顾自己,牺牲了大半辈子的幸福。
  以前的错,真的就是她的错吗?
  田佩荣此时瞧着田素丽,整个人平静许多,跟一开始的复杂心态,又是有些不一样。
  “你……怎么不早点说啊!”话语里就比之前的生疏好了不少。
  田素丽心里就安稳一些,接着说道:“我……不敢。”
  她眼里顺着略微沧桑的面容往下流,也顾不得擦,轻声说道:“我哪里还有脸去见你啊哥。”
  “再说那时候你看你,我要是真的去跟你说,你肯定也不能要那些东西,从小就是倔脾气,随咱爸。”田素丽柔声说道。
  “东西?”田佩荣有些疑惑。
  田素丽轻轻笑了笑,有些羞涩。
  “过去这么多年,还提那些干什么呢。”她道。
  田佩荣却说道:“是什么东西呢?”
  他似乎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一开始在村子里,是很难,他不会干那些农活,又离开了自己向往的事业,家里更是出了事,他整个人宛如行尸走肉。
  当时缺衣少食的,吃饱就已经够难,哪里还谈什么营养。
  吃不饱,穿不暖,住的还是临时搭建的屋子,大雨天的时候到处漏雨,屋门口污水横流。
  条件什么的,完全谈不上。
  一天天过着,要是生病……
  更是想都不敢想,熬着罢了。
  当初天阔那孩子,才几岁?就能上山抓野鸡,趁着晚上带回来,还不敢炖太久免得味道传出来……多少年,他都记得那似乎没放盐的鸡汤,多香啊。
  田佩荣笑着摇摇头。
  田素丽扯了扯自己的衣角,又动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说道:“当时我们在村子里也没啥能耐,不过听说哥你病了,大半夜的,跑去送鸡汤给你。”
  田佩荣的手,就是一僵。
  “什么时候?”
  “哥,你自己受的苦,都忘记了,我倒是记得清清楚楚,你当时都过来好几个月了呢,头一天下了雨,你淋雨之后第二天就感冒了,接着下地,晚上人就有些虚,我……好容易……就是买了一只野鸡,熬成鸡汤放你门口。
  后来还钉了个小木箱,看着是不太好看,可是时不时地,就在里面放点东西。
  红糖啊,鸡蛋啊……最难的就是熬的汤,有时候恨不得守一休呢,怕汤冷了你没办法热,怕被别人知道拿走,怕你根本看不见,我当时想提醒你,又怕提醒你,心里那个矛盾。”
  田佩荣有些动容,说道,“丽丽,这么多年,真是苦了你了!”
  田素丽擦擦眼角,说道:“这世上,也就咱们是彼此的亲人了,哥你说这些干啥,你能让我进门,我就已经很高兴了。”
  田佩荣也不提以前的事情了,他接着说道:“那你刚才说秀儿?”
  田素丽这一次由衷笑了起来,说道:“秀儿已经是个大姑娘了呢。”
  “哪年生的?”
  “就你在村里第二年呢。”田素丽说道。
  “哦,那时候月子,苦了你了。”田佩荣瞧着也有些心疼,似乎还沉浸在当年的回忆里。
  田素丽又说了几个小事,接着又笑了。
  “秀儿,念过书吗?现在……”
  “念过!高中呢,大学……乡下姑娘,不想这个了,做老师呢!”田素丽说道。
  “做老师好,好。”田佩荣说道。
  “我之前不敢提,后来也说过家里的事,她那脾气,就随老田家,一门心思认死理。”田素丽半真半假说道。
  两人又叙叙旧。
  田佩荣琢磨了一下,突然问道:“丽丽,你认得天阔吗?那臭小子闹脾气,现在还在村子里呢。”
  田素丽嘴角就僵了僵,笑容里就带着一丝苦涩道:“说来我们两家走得还挺近的,以前一直以为秀儿跟他是一对呢,谁知道……”
  “秀儿……”田素丽猛然痛哭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