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章 人设崩塌


小说:八零好福妻   作者:沈阅   类别:婚恋情缘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顾卫星此时似哭似笑,已经完全僵了。
  他站在梯子上,差点摔了下来。
  这地方是厂子里最早的一批宿舍,平房,一溜儿的青瓦白墙。
  听说最初的时候还是学校呢,只后来建设了青云厂,把这房子也圈在里面。
  学校自然兴建了新的小学,这地方在家属院的最里面,为了不浪费,就一直保留着,改造成了工人们住的房子。
  一个教室隔开,可以住三户人家,因为年久失修,墙皮都有些剥落,也不怎么隔音。
  顾卫星此时在梯子上,是过来收拾的。
  他摸了摸口袋里的水果糖,手有些发抖。
  今天他休息,却被洪八叫着去家里。
  师父对自己的恩情他当然不会忘记,但是有些话他却是不赞成的。
  特别是在对田秀这个问题上,明显就是有偏见。
  洪八说——
  “卫星,你一个大好青年,找谁不行?哪怕就是找老师,师父马上就能给你介绍几个,比她好的不是没有。”
  顾卫星当时心里是很难受的,任凭他怎么解释田秀当初根本就是为了帮楚天阔跟明好,所以才那么刺激别人,哪知道被留了录音,可见对方才是奸诈的,田秀完全就是被人误解,可是洪八完全不听。
  洪八又说——
  “当初你们也只是短暂相处过,根本没来得及发现对方什么缺点,那个田秀……等你再年长几岁,发现其实女人都一个样儿!”
  顾卫星心里发苦,究竟要怎么解释,如果每个人都能一样,那还要爱情做什么呢?爱情不就是认准了就不离不弃吗?哪怕他们相处很短,可却是彼此懂的,只是爱情也有磨难,但是洪八不能理解,他也不好解释。
  洪八还说——
  “你为她着想,她呢?当初说走就走了,后来……后来的事情是怎样的,师父也不多说了,反正你先等等,无风不起浪。”
  顾卫星笑笑不吭声,当时田秀的确是凭空消失了一段时间,后来她也解释了,那是不想他左右为难,那个善良的姑娘哟。
  为什么她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明明当初多么温柔多么秀丽,生活的磨难让她成长,却也让他更看清了她那颗赤诚的心。
  为什么大家都对她那么苛责,什么都要指责她呢。
  她跟自己碰见的时候赶紧躲开,都害怕连累自己呢。
  这一次……明明就是没有根据的事情,她还是遭受了无妄之灾,顾卫星很是心疼。
  可是洪八的话他也不能不听。
  他还在找一个两全的办法。
  正为难呢,洪八见他坐在家里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有些满意,才告诉他一个新的消息。
  “你师兄要调咱们厂了,他年纪比你大,现在房子紧张,他又不方便住集体宿舍,我给他申请了家属院最里边儿的房子,等会你带个人过去收拾会儿。”
  那地方,正是田秀家胳膊。
  顾卫星简直喜出望外。
  他的确跟着另外一个人过来收拾,然而要把东西收拾好扔出去,要重新刷一下墙面,能支使人离开的借口不要太多。
  顾卫星自己爬在梯子上。
  当初隔断的时候,用得砖就薄薄一层,他都能摸到活动的地方。
  顾卫星挪开半块砖,居高临下看着田秀一个人蜷缩在屋子里。
  他摸摸口袋里的糖,正想扔过去。
  看见自己,她应该很欣喜吧。
  哪知道还没有行动呢。
  就见田秀的母亲田素丽回来了。
  再然后……
  他到现在还是懵的。
  这跟他想象之中的田秀,完全就不是同一个人啊!
  她以前说话从来都是和声细语,被逼急了哭得眼泪哗哗的也不懂怎么解释。
  可是刚才那个歇斯底里的人,那么尖锐那么有攻击性,不也是田秀?
  这也就算了,她刚才说什么?
  什么叫去莫山吃苦,她以前明明说她过去锻炼也很好,在里面的日子特别开心特别平静,只不过为了让孩子们有一个更好的未来,所以她宁愿放弃那样的日子,重新回到这是非之地来。
  什么叫推翻别人的学校装作救人的样子?难道……
  顾卫星根本不敢想下去。
  他用力晃晃脑袋,不对,不是这样的!
  还有,田秀一直觉得太苦了,要调城里,还跟她母亲那样吵架,还说她母亲找了姘头。
  顾卫星看着田秀跑出去,这……
  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他脑子完全乱掉了,一时是哭得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田秀,一时是刚才那个狰狞的尖锐地田秀,在他脑海里跟拉锯子一般来回,让他头疼欲裂。
  “我一定能弄清楚事情的真相的!”顾卫星暗暗下决心。
  哪怕这不是为了田秀,也为了自己这么就付出的一片心意啊。
  顾卫星想到这,腿脚总算是有了劲,哒哒哒往外走了。
  “卫星,要不然我们再糊一层报纸,要是嫌弃不好看就再刷一层石灰,总好过露出墙皮对不”小伙伴抱着报纸回来,说道。
  顾卫星像是完全没听见一般,他只想快点找到田秀,问清楚。
  田秀刚红着眼睛从屋子跑了出来。
  外面风一吹,她才有些清醒过来。
  好在现在这个时间,几乎也都在上班。
  田秀自己走着,心里已经有些宁静下来,虽然面色还有些难看。
  “我要靠自己!”
  “我要离开这里,我要去城里。”
  这么一想,田秀甚至开始有些后悔,她不应该跟田素丽撕破脸的,哪怕心里失望了,为什么不能等以后呢,现在不太好办。
  不过回去认个错不就行了,然后她要自己进城找舅舅。
  想一个办法,让他觉得自己在这活不下去了,刚好现在是新学期开始……
  田秀暗自琢磨着。
  越想越觉得自己这点本事还是有的,田佩荣她见过,第一次他就对自己印象很好,在路上遇见的,哪怕上一辈有恩怨也怪不到她头上,现在她才是他的亲人呢。
  “你是田老师,田秀?”来人直愣愣问道。
  田秀没反应过来,只茫然点点头。
  几个人对视一眼,就冷声说道:“你还做什么老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