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 在山上?


小说:八零好福妻   作者:沈阅   类别:婚恋情缘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明好一家人到的时候,田秀依然还在哭。
  她看着明好,一脸的仇视根本无法掩饰。
  明好瞧见十三叔沧桑心疼的模样,心里也有些发酸。
  那些该杀的偷儿,可别让她找出来!
  她也没想太多,直接下田。
  “昨天晚上是怎么回事,你们仔仔细细说一遍。”
  赵顶天刚刚其实已经跟大志说过了,此时也不在意多说一遍。
  “就是我们没有经验,村子里的人不都应该是淳朴善良的吗,哪里知道稻谷都要偷啊……”
  她这么一说,明好就皱着眉头。
  等赵顶天没完没了地说诸如“昨天早上村长也没有交代”“谁也不愿意发生这样的事情”之类的话反反复复说。
  明好有些忍不住了,说道:“说重点!你们走的时候,当时稻谷是怎样的,你们是一起走的吗?谁走最后?”
  她真是忍不住了。
  赵顶天又是没有头绪地说了一大堆。
  还是有个男青年站了出来,倒是说得算是清楚。
  “昨天我们脱粒的时候,想着做完那些事情,免得割好的放地上不太好,脱粒结束之后天就黑了,还抹黑出桶,想着晚上不能晾晒,就第二天再过来,结果今天一过来的时候,就……就这样了。”
  “走的时候大家伙儿一块儿走的,田秀老师走最后,但也是跟着我们一块儿出了大路的,她说要回家里有点事,所以我们是在青山村那边才分开的,我们也不能留着她一个人在地头。”
  原本想着说,田秀没有嫌疑,想想还是没说。
  现在这种情况,他也不好臆测什么,说到底还是没有做好吃苦的准备,一心只想着自己太累,所以并没有考虑这些细节。
  对于这一点他还是很羞愧的。
  明好却抓到了重点,说道:“所以说,你们离开的时候,稻谷装进麻袋里,并不完全是放在田埂上的?”
  “不,不是……就放在成堆的稻禾上。”他仔细看了一眼。
  然后似乎想到什么,“现在……也看不出什么来了。”
  楚天阔四下瞧了一眼。
  他朝明好点点头。
  两人之间的互动看在田秀眼里,让她更是难受。
  她突兀地哭嚎起来,说道:“你们能不能别装了,这东西都丢了,装作担心的样子,看看老人家多不容易,我们知道的,你们就是搬错了,给老人家送回去不就行了吗?”
  这话特别有暗示性。
  什么叫就是搬错了?又不是他们搬的。
  明好盯着田秀,这人还是那么多心眼,说话之间尽是坑。
  要是明好答应了下来,就证明自己心里有鬼,搬走了十三叔的稻谷,这就洗不干净了。
  要是明好不答应,却又显得不近人情,毕竟他们不缺这点稻谷呢,虽然一开始别人不会说什么,以后呢?
  何况厂子里这些青年虽然犯了错,可人总是比较容易原谅自己,他们没有偷东西,又是好心过来帮忙,要是明好能够扛下这些,一切皆大欢喜。
  赵顶天一听也是这个理,她说道:“明好同志,刚村子里的人说你们不缺这点稻谷,作为一个村子里的人就应该友爱互助……”
  神特么友爱互助。
  宁凤霞在一旁简直忍无可忍。
  “喂,说点听得懂的人话!合着你们糟蹋了粮食,结果你们是好心!你们回去受表扬,我们呢?
  我们辛辛苦苦种田收割,就因为倒霉遇到跟你们挨着,就要赔?哪里有这样的道理!”
  “我们可以以后帮着,也不能受这种气啊,你这人就是坏,跟你那妈一个样子!”
  十三叔听到这,也一个劲表示,不要了,他不要了还不行吗?
  田秀嘴角翘了翘。
  明好倒是没有那么激动,只接着问道:“你们的麻袋,是怎样的?”
  “麻袋以前用的那些,还有补丁,也容易认……”十三叔自己回答。
  这一点青年们也认可。
  “要真的是我们自己搬,估计也要两个人抬。”
  十三叔有些不好意思,说道:“家里也没有别的袋子,娃娃们实诚呢,这装大半袋子就行,哪里需要装满。”
  偏偏他们没想到那些。
  田秀一直听明好问下去,心里越来越不安。
  明好依旧没有停。
  楚天阔刚跟人四下走了一圈,回来给明好一个眼神。
  明好微微松口气。
  田秀觉得不能任由明好再问下去了,只是说道:“我提议,我们回去就给十三叔发动捐款怎么样,这样也能缓解他的燃眉之急,毕竟丢失了稻谷……”
  青年们对这一点没有异议。
  十三叔脸色严肃了不少,他板着脸说道:“不行!我有手有脚有田地的,孩子有正经事情做,不能给别人添麻烦,再说丢的那些我不要了,不要了行吗?!”
  田秀:这人是疯了吧?送上门的好处也不要?
  她还指望露露脸呢。
  刚说话的青年人又道:“我觉得我们不应该逃避责任,我们丢的东西,要赔,跟捐款是两码事,十三叔有骨气,我很佩服。”
  “丢了?谁说丢了?”楚天阔说道。
  大家马上就静了静。
  他说道:“刚才我媳妇儿问你们那些问题,你觉得是白问的?”
  不然呢?这一点那一点的,难道就这样也能找到?
  可别骗人!
  楚天阔微微摇头,接着说道:“你们那么大的麻袋,放在田里的稻草垛上,这要是大晚上的,从田里把麻袋拖出来,一个人能很轻松?”
  “当然……不行!可是说不定可以分成两包。”
  “不,你们顺着小偷的想法,你们也说天黑了之后偷走的,要是天黑偷东西,哪里还有停留的,就算是分包,也要离开一段再说吧?何况附近根本没有分包的痕迹。
  所以最有可能的是,两人抬着拖着走。那么重的麻袋,又要抬着走田埂,自然不会绕路,但是你们看,十三叔边上这些田都没有收割,田埂上也没有踩塌下的痕迹,稻禾也没有被踩歪斜,所以从这边出去的几率很低……”
  楚天阔说得大家一愣一愣的。
  有人终于忍不住,问道:“那……难道是突然飞了不成?!”
  他指指身后的山岭,说道:“在那。”
  “在那?背着稻谷上山吗?发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