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失望难过


小说:天上无道   作者:陪你痴狂   类别:古典仙侠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那个老者到了洞穴之外,本应继续肉身飞行,但他却骤然停立半空,缓缓的说道:“原来是老朋友。”
  话音未落,离他面前二十丈左右,就出现了一个老年青袍修士。
  此人眉须都已灰白,浑身也隐隐流露出一种将行就木的衰老气息,双眼光华黯淡,肤色不见光泽,似乎都已经有半只脚踏入了坟墓之中。
  此人刚一出现,就对那个老者拱了拱手哂笑道:“孟景焕,十几年不见,你倒真有出息了,竟然亲自出手对付一个筑基修士!哈哈!不知道当年是那个混蛋坏了老子的好事,然后教训老子的时候说过,做人无论再怎么困难遇到什么样的绝境,都要知廉耻有底线?”
  “哈哈哈!现在想起来当真好笑!当年老子为了晋级不顾一切忍不住要做几件丑事,几乎都被你阻止了,今天临到老了,却又反转过来,竟然是老子来阻止你做丑事!哈哈哈!太好笑了!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孟景焕顿时被说得满脸涨红,喃喃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好一会才怒喝道:“杨才龙!多年不见,你的嘴巴还是那么欠抽!”
  原来,那个老年青袍修士,竟然是杨子明的祖爷爷杨才龙。
  “哼!”杨才龙冷冷一哼,然后说道:“老子的嘴巴一直都这么欠抽!那是因为老子一直都不是什么好人!但老子坏得直接,坏得真实,从来不假装好人,所以有一句说一句,不像某人,一辈子都装得道貌岸然,暗地里男盗女娼什么丑事都做尽,但满嘴都是假仁假义!”
  孟景焕对杨才龙知之甚深,知道自己根本说不过杨才龙,只好不做口舌之争,缓缓的沉声说道:“杨才龙,你是为救他而来?”
  “废话!”杨才龙十分鄙夷的撇了撇嘴,“多年不见,你不仅真相毕露,还变得愚蠢之极了!这么明显的事情还问?合着我闲着没事干,跑到这种屁都没有的地方来吹西北风啊?”
  孟景焕摇了摇头“你我实力相当,你救不了他的。”
  杨才龙冷笑:“你我的确实力相当,但我敢用‘元婴退转’来瞬间爆发实力,你敢吗?你舍得你那几个天才嫡系后辈?”
  孟景焕却是不信,反驳道:“难道你就舍得抛下杨家不管?”
  杨才龙双眼眯紧:“你不知道老子就快要天人五衰了吗?反正就快要死了,晚一点死和早一点死又有什么区别?至于杨家,老子当年很小的时候,就被杨家当时的家主冤屈并逐出家门,后来不计前嫌回归家族,并庇护了他们这么多年,老子就已经尽够自己的责任了,老子就快死了,舍不舍得,都管不了了!”
  孟景焕顿时脸色一变,猛然急速后退。
  他和杨才龙恩怨纠缠多年,彼此相知甚深,知道杨才龙狠辣果决,言出必行,所以必须得退。
  不过他并没有使出瞬移,因为瞬移大家都会,大家都能一眼看穿对方的瞬移。
  他用瞬移不仅无法摆脱杨才龙,还会因为连续高强度的瞬移迅速消耗神识和灵力,然后反而给杨才龙偷袭他的机会。
  事实上,元婴修士之间战斗,如果实力相当,就基本不会瞬移,只能实打实的对战。
  孟景焕猛然急退,杨才龙就马上紧紧进逼,然后对他伸出三个指头,冷冷的说道:“你最好现在就将他完好无损的给我,否则等我这三个指头都弯曲之后,我们之间就只有你死我活了!”
  “好!给你!”
  孟景焕唯有咬了咬牙,在杨才龙弯曲第二个指头的时候,将高昂抛给了杨才龙。
  杨才龙接过高昂,淡然说道:“我杨才龙一辈子就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唯有从来都是说话算话,所以你选择对了,否则今天你必死无疑,而我呢,‘元婴退转’之后,还可以苟延残喘个三五七年。”
  孟景焕的脸色骤然阴沉下来:“老子被你害死了!你让老子怎么去跟西门泽那个混蛋解释?”
  杨才龙哂笑:“那就是你的事情了!难道还要老子和你一起去向西门泽解释不成?”
  孟景焕既黯然又无奈的笑了笑,然后挥了挥手,转过身去,就准备走了。
  但杨才龙却大声叫道:“慢着!”
  孟景焕马上回头怒道:“狗*日的!人都给你了,你还要干什么?”
  杨才龙也黯然的苦笑了一下,然后说道:“孟景焕,我叫住你,其实是想告诉你,你当年说的话应该是对的,所以我今天就遭到了报应,我之前很多次离晋级元婴后期都只差那么一点点,但最后都因为心魔丛生而功亏一篑,甚至导致我要提前进入天人五衰,而且临死之前必定要陷入彻底的疯狂,神识一点一点的剥裂而死!那种惨状我现在想都不敢想!”
  “所以我也像你当年对我一样,多管闲事的奉劝你一句,收手吧。人在做天在看,这些年你为了你那几个天才后辈,为了能够让孟家得到钟镇鑫的庇护做了多少丑事?你以为没有人知道吗?那是事不关己别人懒得管你而已!”
  “但你还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你会不会像我这样没有好下场先不说,你就真的以为万一你去了,钟镇鑫会庇护你们孟家吗?你还真是天真无邪啊!用鸡肉喂狼,然后让狼来帮你看鸡圈,太可笑了!”
  “你要找人在你身后庇护孟家,起码要找一个靠谱的人!我告诉你,钟镇鑫和西门泽都不靠谱!老子看人的眼光基本没有错过,十次至少中八次!老子之所以对你废话这么多,乃是看在你没有伤了他的份上,言尽于此,好自为之吧。”
  “杨才龙,你现在是毫无希望所以才能够潇洒放下,然后幡然悔悟,但老子还不行!”
  孟景焕咬着牙冷冷的回了一句,然后就转身飞走了。
  好一会之后,杨才龙才苦笑着喃喃自语道:“但老子悔悟得太晚太晚了!否则老子不会像现在这么凄惨!”
  随即一路往东北,离开了黑巫深渊的危险区域,到了两千多里外,找到一个低矮无妖的悬崖之巅才将高昂放了下来,然后伸手按在高昂头顶,破除了孟景焕的神识禁制。
  高昂悠悠醒来,看见竟然是杨才龙站在自己的面前,转念之间就大致明白是怎么回事,赶紧站起来深深鞠躬道谢:“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杨才龙微微一笑:“我刚才的确是救了你一命,但明人不做暗事,我也不是白救你,老夫此番前来,乃是有要事和你相商。”
  高昂很喜欢杨才龙这份干脆利落和直白,马上点头:“前辈但有所求,只要不违背道义,晚辈就算拼了命也会尽力完成!”
  “很好!不枉子明在我面前不停的说你的好话!”
  杨才龙赞了一句,然后说道:“老夫此番特意来找你,乃是想和你做一桩交易。这桩交易很简单,老夫在有生之年尽力护你周全,而你呢,成就元婴之后,全力庇护我杨家五百年。”
  高昂听了,不由得苦笑:“前辈,您太看得起晚辈了,晚辈现在才筑基初期,都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够成就元婴,而且晚辈仇家很多,您刚才也看见了,现在就已经有元婴修士对晚辈出手,晚辈都不敢说还能够活几天,元婴就更加不用说了。”
  “哈哈哈!”杨才龙笑了,“修道之路杀机四伏,谁敢说自己一定活得过明天?老夫之所以决定和你做这个交易,看中你的悟性乃是其次,老夫更看中你的心性!子明花了无数灵石,交了那么多朋友,却没有任何一个像你那样真心关怀他!所以老夫相信你,只要你真能成就元婴,你一定会守诺全力庇护杨家,庇护子明!”
  “即使你无法庇护杨家其他人,只要你能够庇护子明那一脉,老夫也觉得这一番交易值得!子明在老夫的后辈之中,无论资质和悟性都非常平庸,老夫对他一直很失望,但经过上一次家族危机之后,老夫却决定从此尽力栽培他。”
  “因为上一次家族危机,其他后辈不是惶惶不可终日,就是偷偷的在各寻出路,只有子明在用尽一切办法帮助家族度过难关!现在在老夫的眼中,子明才是最重要的杨家人!老夫找你,根本原因就是为了子明!”
  高昂听杨才龙这么一个元婴修士都说到这个份上,唯有点头说道:“既然前辈如此看得起晚辈,晚辈也就不敢不识抬举,只是晚辈有一个要求,希望前辈能够同意。”
  杨才龙说道:“但说无妨。”
  高昂说道:“倘若晚辈当真能够成就元婴,晚辈一定会遵守今日的约定,竭尽全力维护杨家的周全,但有一个前提就是,晚辈绝对不会护短!如果杨家的人做错了事,就必须要接受相应的惩罚,晚辈不会不问青红皂白的就绝对维护杨家的人。”
  杨才龙听了,顿时脸色一黑,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好一会才对高昂伸出大拇指说道:“好你个高昂,胆子不小,竟然敢和老夫说这种话?你当真就不怕老夫一时怒气勃发,一掌灭了你?”
  高昂苦笑,实话实说:“怕,当然怕,但晚辈既然要和前辈达成交易,那就必须将真实想法提前说明,不能现在说一套,将来做的却是另外一套。”
  杨才龙紧紧的盯着高昂的双眼,想从其中看出高昂是不是在说谎,但高昂的双眼清澈如玄冰,平淡无波,完全没有半点慌乱,于是点头说道:“很好!很好!像你这种迂腐的家伙,如果老夫还是五六十年前的时候,早就一巴掌把你拍成了灰烬,但今时今日,老夫却没有这种想法。也许当年老夫错了,你才是对的。所以老夫给你这个机会!老夫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