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诡异关系


小说:兰溪探案集   作者:小草胖胖   类别:推理侦探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他自称叫陶家伦,在确认他与死者是否是男女朋友关系的时候,男子的脸色多少有些迟疑,似乎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兰溪多少有些无奈地抬头看着男子,他看起来的确有些内向,可不至于连自己的恋情都不好意思回答吧?他几次张了张口,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昨天晚上你们在一起吗?”兰溪多少有些不解,或许是因为他不太习惯面对陌生人吧。皱了下眉头,她照着公式继续问下去。
  男子很自然地摇了摇头,“本来我们两个是约好了要见面的,是要去看一场电影。她到了约定的时间并没有出现——我们约好的时间是晚上八点十分。到了八点十五的时候,她让我自己先进去,等到她了之后会给我打电话。可她一直都没有出现。”
  “你当时没有怀疑什么吗?比如说她为什么没有出现?”兰溪多少有些诧异,这会是一对情侣正常的反应吗?照理说,男女之间的约会,应该全身心地考虑着对方才是吧?
  陶家伦叹了口气,想要说什么,但终究摇了下头,“她活得就是那么任性,从来不会替别人考虑。约好了一起去什么地方,又莫名其妙的放鸽子,这样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我都已经习惯了。”
  习惯了?什么叫习惯了?兰溪多少有些吃惊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他的模样看起来是那么的悲伤,是一个男人在知道自己的女友出了意外之后的表现。但总觉得哪里似乎有些不太对,可又一时间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
  “家伦?你已经赶到了?”一个清脆又利落的女声响起来,接着一个穿着深蓝色西服套裙、脚上踩着一个低跟黑色高跟鞋、头发挽在脑后、鼻子上架着一副宽幅眼镜的女孩子出现了,她的脸上带着好奇的表情,只看了兰溪一眼,就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天哪,我在电视上见过你,你是兰溪。”
  眼前的女孩看起来有那么一丝老气横秋的意味,跟程可唯比起来,两姐妹似乎长得并不怎么像。在看到她的那一刻,兰溪发现原本悲伤的男子,眼中多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意味。但是她猜不出那是什么。
  “哦,忘了自我介绍。我叫程可婷,听说程可唯——我接到了警察的电话,听说她已经——我想还是先见见我的父母,最需要安慰的是他们。家伦,一会儿我想我们得好好谈谈。上周我走的时候还不是好好的吗?你不是答应过我,无论如何都要照顾好她吗?”女孩子的眼睛里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悲伤,反倒看起来是那么的冷静。
  原本情绪逐渐稳定下来的陶家伦,情绪瞬间激动了起来。他有些失态地想要用手去搭程可婷的肩膀,但手在半空中却停了下来,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扬在了半空之中,却有些无力地垂了下去,只是低低地说出了三个字,“对不起。”
  程可婷似乎并没有特别伤心,她的身上似乎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挫败感,随后就急急忙忙地朝着医务室赶去,程家父母正在那里接受医生的检查和照顾。
  的确透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兰溪皱了皱眉头,心里莫名其妙地多了一丝厌恶感。
  陶家伦思路道出了昨天晚上自己的行踪:电影开始之后,他就进去了,而且还抱着一大纸筒的程可唯指定的爆米花,还有一大杯可乐。他对那些东西本来没有什么兴趣,但等到了电影散场,也没有见到程可唯的踪影。从电影院出来是晚上十点半,他打了一辆车回到自己的住处,直到第二天早上接到了程可唯妈妈的电话,他才知道程可唯出事了。
  兰溪皱了下眉头,好奇怪的一对情侣。他既没有打电话确认程可唯的行踪,也没有询问她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反倒像是赌气一样回到家。
  “我用手机软件打的车,所以车牌号都已经查到了,到时候你们可以找司机确认一下,我想他应该可以提供我的不在场证明。真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陶家伦的表情看起来比之前更悲伤了,尤其是在说完这些话的时候,他几乎是很自然地看了看程可婷的去处。
  陶家伦态度之所以会那么古怪的谜底,终于从程可婷的母亲那里得到了解答:程可唯一向是个任性胡来的女孩子,从来都只图自己快乐,不会照顾任何人的感受。而陶家伦原本是程可婷的男朋友,她居然因为姐姐工作繁忙,平日里很少有时间跟陶家伦约会,居然搭上了陶家伦——作为姐姐的程可婷,在悲伤、震惊之后,选择了退出,放弃了在这里的工作,去了隔壁的城市。
  这其中的细节自然不能细细追究,只要看看陶家伦看着程可婷的目光,兰溪就能感受得出来,他的心中一定是深爱着程可婷,所以对程可唯的死,似乎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厌恶?兰溪多少有些惭愧,自己有些疑神疑鬼了,居然误会了两人之间的关系。
  “她还是孩子!什么都不懂,真的是什么都不懂。我想不通,为什么她好好的不回家,跑去海边干什么?她一向不怎么喜欢那种地方。”程可婷的母亲絮絮叨叨,完全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妈,你别说这些没有用的话,既然人都已经出事了,最重要的是找出凶手,替程可唯报仇。这几天你注意到她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我就不信,那个凶手会莫名其妙地就要杀她,在那之前,肯定发生过什么。”程可婷冷静地提醒有自己的母亲。
  她抬头看了看兰溪,想要说什么,只是淡淡地摇了摇头。还不等兰溪开口,那个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老妇人,几乎是瞬间抬高了嗓音,指着程可婷骂道,“我就知道,你这个没良心的丫头,她不是你亲妹妹,所以你才一点儿都不伤心。”
  程可婷一脸的无奈,不知道是同情还是伤心,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里面的信息量好大!兰溪甚至多少能感觉到程可婷的无奈。想要继续再问,程可婷摇了摇头,“我想,你从他们这里应该是问不成什么消息的。程可唯是事情,他们——恐怕平日交流不多,倒不如回头去问问她工作时认识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