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假汉子与真白莲


小说:八零好福妻   作者:沈阅   类别:婚恋情缘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明好割好一垄,站在田埂上擦了擦汗。
  瞧着还在跟稻禾搏斗的赵顶天,见她弓着腰一直不起身。
  她微微叹了一口气,年轻人啊,到底不愿意面对失败。
  但是她不愿意面对,明好可以开口啊。
  “顶天啊,你输了呢!”
  “愿赌服输对不对,以后可不要总是说我不干活了!”
  “哎呀,你身后那怎么乱套了,这不是糟蹋粮食吗?就算是要比赛,也不能不讲究质量对不对,得失心也不能太重,这稻子从插秧到收割需要多少汗水才能长成这样……”
  明好站在“教训”赵顶天,宛若当初赵顶天跟人说话的语气。
  赵顶天脸色有些发红。
  她输了。
  瞧明好那样子,跟没干活一样,要不是楚天阔跟李秋芳在稻田另一侧,明好又一直在她眼皮子底下,她都怀疑有人帮忙了。
  总有一种不真实感。
  “好整齐,一堆一堆的稻穗,谁说楚主任爱人不干活的,我第一个不服。”
  “楚主任也厉害,看看已经割了一垄半了。”
  “你听赵顶天说的吧,有些人就是那样,看不得别人好,这还用对比吗?”
  再看赵顶天的……
  她为了赶速度,割下来的稻禾散开很是严重,跟杂草丛似的,有些地方根本没办法下脚,就算是这样,也只割了一半而已。
  “这不是糟蹋粮食吗?放得怎么那么乱啊!”
  动作也慢,割的稻禾也乱,人更是狼狈,脸上还沾着泥,裤腿也全部脏了……
  赵顶天:我这是在哪,我为什么在这。
  赵顶天完全不想说话。
  明好也只是停了一停,接着又干自己的活。
  打击了赵顶天,心情不错。
  以后赵顶天要是再说什么,估计也不会有什么人相信了。
  至于他们那边……啧啧。
  然而,明好到底低估了赵顶天。
  她割了一阵,又抬腿要跨到明好这边的田里。
  “停停停,刚才赌注不记得了,要不要我重复一遍?”明好说道。
  赵顶天咬着牙,说道:“明好同志,虽然我不如你快,但是我也已经尽了十分的努力,而你还这么轻松,明明可以割更多的。”
  明好眨眨眼睛,一时间有些无语。
  这什么意思,也就是说自己可以做更多,却只做了这么一点,她已经很努力了做到现在这样,去你的吧!
  “我家明好爱干活就干,不做就不做,我乐意!你管的着啊。”李秋芳对赵顶天,那是一点好印象都没有的。
  赵顶天还想说什么,到底没说。
  因为自己田里那边有些乱了。
  田秀突然捂着自己的手指,痛呼出声。
  “哎呀,手指伤了呢!”
  “田老师,怎么了?快洗洗!”有人喊道。
  田秀赶紧摇摇头表示不要紧,“就是禾镰拉了一下,没事的。”
  其余的人纷纷劝她回去休息,“这要是感染了可不行,还要去打一针破伤风呢,快回去休息。”
  “不成!这才刚开始呢,我不能因为自己受了这么点小伤,就……”田秀说道。
  一旁的人接着劝,“这没什么,都是劳动,你回晒场那边去吧,等收割好了也是要晾晒的呢!”
  田秀正想说两句客套话,就上田了。
  鬼才愿意在这呢!
  哪知道,赵顶天说道:“没错,田秀同志这样就很好,不就是一个口子吗!我这不也是这样!就不能有骄娇二气!”
  田秀:你是谁,你走开!
  众人看着赵顶天手里的口子冒着血已经干了,再仔细看看田秀手上那一小条慢慢冒血的伤口,好像……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谁没被禾叶割呢。
  “那田秀你小心些,我们加油吧,这么多人呢……”
  田秀:不了,不了。我想回家。
  “田秀同志,你有经验呢,等会还要让你带着大家才好干活,虽然我们割禾没有村子里的人快,但是我们努力!只要我们加油,总是能干好的,我们这么多人……”赵顶天挨着田秀一块儿。
  田秀:神特么的努力。
  谁要这种努力啊,她想回晒场!不,她想回家。
  然而,时机已经错过了,就只能接着熬。
  “田秀老师,你这样的体力是不行的,还是要多出来劳动才能有更强健的体魄,更好地工作。”
  “田老师,你快点,等会要脱粒的时候,你帮着抱稻禾吧,走走也比较轻松。”
  赵顶天在田秀旁边,跟盯着长工干活的地主似的,田秀但凡站直多喘口气,都能有话说。
  田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一旁看着的人都有些不忍心了。
  赵顶天脸色一沉,说道:“田秀同志,你不会就因为干这么点活就委屈吧?能来田里帮忙收割,这是多光荣的事情……”
  有想开口的,立马被赵顶天的“理论”劝退。
  是有些累,也没有累到哭泣吧。
  只差没说田秀矫情了。
  田秀眨眨眼睛,马上找了一个借口,笑着说道:“没啥!我只是想到早几年的时候,当时过得很不容易,我是被这丰收的景象感动了。”
  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赵顶天信了。
  “那我们这一次活动之后,再开一个总结会,这样的活动就应该多开展,咱们是第一批,下回还让你带头。”
  田秀:不了,不了。
  明好低着头,只差哈哈大笑了。
  赵顶天这家伙,只要不来烦自己,还是很可爱的嘛。
  田秀能想多少办法,赵顶天就有多少小词儿对付她。
  哈哈,你们也有今天!
  一个拿自己当汉子,觉得干活就有干活的样子,偏偏乱七八糟。
  一个小白莲,凄凄惨惨戚戚,偏偏还没人帮,流泪是罪过,休息是罪过,就连受伤都是自己不注意。
  没有任何办法,还不能撕破脸。
  明好看戏看得那叫一个津津有味。
  除去赵顶天跟田秀,其余的人不约而同地,有些个……奇怪的心思。
  女青年们瞧着楚天阔,再看看一旁的男青年,恩,人家楚主任割一大片了,看看他们!弱。
  男青年们瞧着一旁的女青年,瞧瞧人家楚天阔的媳妇儿,干活又快又脆当,人也和气性子也好,长得……还好看,再看看身边这各种……恩。
  联谊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