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小说:八零好福妻   作者:沈阅   类别:婚恋情缘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明好还不知道,青年们心里的弯弯绕呢。
  要不然还真要念叨一声罪过。
  大家来自天南地北的,平时上班也忙,有些人上班也不规律,工会组织联谊的时候,还真能成几对。
  现在……大家相互看着的眼神,好像有些奇怪。
  不过她也没多想就是,只看着赵顶天时不时站着教训田秀,田秀小媳妇的样子,就已经十分开心了。
  这一开心,人都不累了呢。
  “秋芳,不是说了收割的时候家里说一声,你瞧瞧这,明好脸都晒红了!你这才几个人啊,干活多费力。”宁凤霞的大嗓门,老远就响起来了。
  “要不是咱今天来割放牛沟这一片,还遇不上呢!,之前怎么说来着,还跟咱客气啥……”
  她这么一说,也不客气,直接就下了田。
  不多时,李志国李志明也都过来了,身后还跟着李远航跟李远朋,李晓玲跟齐芳也过来了。
  这一片田两个村挨着呢。
  “你们河边那块田割了?那就好,你家这点田明天就能给你收完,等收好之后机器就给咱用,你去帮忙?帮啥啊,在家晾谷子就行,咱家这么多人,还缺你这一个啊!”宁凤霞喜欢热闹。
  一下田就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怎么的隔壁这田里,这过来捣乱的?瞧着不像是能干活的样子啊。”
  李秋芳赶紧压低声音跟她说,“厂子里组织来帮忙的,那边田里原本村子里打算组织……”
  这么一说,宁凤霞也就懂了。
  “哦,难怪芳跟他们说话呢,还有学校的老师。”
  一亩二的田,有李志国他们这些人的加入,几人撒开在田里,都是做惯了农活的人,原本明好她们已经割了一部分了,此时进度很快。
  一旁的青年们看着,也都低头赶紧干活。
  很快就割了一半。
  “明好,你回去拿水吧,我们这边分两组,我跟你妈他们就接着割禾,天阔跟你舅舅们就开始脱粒就行,到时候芳可以帮忙抱稻禾扯麻袋这种活计……”宁凤霞说道。
  明好一开始有些不太好意思,都是自家的田,自己回去了……
  后来李志国他们也都开口了,想想也没必要那么见外,明好就准备回去了。
  “明好,堂屋那我做了凉粉,放冷水里泡着呢,你回去看看。”李秋芳说道。
  “哎——”
  明好答应之后,就去小水渠旁边洗脚。
  一旁拎着禾镰的田秀,眼睛都红了。
  她现在脑子一片空白,为什么?!她好容易做成了老师,却还是需要下田干活。
  明好呢?她就一个村姑,为什么大家都帮着她,楚天阔……
  这种时候竟然可以不要她干活,难怪养得白白嫩嫩的。
  她瞧着自己踩在烂泥里的脚,还有明好洗干净潇洒离开的背影,眼角都痛了。
  “田老师,你想什么呢,你看太阳已经有些偏了,都没有之前那么热了,还是抓紧干活要紧,要不然你瞧外面这么多人,楚主任那边人少都比咱快,这也……”赵顶天叽里呱啦说道,田秀简直烦透了。
  但是她依旧不能发火,认命地低下头去。
  明好没几分钟就回了家。
  堂屋里,饭桌旁放着一个大盆,盆里装满了水,里面是一个小盆,盆里装着李秋芳自己做的草凉粉,青绿色,果冻状,也的确适合这样的天气。
  脱粒并不需要太久的时间,明好想着让他们解解暑。
  她去屋子里找到熬好的红糖汁,顺带拿上一瓶醋。
  另外找了一个西瓜,削皮切成小块,炒熟的花生直接用瓶子压碎,也放好。
  拎着一担箩筐,一边装着凉粉,一边装着红糖汁、西瓜块跟花生碎一类的东西,再拿上一摞碗,明好就又出了门。
  田地里,赵顶天们总算是割好了稻谷,都累得摊在田埂上不想动弹。
  赵顶天此时也不喊口号了,也不想加油鼓劲了,心里还想着回头一定要好好反应,怎么能这么怕苦怕累呢,一点好的作风都没有,比不上农民。
  这出来就是丢人现眼。
  好容易,动员了几个人抬着一台小的打谷机过来。
  “哎呀,这个没用过呢!脚踏这里还会一直动!”
  “我也试试!”
  经过最初的新鲜劲之后,她们又渴又累,脚已经完全不想动了。
  走在田里脚陷入污泥,走一下都累,偏偏手里还需要抱着稻禾,稻禾并不整齐,脱粒的时候需要一边脚踩着脚踏,一边来回翻动手里的稻禾,一不小心稻禾就卷进滚轴。
  “哎呀——”一个走神,一个女青年的手差点就被拉了进去。
  吓得够呛。
  她刚才那手一松,滚轴已经卷满了稻草,根本动弹不得了。
  机器动不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视无言。
  “这个……要怎么办?太难了吧。”
  “根本就没办法啊。”
  赵顶天四下看看,最后盯着田秀,“田老师,这种情况,要怎么办?”
  刚站直伸腰的田秀频繁被cue,十分无语。
  她疲惫地摇摇头,坏了吧,坏了吧,这样说不定就能回家了。
  赵顶天又说了几句,这下大家都不乐意了。
  她自己反复看了一遍:“这个不是很简单的吗?就把这稻禾给弄下来就可以了,这就跟绳子一样绑住了才动弹不得的,我们就用禾镰割……”
  任由她说,没人理会。
  正在此时,隔壁田里的楚天阔等人,根本没发现这边的尴尬,只砰砰砰发动机器,开始脱粒。
  一旁的青年们看着这一切。
  “这……就这么快吗?瞧,就出了一麻袋的稻谷。”
  “他们那边用发动机带动滚轴呢,就不需要人工了。”
  “不仅如此,分工其实也很明确,你看那边几个人还在割禾,两个人负责抱成一堆堆的,打谷机五步距离拉一次,这边往前拉,另外抱着稻禾的人就出桶。”
  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别人一袋袋稻谷扛着到田埂放着,他们这边一开始,机器就动不了了。
  有人说道:“这个机器好啊,田老师,你不是认识楚主任吗,要不然……你去借。”
  田秀愣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