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章 贼窝


小说:八零好福妻   作者:沈阅   类别:婚恋情缘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田秀走到这熟悉的巷子口,不由得有些心惊。
  作为青山村的人,她比谁都知道,二赖走的这个巷子……不是刘老三的家啊,根本不是在这个巷子。
  倒像是……去自己家。
  她晃晃脑袋,觉得不太可能。
  于是田秀暗暗安慰自己,一定是村子里的这些人看着自己的眼神太过奇怪,才让她有这样失常的反应。
  见她不对劲,周老师一直盯着呢,嘴角还有些冷笑。
  整天哭哭啼啼的,还非要想着整人,就应该跟她死磕!
  反正有明好在呢,她才不怕!
  明好:我什么都不知道!
  明好跟着大家一起往前走呢,这地方她也是熟悉的,毕竟在这边住了这么久。
  刚才经过原来住的仓库的地方,瞧着已经有了新气象,可见齐芳打理得很好。
  从那边走了大概两三百米,就进了这个巷子。
  “你没走错吧?”大志问道。
  二赖勾着头,赶紧说道:“没有没有!肯定没有,刘老三带着我们来过好多次了呢,里面还有稻谷晾着……”
  “这边没有晒场啊。”村子里有人嘀咕,却也不多说。
  一切等会就见分晓了。
  又接着走,就到了巷子最深处。
  二赖在一处屋子前停了下来。
  “不对,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田秀的声音尖利地叫了起来。
  这地方……是她家啊,才不是刘老三的家呢。
  二赖摸摸脑袋,又看了一眼,然后很是肯定说道:“没错啊,就这,两棵黄皮树还在院子里呢,我们还吃过,就太酸……”
  说到这他又不说了,现在也不是讨论吃的时候。
  田秀直接奔过去,拦在门前,“不,不可能,你乱说,这根本就不是刘老三的家。”
  二赖盯着田秀,一脸的无语,反正他现在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眼前这姑娘怎么了,是疯了吗?这么大反应……
  周老师原本就是一直看着田秀的,见她神色这么奇怪,不由得开心笑了起来,“田秀老师,你这是干什么,不是要帮着十三叔找稻谷吗?
  现在贼也抓到了,人家也指认了,你倒是出来拦着,你……天啊,该不会真的是跟他们一伙的吧,我就说呢!”
  “谁跟他们一伙!”田秀猛地摇头。
  “那你拦着干什么?”周老师浑身是胆,还得意地看了明好一眼。
  没错,有明好在,她肯定不会倒霉的。
  明好:她看我的眼神里,竟然带着一丝虔诚,有点阔怕。
  “田秀家呢,一家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瞧着闹腾的,整天纠缠天阔……要不是明好福气深厚,一家子早就垮了。”
  “后来闹成那个样子,厂子里都是不管她的,难道人家李家是好欺负的?结果自己跑了呢,也不知道去祸害哪里。”
  “就是,她爸以前比刘老三还混账呢,她妈又是来历不明的,两个人整天窝在家里谁知道捣鼓什么,上梁不正下梁歪,原本还觉得这姑娘可以,还不是一个样!所以找对象也要看家里才行。”
  “之前就是那个阿伟,后来又是厂子里的人,还想着勾搭天阔呢,可见不是什么安分的。”
  说什么的都有,田秀脸色通红。
  周老师听在耳里看在眼里,又朝明好看了一眼。
  哦哟!她听见了什么,田秀这一回,好像要倒大霉了!
  “我就说有猫腻吧,这肯定是一伙的,要不然她非要回去那么晚,还不让咱们把稻谷运回家,后来被偷了,她还找借口今天想着不来了呢,就是心虚!
  之后倒是来了,还要倒打一耙,说是人家楚主任搬走的,就因为田在旁边,这挨着她多倒霉啊!要真的找不到,那真是冤枉死了,毕竟她会哭啊!结果没想到老天有眼,楚主任还真的就找到了!
  她还以为自己没事了,啧啧,贼窝,自己家就是贼窝!”
  田秀身上有些发软。
  这……还说不清楚了。
  她欲哭无泪,眼睛发红。
  也没人管她,大志直接就推开门进去。
  院子里很是有些凌乱,院子里还长着杂草呢,虽然是压实的泥地,上面也乱七八糟地晾着稻谷。
  “这也太糟蹋粮食了吧,这样以后会有石头沙子的,怎么吃饭啊。”
  “你想那么多干啥,这些人哪里管的了这些,他们敢拿去晒场?”
  “说是贼窝还真是不错。”
  所有人往院子里来。
  院子旁扔的到处都是的袋子,很快就被整理了出来。
  “没错,就是有十三叔的三个麻袋。”
  有人证,有物证,几乎不需要多说什么。
  田秀脑海里嗡嗡直响,她不停告诫自己,不对,自己没有偷东西,为什么要心虚,一定还有别的办法的,要冷静。
  她这边刚刚做好心理建设呢。
  那边就有人跑了过来。
  “听说刘老三带着人偷稻谷呢,我就说那天稻谷少了!中午回来吃饭,下午少了两袋,还以为自己记错了……麻袋上我用墨水画了圈圈的。”
  青山村一个村民,一听说就跑了过来,四下翻找。
  果然,在院子里的麻袋里,就找到了。
  跟他一起来的妇人,扑过去就挠田秀的脸,“你这个小贱人!黑心烂肺的东西,连稻谷你都要联合别人偷!我们可都是本家,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田秀只觉得脸上一痛,赶紧躲闪。
  “我没有!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很久都没住了,谁知道会被人钻进来啊,对对,就是这样的!”
  她总算是找了个借口。
  然而根本不等她多说,妇人接着又扑上来。
  不管田秀怎么说,就骂道:“伶牙俐齿,你爸跟刘老三就一个熊样,不住了他怎么不去别人家,非要弄到这边来晒?你们就算是不动手也是有好处的,天杀的!自己家不种田,非要偷东西!”
  田秀想说话,被挠得脸上都是道道,赶紧躲闪,却躲不开。
  妇人却是可以一边撕扯一边骂人,战斗力简直惊人。
  田秀差点都疯了,东西都在这,她怎么都说不清楚了。
  她不禁就有些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