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暖暖的新家


小说:八零好福妻   作者:沈阅   类别:婚恋情缘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明好此时还在自家院子里忙碌着呢。
  对外面发生那些事情一无所知。
  机械厂的同事和亲戚们吃了头席,村子里的人吃了二席,现在桌子上又摆满了菜,大家全部停下手头上的事情,聚在一块儿。
  吃过席面的妇人们根本没走,为的就是留下来洗碗洗蒸笼之类的事情。
  何况平时各忙各的,难得聚这一块儿闲话。
  其余的年轻小伙子,也聚在一块儿打牌,热热闹闹的。
  “阿美妈,你快回去看看吧……”一个提着木桶的妇人过来,直接喊道。
  似乎觉得那些话不太好说,压低了声音凑近一些才道:“你那女婿跟阿美在路上掐起来了。”
  阿美妈听着,脸色就是一变,盯着眼前这些东西,又恶狠狠看着明好那边一眼,要不是当初她们闹成那样,也不至于阿美丢脸丢老家去,说不定日子能好过不少。
  有些人就是这样,自己过得不好,全部都是别人造成的。
  她急匆匆走了,“我阿美有事情呢,晚一点又再来。”
  她这么一走,大家就接着吐槽。
  “哪次帮忙都说忙,偷懒倒是厉害,以前记工分的时候就这样,我还以为分了田地会好点,还是老样子。”
  “也别这么说,她迟一点还是会回来的。”
  “会回来?还不就是想着回来有没有菜端回家。”
  都是一个村子里的人,平时干活在一块儿,谁都隐瞒不了什么。
  几个妇人聚集在一块儿,就各种花式吐槽。
  楚天阔跟楚守仁几个一桌,酒就没有停过。
  明好想着在青山村住的时候,某醉鬼一跳把床跳塌的事情,就有些无语。
  可现在也不好提醒,大家都高兴呢。
  她就隐晦地、不动声色地过去给他们加菜。
  “大家尽管喝,这醋溜的菜梗提前腌好了的,下酒呢!”
  “这个花生米,刚炸好的,你们尝尝。”
  然而,谁都没看出明好内心的潜台词。
  楚天阔眼神还算清明,明好坐在附近,也不好说什么了。
  只默默想着,等会……不会塌吧。
  屋子里,齐芳抓着李秋芳的手,那叫一个舍不得。
  “哎,你说怎么这么快就搬家了呢,不过这边倒是环境好不少,我还真舍不得那个大仓库。”齐芳念叨道。
  李秋芳有些发笑,“我这边都是新房子了,你想来住随时都可以啊!旁边留着房间呢!”
  齐芳有些欲言又止的。
  “这哪能一样,青山那边住的时候,我还在院子里种了玫瑰呢!”
  “门口的指甲花胭脂花也都开了……”
  李秋芳心大呢,也没看出有什么不对劲。
  “李志明那边,还种了葫芦,上回去的时候,还有一个青瓜架。”
  “听他说啊,蚊子要是多的时候,就用艾草熏。”
  齐芳又接着说道。
  “我真是舍不得走了呢,比在学校里住着还要舒坦。”
  “你要是真不怕,就直接住仓库那边呗,也不远,我们房租可是给到年底的!”李秋芳脱口而出。
  她也没想那么多,还去给齐芳拿了仓库的钥匙。
  “那边我们有些东西也没搬,要住着也是方便的,当初也没想到这么快房子就建好了呢。”李秋芳说道。
  齐芳手里抓着钥匙,只觉得这钥匙有些滚烫。
  李秋芳心大,倒是宁凤霞,嗅出一丝八卦的味道来。
  术业有专攻嘛。
  瞧齐老师刚才不动声色的,话语一直在仓库那边滚呢。
  宁凤霞是谁,就是个大嗓门。
  她觉着吧,齐芳这模样,看着比钟春香整天哭哭啼啼的好多了,一个总是笑眯眯的,一个跟每个人欠她八百块一样。
  一个说话直爽,一个阴阳怪气的。
  要是李志明那边新找的人,还是钟春香那样子……
  不行,不行。
  如今好容易大家一块儿干活一块儿吃饭的,要是再来一个计较的。
  她岂不是又要整天蹲在厨房里煮饭,一天忙来忙去的,出去说说话的工夫都没有呢。
  要是齐芳……
  宁凤霞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过去扯着齐芳,就说道:“齐老师啊,你住我们这边敢情好!搬家的时候弄得有些乱了,回头我让晓玲爸去收拾一回,里面有些东西,还是需要男人才有力气搬的!”
  “齐老师啊,你尽管住着,有什么不习惯的跟我说。”
  热情得齐芳脸色直发烫。
  “晓玲是个听话懂事的,随她爸呢!”
  “现在也算是好过了,兄弟两踏踏实实的……”
  宁凤霞的宗旨只有一条,千万不能让齐芳嫌弃李志明!
  齐芳有些招架不住,热着脸离开了。
  宁凤霞瞧着她的背影,还有些意犹未尽呢。
  “怎么就走了呢……”
  明好这边也忙,她跟着李秋芳收拾了东西,还剩下不少东西,于是一份份打包了一些,还桌子碗筷的时候送上一份。
  还有一些,就大家都忙完之后,顺带着吃了一顿晚餐。
  等院子里的东西一点点搬走,大家也一块儿吃过简单的晚餐之后,天色也就渐渐暗了下来。
  一家人轮流洗了澡。
  几个人都是又累又是开心的,看着屋子里的东西,仿佛怎么都看不够一般。
  坐堂屋宽大的餐桌旁,李秋芳在那拆红包看礼单,又笑着跟阿楚重新整理了一份单子出来,以后可都是要还礼的,坐一会儿后,就各自回了房。
  “媳妇儿,我好像醉了。”楚天阔喃喃说道。
  二楼就他们小两口,倒是清净。
  “见过醉醺醺的人说自己没醉的,就没见过说自己醉了的!”明好有些没好气说道。
  然后,她看见楚天阔爬了起来,站在床上。
  又来了,又来了!
  这熟悉的感觉!
  楚天阔要是把新房给弄塌了,他……以后!就睡地上!。
  “喂,你快下来!”明好有些急了。
  “我……好高。”楚天阔说道。
  这是高不高的事情吗?
  明好想都没想,直接爬上去,去扯楚天阔。
  哪知道刚一扯,两人直接坐倒下来。
  她有些欲哭无泪。
  刚要动弹,腰就被圈住了。
  “媳妇儿,咋这么心急呢!”楚天阔眼神有些清明。
  自己这是……被套路了?
  “这是咱的新家……新房……”
  声音渐渐低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