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吓得爷爷抖三抖


小说:重生军少影后甜妻   作者:矛盾的橙子   类别:婚恋情缘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一剑飞仙| 神藏| 颤栗世界| 冠军之心| 不灭龙帝| 巫神纪| 绝世天君| 真武世界| 极品仙师| 五行天| 怒瀚| 极品仙师| 玄界之门| 我的邻居是女妖
  “思琪,我想你是没有遇到过互相喜欢的人吧,所以你才会说出这样的话,以后当你遇上了喜欢的人,你会不管他的身份学历、外貌甚至是性别、年龄,不顾一切也要和他在一起,那时候你就会理解为什么你哥哥会想要和我在一起了。”看够了戏,陈熙遥还是想了个鸡汤梗给思琪灌了出去。
  当然,陈熙遥也不觉得自己是在说谎,这句话其实有两个意思,楚轩把她弄回家假结婚假生子欺骗家人,恐怕也是为了保护他身后那个他真正的男性爱人吧。
  但是思琪理解不了陈熙遥的双关语,她怒瞪陈熙遥道,“我在和轩哥哥说话,你插什么嘴!”
  “思琪,你过分了,忘记我刚才说的了?我说了,对你嫂子尊重点,如果做不到,你以后就别再叫我哥!八弟,带你姐回屋,让她冷静冷静,我先带你嫂子去见爷爷。”
  楚轩说完话,也不等三人反应,牵着陈熙遥的手就转身离开。
  思琪在身后闹腾不休,“八弟,放开我,我才不要回去,我要去见爷爷!”
  “楚轩,我讨厌你,我早就不想认你当哥哥了,放开我,不然我找爸爸去爷爷那里告你状!”
  “姐,别闹了,二哥都走远了……”
  将思琪两姐弟扔在身后消失不见之后,陈熙遥挣了挣被楚轩握在手里的手。
  楚轩一开始不想放手,但他也不想让陈熙遥对他映象更差,最后还是松了手。
  陈熙遥想了想,一会儿还要在爷爷面前扮腻歪呢,万一那老爷子躲在暗处观察,发现他们现在各走各的太过生分,肯定会让她的计划落空。
  因此,陈熙遥还是把手挽在了楚轩的胳膊上,想着刚才的事儿,顺口感叹道,“你的兄弟姐妹还蛮多的嘛。”
  楚轩看着陈熙遥重新放回他手臂弯处的柔荑,心里激动得一塌糊涂,“原本没想到会这么快回来见爷爷,也没想到一回来就会见到他们,所以也没提前和你说,见完爷爷,我和你细说一下,我爷爷有4……3个儿子、2个女儿。”
  陈熙遥注意到楚轩话里的迟疑,“到底是四个还是三个?”
  楚轩也不是口误,说是4个叔叔吧,也算是有,加上爷爷的养子廖叔可不就是4个么?但是他现在一点也不敢让陈熙遥知道廖叔的存在,“原本是4个,那个年代生活条件差,有个叔叔死了。”
  “哦,那你爸妈生了几个?”
  “我爸妈就生了我一个,刚才那两个是我堂弟堂妹,没课的时候,他们会来这里看看爷爷,到了,前面就是爷爷的屋子,我过去敲门,你别紧张。”楚轩心里感谢可算是走到爷爷屋门前了,他有些害怕陈熙遥继续追问家庭成员。
  到底是谁在紧张啊?
  陈熙遥抬手擦掉楚轩额角的冷汗,难道是害怕她一会儿表现不好,搞砸他的计划,所以这么紧张么?
  陈熙遥顿觉好笑,这男人竟然也会因为这种事情紧张到流汗呢,“我不紧张,你也别紧张啊。”
  陈熙遥的举动让楚轩觉得心里暖暖的,“恩。”
  楚轩上前轻轻了敲了敲门,门里传来一声苍老却充满了气势的回答,“进来。”
  吱呀……
  楚轩推开门,一个书房呈现在陈熙遥面前。
  “进来吧。”楚轩小声说着,拉着陈熙遥的手走进了书房。
  只见书房面积十分大,像是个小型阅览室似得,一排排木质书架都放满了书,在书架前方,有个老者在一张木桌上写着毛笔字。
  “爷爷,我带我媳妇来见你了。”楚轩上前态度很是恭敬的对老者说完话,便扭头对陈熙遥使了个眼色。
  展现演技的时刻来了!
  陈熙遥反拉上楚轩的手,还向他靠近了两步紧紧的贴在了楚轩身侧,露出笑容,声音略显矫揉造作的对这一看就很古板的老者甜甜的喊了一声,“爷爷好!”
  感受到自己身侧的男人突然打冷颤的抖了抖,还看到对面老人拿毛笔的手也受不了的抖了抖,毛笔上的墨汁都滴落在了宣纸上,陈熙遥心里好笑,还嫌不够的继续嗲声嗲气的对楚轩说道,“老公,爷爷写的字好好看哦,虽然我看不懂,但是我就是晓得他写的很好看。”
  “哎呀,爷爷这毛笔怎么就滴墨了呢,这幅字是不是就毁掉了啊?亲亲老公,是不是我刚才突然说话吓到爷爷了?爷爷是不是会不喜欢我了?”陈熙遥可怜巴巴的望着楚轩还摇晃着楚轩的手,泫然欲泣的表情掩盖着她心里的小恶魔。
  陈熙遥不觉得自己演得过分了,上一世看到有些极力想攀炎附势、嫁入豪门的女人,见到好不容易绑到的男人的家人,不就是这么一副想要表现自己、却样样都拿不出手还丢脸的样子么。
  楚轩除了刚才一时被陈熙遥的嗲样吓得浑身肌肉僵硬之外,很快就恢复了和对面老爷子一样古板严肃的表情。
  不过当他再次看向陈熙遥的时候,除了眼里充满了警告,说话的声音依旧温柔,他伸手捏了捏陈熙遥的鼻子,有些好气的说道,“媳妇儿,乖,在爷爷面前别调皮。”
  松开捏着陈熙遥的手,楚轩望向对面老爷子的时候又恢复了恭恭敬敬的态度,为陈熙遥求情道,“爷爷,遥遥还是孩子心性,爱玩儿,怀了孩子性子也没见成熟,反倒更幼稚更爱玩了。”
  “老公,你竟然在长辈面前说我幼稚!我都怀了你的孩子了,你还说我坏话!谁说我爱玩了,我本来就不懂毛笔字啊,我想拍拍爷爷马屁,又害怕说不好,只好说含蓄点咯!”
  “再说了,是谁叫我在爷爷面前表现自己的?如果不是你乱教我,我现在在爷爷面前哪里敢说一句话啊”
  “现在我表演砸了,你却在爷爷面前充当好人了,还说我幼稚,哼,到底是谁幼稚啊!爷爷你来评评理,是我幼稚还是楚轩幼稚?”
  陈熙遥气呼呼的将自己的手从楚轩手里抽了出来,不管不顾的双手撑在桌子上,像讨要薪水的工人要个说法一样的看着老爷子。