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2章 下田


小说:八零好福妻   作者:沈阅   类别:婚恋情缘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第二天,天色刚亮。
  明好就起身了。
  揉揉有些酸软的腰,身边没人。
  想着昨晚的事情,她暗暗红了脸。
  下楼洗漱。
  “明好,你怎么不多睡一会儿,过来先吃点东西,天阔去后院准备咱的打谷机了。等会你穿着长袖的衣服去才行,以前你没干过这个活,要不然……”
  “嫂子,要不然你在家做饭,我割禾也挺快的。”阿楚赶紧说道,瞧着明好一身白嫩嫩的皮肤,都替她心疼。
  明好笑着摇摇头。
  她说道:“就按之前爷爷说的,阿楚你在家做饭,跟着爷爷去晒场那边,我跟咱妈跟你哥去田里,割禾我还是……会的。”
  恩,就是有些心虚罢了。
  不会也可以现学啊,谁天生就会啊。
  何况她力气大啊!
  “那等会我跟你们一块儿去割禾,等割好了我再回来做饭,你们脱完粒刚好可以吃饭,我就跟爷爷晒……”阿楚安排得明明白白。
  李秋芳做的是卤菜粉。
  米粉切成细条,上面铺着卤过的牛肉跟叉烧,一人碗里一个鸡蛋,加上卤汁,淋上辣椒油,看着就有食欲。
  一人一个大碗,吃完之后直就就往田里去了。
  田里已经有不少人。
  下了田,早上的水还挺凉快,明好学着李秋芳的样子,两只脚跟肩同宽,站好。
  然后弓着腰,一手抓着稻禾,一手挥舞着禾镰,刷刷刷下去,手上抓不下了,就往身后放。
  一时间都是沙沙的声音。
  打开了一个口子,然后慢慢蚕食。
  阿楚在一旁一直盯着明好,有些个担忧,这一看就是没干过活的样子啊。
  “嫂子,禾镰的刀口一定要朝下,不然容易割到手!”
  “你也不一定全部要抓得太实,就顺势让稻禾倒过来……”
  阿楚:嫂子不会干活,不能耽搁妈跟大哥干活的速度,还是我来教吧。
  恩,总算不是我最后一个了。
  为此阿楚跟明好一人一垄,保持同样的进度。
  生活处处是学问啊!
  明好一开始各种不适应,脚踩下去软绵绵的触感,还要不停往前走,禾茬擦着腿硬硬的,禾叶竟然也有些锋利,割在手背上细小的伤口,痛痛痒痒的……
  明好开始渐渐适应这种节奏,当然不能一直弓着腰,她控制着自己,弓腰,割一排,往后放,直腰,深呼吸,弓腰……
  渐渐地,她就适应过来,慢慢加快速度。
  就当……以前自己锻炼那样。
  “嫂子,你慢慢来,我当时刚刚下田……”阿楚往后看,没看见明好。
  明好在她身前三五步的距离,咧着大白牙朝她笑。
  阿楚:咋回事!说好的新手不会呢!
  早上的凉快并没有持续太久,太阳渐渐露出来。
  炎热的阳光烤在后背上,滴滴答答的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流,身上也有些痒痒的。
  好在这块田,他们已经割了大半了。
  饶是阿楚发狠一样地追着,最后还是赶不上明好的速度,一边怀疑自己一边跑回家做饭去了。
  “明好,你咋这么快!别发狠,免得明天太累。”李秋芳还有些不放心。
  楚天阔也道:“不着急,咱一天一亩还是可以的。”
  他们自家用的是小的打谷机,发动机还是用之前糍粑机拆下来的,上面用木头钉了个框架,麻袋缝上去防止稻谷四处飞溅。
  一上午,共收获了八袋稻谷。
  用板车运到晒场。
  几人身上四处都是泥。
  坐在院子里吃了午饭。
  外面是白花花的太阳,都能晃晕人的眼睛。
  李秋芳瞧着明好,有些不太确定,“要不然,我们迟一些再出去……”
  “妈,我不累,咱现在就去吧,还有好几块田呢,天阔只有三天假,现在身上都是泥也不好休息,还不如咱再去割一块,下午四五点的太阳更晒人。”明好说道。
  于是三人接着又往田里赶。
  “这一片都是大田,咱家这块有一亩二呢,今天打回去也不好晾了,要不然咱割多少算多少,明早割剩下的打好之后刚好晾晒。”李秋芳说道。
  从路上下到田埂,扑面而来的就是蒸腾的热气,太阳晒着也热,田里的水也是热的,根本无处躲闪。
  明好倒是没有多抱怨,就算是累一些,也没有什么。
  三人正准备下田埂呢,就看见一大群人朝这边走来。
  “来了好多人啊!”
  “还是村长带着的,也不知道来这做啥……”
  附近在割稻子的人们都伸长了脖子瞧。
  楚天阔眼睛弯了弯,明好立马就懂了。
  哟呵!
  原本以为只能脑补,看来这回是真的能看见了。
  立马就没那么累了呢!
  大志正在跟黄大姐说话呢,“黄主任,这一回多谢你们能过来帮忙双抢,我们村的情况是这样的,五保户有两户,还有一户两个老人带着孙子过活……”
  “你们这一次可真的帮了大忙了,原本村里想着到时候都收了再组织一个小组的。现在也不耽搁抢收了……”
  黄大姐胖嘟嘟的,一脸笑容,“村长你别客气,对于这一次联谊的青年来说,既是一次增进友谊的机会,也是难得的有意义的锻炼机会!”
  跟在两人身后的青年们,有男有女接近二十人,走着也乌压压一片呢。
  赵顶天走在前面,手里紧紧握着禾镰,抿着嘴唇,一脸的坚定。
  她斜着眼睛瞧着一旁有几个女老师,穿着小碎花的衣裳,甚至还有戴着手套的,一脸嫌弃。
  年轻人在一块儿就是比较热闹。
  而今男青年聚在一块,女青年在一块儿,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真美啊!书里写的收获的季节,金黄的稻穗宛如地毯……”
  “对啊对啊,我也是第一次下田体验劳动人民的快乐呢,这一定很有成就感吧。”
  “没错,既可以帮助别人,又能锻炼自己……”
  田秀嘴角僵了僵,轻蔑地隐晦地瞧着这群不知死活的人,冷笑。
  哪知道,她这轻微的表情被一旁一位老师看在眼里,直接就说道:“刘老师啊,你这都是农村人,到时候可要靠你指导帮助我们了哦。”
  田秀的脚步就顿了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