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危机潜涌


小说:天上无道   作者:陪你痴狂   类别:古典仙侠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良久之后,洪家平才开口缓缓的说道:“当年我和她在飞蛾酒馆相遇的时候,怎么也想不到我今天会亲自对她动手。她当年虽然娇蛮,虽然有点不辨是非,但怎么就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啊?她怎么就变成了这么一个只为自己而不顾一切的恶毒女人?”
  高昂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来劝慰一下洪家平,但最后却发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事实上此时的洪家平更需要的是倾述,他继续说道:“我当时真的很爱她,就想着和她过一辈子,我除了不应该忍不住在筑基之前就和她发生关系之外,就再也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情,哦,刚才那一件也算是我对不起她了。”
  “但我实在忍不了,她怎么能够这样对我?对我没有半点怜惜之心?心里竟然时刻都想着要把我变成她的奴仆!大德通高阶符箓鉴定师的确是一个好奴仆!哈哈!我曾经一心一意爱着的女人,心里竟然时时刻刻都想着伤害我!”
  “我也不知道废了她是对是错,但我做了也不后悔,我就只是从来都没有想过,我竟然能够对她下得了手!哈哈,我一辈子就只爱过这么一个女人,但我却亲手废了她。”
  高昂忍不住开口说道:“洪兄,你不必对此事自责,因为你没有做错什么。她已经多次伤害你,逼迫你,那天如果不是我在,恐怕此时她已经向荣家污蔑你是强*奸犯了,那样的话,你的结果显而易见。”
  “今天也是,只要她好好发誓就能够得到灵石,但她竟然还要玩弄文字陷阱,想留下漏洞方便以后继续逼迫甚至奴役你,这就太恶毒了。她那些行为都是主动的,并且已经严重的伤害到你,所以,你刚才废了她,于情于理于法都没有什么可指责的。”
  洪家平黯然苦笑一声道:“话虽然这么说,但我心中终究过不去这道坎。”
  高昂有点冷酷的缓缓说道:“洪兄,她根本就不爱你,纯粹就是在利用你对她的情分,利用你和她的关系,从你身上得到她所需的东西。这种女人不值得你为她难过伤心,或者说,这个女人已经不是你当初所爱的那一个了,反而是一个时时刻刻想着要害你的敌人,所以你没有必要为此自责。”
  洪家平虽然眼神依然郁结,但还是对高昂笑道:“高昂,你说得对,是我太矫情了。”
  接着又道:“你先去忙你的事情,商盟的事情我也要做好交代后才能够动身,这样吧,就暂定两个月,两个月后你就到冷雷涧最北边的佳吉客栈找我。我最多可以等你四个月,但四个月后你还不来,我就只能自己去。你也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
  “好,两个月后见。”高昂点头答应,然后转身准备离开。
  但洪家平却忽然拉住他,神情非常严肃的盯着他缓缓的说道:“高昂,我洪家平一辈子庸庸碌碌,还爱错了一个不该爱的女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但是!”
  缓了一缓之后,洪家平继续神色非常郑重的说道:“但是,从今天以后,我洪家平就可以大声地跟所有人说,我这一辈子最骄傲的事情、最大的成就,就是交了你这个朋友。高昂,你一定要好好保住性命,千万千万不要意气用事,我真不想某一天听到你的噩耗,那样的话,我会非常痛心,即使我侥幸晋升了金丹,也会觉得这个人世间没什么意思了。”
  高昂勉强一笑,点了点头,然后就驾驭起飞剑,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虚空之中。
  ……
  就在高昂和洪家平道别的时候,在宝盛昌商盟总部、慧道峰之巅的宫殿里面,一直无法放下对高昂的深深怨念的唐昊辰,正处于勃然大怒之中。
  他红着双眼,将面前的东西砸了个稀巴烂,然后狠狠的说道:“汤玉秀你个该死的婊*子,高昂那个破烂散修到底干*得你多爽,你才如此维护他!”
  言语之间,他将所有能够砸烂的东西都砸烂都还不解气,又拿出一把飞剑,双手握住,狠狠四处劈砍,一时之间,状若癫狂。
  他的两个护卫,戴叔和韦叔站在两边,都不敢说话。
  戴叔和韦叔自从护卫唐昊辰从汤玉秀的威逼下逃回鹿鸣城后,就被唐昊辰逼着一直不断的派人出去全城搜索高昂的行踪,但一直都没有结果,直到几天前才有人回报说找到了高昂的踪迹。
  唐昊辰一听当然大为欢喜,马上就安排了宝盛昌商盟里面的一个金丹后期护卫去暗中尾随高昂,准备等高昂离开了鹿鸣城到了野外无人区就偷偷下手,将高昂擒拿,让他狠狠折磨一番,好好出心头那一口恶气。
  之后,再寻找机会对汤玉秀那个可恶至极的臭娘们下手。
  回到宝盛昌总部之后,他就已经不把汤玉秀的威胁当一回事了,他父亲和两个叔叔都是元婴后期大佬,还用得怕汤玉秀的师父党慕青?
  但那个金丹后期护卫很快就回来禀报说他不敢尾随高昂动手,因为汤玉秀已经当众放出了狠话,谁敢动高昂就灭谁全家。
  他怕被汤玉秀发现,不仅害了他和他的家人,还会连累整个商盟。
  鹿鸣城里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快要疯了的元婴后期兼炼丹宗师党慕青绝对惹不得,而她的心头肉汤玉秀也同样的惹不得。
  唐昊辰顿时怒不可遏,也没有理由责怪那个金丹护卫,只好砸东西来发泄。
  一小会之后,唐昊辰终于安静了下来,恶狠狠的说道:“无论如何,我一定要他跪在老子的面前,老子要让他尝尽人世间所有的酷刑!得罪老子的人,让老子不爽的人,老子就一定要他生不如死!”
  就在此时,忽然响起一个浑厚霸气的声音,大声说道:“说得好!这才是我唐胜霸的好儿子!”
  声音尚未落下,唐昊辰的面前就出现了一个高大挺拔,样貌英俊,眼神霸气,气息非常雄壮的中年人。
  此人正是鹿鸣城第一商盟的掌舵人唐胜霸。
  唐胜霸继续说道:“昊辰,你说的没错!男子汉大丈夫活在人世间,就必须要有这种舍我其谁的霸气,必须要有将所有敌人踩死在脚下,神挡杀神佛挡**的决心!说吧,这一次又是谁惹你不开心了,为什么不尽快解决他,反而在家里发火?”
  唐昊辰咬了咬牙,说道:“一个筑基初期散修,叫做高昂。”
  唐胜霸顿时怒了:“什么!一个筑基初期散修都搞不定?你们两个吃屎的啊?”
  言罢强大的气息向戴叔和韦叔冲撞过去,立刻将那两人压得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戴叔好不容易才能够勉强开口低声说道:“主人恕罪!主人恕罪!不是奴婢不作为,而是那个高昂有汤玉秀罩着,我们实在不能动手。而且此人对风属性领悟至深,速度奇快,之前我们请顾总管找了几个金丹初期杀手,也没有将他拿下。”
  唐胜霸奇道:“什么?汤玉秀罩着区区一个筑基初期散修?怎么回事?”
  戴叔这才缓缓的将事情的始末说了出来。
  唐胜霸顿时皱起了眉头,好一会才道:“起来吧,此事不怪你们。既然有汤玉秀插手,此人的确不好让商盟的人明面里灭杀,毕竟党慕青那个疯婆子现在惹不得。”
  “此人既然敢惹你,又能够得到汤玉秀的青睐,想必不是等闲之辈,金丹初期竟然都奈何不了他,这样吧,你拿我的令牌去找顾总管,让他安排找不到和我们有任何关系的金丹后期杀手去擒拿他。若不是和我关系好的那三个元婴初期杀手此时有要事在身,我就直接让他们走一趟了。至于汤玉秀,你就先别做什么了,等我来处理。”
  接着又对唐昊辰说道:“昊辰,记住了,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事情要么不做,要么就要全力以赴,以雷霆之势一举定乾坤。不要犹犹豫豫黏黏糊糊的,更不要低估敌人甚至把敌人当成傻子。”
  “是。父亲大人。”唐昊辰赶紧点头应是。
  与此同时,潘家的第二高峰修戈峰之巅的宫殿之中,原本应该被囚禁的潘艳娇却赫然自由自在的坐在潘家家主潘宏志的下首。
  她的身边还有潘家另外一个元婴初期修士,她的亲七叔潘达盛。
  潘达盛神色非常焦急的问道:“家主,老祖的情况如何?”
  潘宏志微微一笑,说道:“很好!老祖此次破釜沉舟,以最大的毅力自毁经脉再用灵丹重续,终于可以破而后立,彻底消除了他年轻时积累的隐患和暗伤,成功晋级化神的概率又多了两成!”
  潘达盛顿时大喜,但他还没有说话,潘艳娇就尖声叫道:“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等老祖成功晋级化神出关,我们潘家马上就会成为鹿鸣城最强的家族!到时候,我一定要请老祖出手,将成风路和高昂那个杀千刀的通通擒拿起来!”
  “我决定了,我不会让他们死!我要让他们一直活着,每一天都无尽痛苦的活着!毫无希望的活着!活到他们每一息都在哀求我让他们死!哦,对了,还有雨心蕊那个该死的**!如果不是她多事,那天我已经将高昂拿下了!所以也要将她拿下,还有她的师父,还有他们安道宗的所有人,都给我通通拿下!全部狠狠的折磨至死!”
  “艳娇,稍安勿躁。”潘宏志摆了摆手,制止了潘艳娇歇斯底里的狂叫,然后神色严厉的缓缓说道:“你们给我记住了,这一段时间乃是我们潘家最最关键的时刻,你们必须要按捺住性子,彻底的隐忍,等候老祖成功晋升化神出关!”
  但说到这里的时候,他严肃的神色自己都维持不住了,充满了戾气的叫道:“只要老祖成功晋升了化神,到时候,你们想做什么不行?到时候,我们潘家在鸣晟城想做什么不行?啊?!”
  与此同时,真月宗第一高峰真月峰之巅,巨大宫殿之中的一个偏殿里面,首座上一个二十岁上下、丰神俊朗、风度翩翩的美少年,正阴沉着脸,紧紧的盯着跪在他脚下的那个金丹后期修士。
  这个美少年正是在汤玉秀没崛起之前,鹿鸣城和真月宗的第一天才西门泽。
  他乃是一个散修小家庭出身,七岁灵根成型那一年父母就被杀了,而就在他父母被杀之际,恰逢真月宗的执法长老路过,他就被执法长老带回真月宗。
  因为他那是纯金属性的圣灵根,悟性很高,心性很定,所以修炼起来非常之快,还差两个月才十六岁就顿悟筑基,二十岁就筑基后期,这期间始终可以越级战胜比他高一两个小境界的修士,乃是真月宗有确切历史记载的三千年之中最天才的修士。
  当然了,自从汤玉秀出现之后,就把他比了下去,抢去了他第一位置,但汤玉秀金丹之前各个境界的提升,也只不过比他快三五个月而已。
  而且,他之所以一直到了三十一岁才晋级金丹,不是他没有能力提前晋级,而是因为他被真月宗的太上长老、半只脚已经迈进化神的元婴后期大佬钟镇鑫看上直接收为关门弟子,然后说他炼气期间根基不实,再急着提升境界会导致道基崩溃,就逼着他在筑基后期足足磨砺了十年以夯实道基,所以他才这么迟晋级金丹。
  也正因为他是真月宗太上长老的关门弟子,也是真月宗六大圣子的第一人,所以他在真月宗的地位高得吓人,待遇也高得吓人。
  真月峰高达六千五百八十九丈,乃是真月宗和鹿鸣城灵气最浓郁的山峰,从来都是真月宗的核心,真月宗最重要的藏经阁、藏丹殿、藏宝殿和真灵殿全部都在其上。
  平时能够出入真月峰山腰以上区域的,不是宗主和元婴长老,就是个别核心真传弟子,而且还必须提前得到钟镇鑫的允许。
  至于六千丈以上的山峰之巅,就更是真月宗的禁地,现在只有钟镇鑫、西门泽和钟镇鑫五个嫡系天才后辈住在上面,当然了,还有他们的奴仆。
  能够得到钟镇鑫允许出入此地的人,基本也就只有真月宗其余四大元婴后期大佬,以及寥寥几个元婴长老。
  就算是钟镇鑫的嫡系亲人,也只能住在山腰附近,平时也极难得到钟镇鑫的召见。
  而且,从西门泽成为钟镇鑫的关门弟子那一天起,钟镇鑫就赏赐给他五个金丹中期和一个金丹后期的奴仆,筑基期就能够拥有这么高境界的奴仆,在鹿鸣城就是独一份。
  由此可见西门泽的地位之高,事实上,真月宗上上下下都已经将他视为下一任的宗主以及下下一任的太上长老了。
  他也绝对相信这一点,所以此刻才如此愤怒嫉恨,恨不得立刻将高昂撕成了碎片,恨不得马上将汤玉秀狠狠蹂*躏百遍千遍!
  汤玉秀竟然对那个破烂散修、区区筑基初期的垃圾如此垂青如此着紧!而对他这么一个天之骄子、鹿鸣城第一大宗门将来的掌舵人却不屑一顾!
  简直欺人太甚!
  “真真是气煞我也!我要你们生死两难!”
  西门泽在心中狠狠的叫了一句,然后就淡淡的说道:“乙大,你拿我师尊的令牌去请孟前辈马上亲自出手,以最快的速度擒拿那个破烂散修,然后将他完好无损的送到御兽山南边我那个秘密洞府里。”
  “你要和孟前辈强调,一定要将他完好无损的送到那里!我要他必须是死在我的手里!我要亲手慢慢炮制他,让他非常清醒的看着我一点点的撕裂他的经脉丹田,一点点的磨灭他的神识,我要让他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让他知道敢跟老子抢女人的下场会有多么的凄惨!还有,记住了,此事一定要做得足够隐秘,绝对不可以让汤玉秀知道半点风声。”
  言罢,拿出一块独特的金色玉牌,飘给了乙大。
  乙大听了西门泽的吩咐,马上大声应道:“是,少主!”接过玉牌就出了宫殿。
  西门泽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缓缓自语道:“虽然金丹后期杀手足以轻易杀了你,但未必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你的行踪,也未必能够百分百阻止你临危自尽,所以老子要么不理你,要么就一锤定音,一出手就是你绝对没有半点可能抵抗的元婴初期修士!老子都等不及要看看你的模样了,你就怎么能够让汤玉秀那个**对你那么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