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割稻子


小说:八零好福妻   作者:沈阅   类别:婚恋情缘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夏日炎炎,似火烧。
  田野里的稻穗很快就被这烈日烤成了黄色。
  稻田东一块西一块的,已经看不出高低错落,只是青黄、浅黄、深黄交加在一块儿,瞧着煞是喜人。
  明好走在田埂上,虽然戴着草帽,也感觉到了这股炎热,热风一个劲往身上扑。
  她是来看自家稻田的。
  阿楚像尾巴一样跟在后面。
  明好手里拎着粪箕,一个有提梁的竹子编制的工具,跟簸箕有些像。
  不过此时显然另有用途。
  “那边那边,你弄错了,要放水多的地方才行!没压好,鱼都跑了!”阿楚笑嘻嘻说道。
  明好哪里都好,这捞鱼的动作,有些笨拙。
  阿楚莫名有了优越感。
  她们两去看田地里的禾苗长势,顺带捞捞小鱼。
  “这种排水的田埂才行!”
  冬天分田到户之后垒的田埂,踩上去依旧还是软绵绵的,却也已经长满了野草。
  两条田埂之间,是简单的排水渠,小鱼儿自在地游走在清亮的水里。
  明好把粪箕放一端,阿楚拎着一根棍子,直接赶过去。
  “快提起来,快点!”阿楚尖声叫道,明好赶紧拎了起来。
  十几条小鱼在竹蔑上弹跳,很快就被倒进阿楚拎着的小桶里。
  明好眼神亮闪闪的,“一提起来,就这么多,这要是捞多一些地方,我们岂不是也有很多鱼干了!”
  “哎,你小时候难道都不去抓鱼的吗?”
  “以前双抢时候放假,先是抓鱼,摸田螺,田螺养着用姜炒,妈还会放紫苏跟酸笋,直接爆炒……比肉还要好吃!”
  “抓到小鱼之后就烘干,割稻子插秧的时候用这个跟酸豆角炒着吃。”
  阿楚说得很是自然,可见小时候没少吃。
  那时候,也没肉吃啊!
  “我哥还会进山里抓野鸡呢。”
  “等到晚稻收之后,就抓田鼠,我都是守洞口的,扒皮了做成腊田鼠。”
  阿楚拎着桶,一个劲说道。
  明好抽抽嘴角,嗲嗲说了一声,“老鼠那么可爱,为什么要吃老鼠!”
  阿楚吐吐舌头,“割稻子的时候,有时候还有田鸡,傻乎乎的只知道跑,不会飞的,下的蛋跟鸟蛋一样,都能吃!蛇都有人吃呢!”
  两人一边在田埂里四下绕着,看哪块田稻穗黄了,哪块田需要放水,顺便抓抓小鱼,很是自在。
  这么炎热的天气,却也不只是她们在地里。
  “阿楚啊!跟你嫂子还抓鱼?现在都能吃上肉了呢!”
  “没错,以前那时候没油水,河蚌都能当成猪肚吃,别提了,可别说你家舍不得买肉!”
  阿楚也笑着跟大家开玩笑,说道:“就是吃不上肉了才来捞鱼啊!”
  偶尔也能听见村里人的闲聊。
  “这块田过两天就能割了,阿生你别不把准,现在不都是自己说了算,怎么的就突然不会种了呢?”
  “能割了?”
  “那可不!这听说啊,今年早点割比较好。”
  “这割都差不了几天,为什么要早点啊?”
  “你傻啊,咱村里可有能人呢,这早点割了早点交了公粮完成任务,没准还能得个先进当当,再说了早点交的说不定也没那么严……”
  大家在讨论的,都是交公粮的事情,也就离不开楚明德。
  一路走着,明好都已经听好几拨人提到他了。
  县官不如现管呢,楚明德现在是过磅,也就是到时候管着秤的那位,跟一个验收粮食品相的一起,划分等级,称重,收库……
  也难怪他当时有些个得意,这要是插个队啊,提个级什么的,也容易把握呢。
  还有人不太清楚状况,跟明好她们说一些诸如“你大伯去粮站了,以后你们就跟着沾光了。”
  “哼!我们又不是不交,让我们去求他干啥?”阿楚一下就有些闷闷不乐。
  “别管那么多,总有人喜欢说这些,到时候咱该怎样怎样。”明好不太在意说道。
  阿楚依旧还是小孩子脾气,明好这么说也没转过来。
  看什么都不得劲。
  “放牛沟这边过去,就是青山的地方了,田里怎么像是被踩过啊!”
  “从这过去,有泉水可以喝!怎么的这里谁踩了田埂,都堵住了!”
  “山上还有人?大白天的没事做啊!”
  明好听她这么细细碎碎说道,有些失笑,不过还真是看见有几个人影在山脚闪过。
  绕了一圈,明好跟阿楚就回了家。
  李秋芳赶紧问道:“咋样咋样?”
  她都有些紧张了。
  毕竟以前都是跟着集体的,该上工就上工,自己都不用想今天做什么,明天做什么,手脚麻利一些就行了。
  后来去机械厂食堂上班,她还有一阵没下过田。
  如今觉得哪里都缺东西。
  “禾镰我已经买了,到时候割禾肯定需要锋利一些的才不耽搁工夫。
  箩筐只有一对也不知道够不够,不过我们也准备了麻袋,以前也是这样呢,就直接在打谷机斗里装麻袋,再扛出来晒。
  不过我们家的田好多都比较近,箩筐应该更好一些。”
  “天阔好像只有三天假呢,真是的,也不知道多放几天。”
  “这打谷机要是不够用,要怎么办啊!”
  絮絮叨叨的,难掩自己的紧张。
  双抢双抢,在一个抢字。
  明好很是理解她这份紧张。
  “妈,你别慌,舅舅他们不是说了,咱几家轮流收割吗,人多好干活还好做饭!咱家这一人几分田的,几天就完成了!”
  李秋芳却不这么想。
  “这说是几天,万一下雨呢,对了,这晒场这边也要注意才行。”
  越是说,李秋芳觉得要考虑的问题就越多。
  还是劝不好那种。
  明好有些好笑,说道:“这没有人管着,其实也自由,早一天晚一天的也不要紧。”
  一直在旁边喝粥的楚守义,这时候开口了,“一个人几分田,到时候你们几个在外面,我守着晒场,阿楚就做饭。”
  他一开口,李秋芳就心安不少。
  “爸,你这边……”李秋芳想客气两句又不懂如何说。
  她也是怕楚明德,那边有想法。
  “我还不能做自己主怎么的,到时候顺带就看了。”
  李秋芳这才不说什么。
  哪知道,这才安稳的心,第二天又不淡定了。
  “快快快,拿禾镰,割稻子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